设置

关灯

第1章老公,你肏肏我好不好?

    “屁股再撅高点。”
    “好骚。”
    “宝贝流了好多逼水儿,我想吃,都给我吃好不好?”
    那女人体态玲珑,腰细如束,此刻正不着片缕地趴跪在床上,撅着丰满白皙的臀部,口中还时不时地泄出不成调的呻吟。
    “嗯~唔……”
    身后的男人掰着她的臀瓣,把修长手指送进去,沿着那流水不止的花穴揉弄抚慰,声音又低又哑:“都给我吃,好不好?”
    女人只顾着哼声,没有回答,那手指就骤然加力,直捏上前面的阴蒂,重重一拧。
    “啊~”
    女人的声音变了调,可男人却轻笑了一声,不仅没放缓力道,还用空着的拇指按压上穴口,没入半个指尖,在浅口脆弱的穴肉大力刮弄。
    “这么骚的逼,真的不想被男人舔吗?”
    “我会把舌头伸进去,一边舔你的骚逼一边吸你的水儿,把你的骚汁全部吞下去。”
    “芊芊,我可以舔吗?”
    “芊芊,你想要吗?”
    ……
    想要吗?
    林芊欢当然想。
    哪怕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她也仍然忘不了那个激荡的夜晚,她喘声不断,欲拒还迎,紧接着,男人就真的把嘴唇覆贴了上来。
    他真的吻了她的阴唇。
    那样热的温度,那样大的力道,真的让她好爽好快乐,男人掰着她的屁股,从后面肆意妄为地舔着她的逼,从穴口舔到阴蒂,再从阴蒂一路舔下去,用粗热的舌头一次又一次的冲顶她软嫩湿漉的娇穴。
    后来那舌头就真的顶了进去,卷了她的骚水儿,刮了她的内壁,把她弄的欲仙欲死。
    林芊欢无法描述当时的感官,却至今犹记那种仿若浑身通电的刺激。
    她好想要。
    下面已经流了很多水儿,多到濡湿了内裤,她好想那个男人能把她的内裤扒掉,把她按在床上、沙发、甚至是落地窗和地板,哪里都可以,只要再舔舔她的逼,把舌头送进那饥渴收缩的小穴里面,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芊芊?”她的丈夫此刻却系着围裙,站在不远处,眉目温和地叫她:“过来吃饭了。”
    “哦,”内裤湿的一塌糊涂,林芊欢却来不及换,她只能被迫从回忆与妄想里抽身,对她的丈夫道:“马上来。”
    ……
    今天其实是她跟郁寒的结婚两周年纪念日。
    郁寒,她的丈夫,样貌绝佳,气质不凡,24岁就拿到了博士学位,如今26岁,在清大任职教授,不抽烟不喝酒不搞外遇,对她温柔体贴,多年如一日,怎么看都是一位合格的配偶。
    按理说林芊欢不应该有什么不满。
    “芊芊,你怎么在发呆?”郁寒帮她把切好的牛排递过来,又在两个人的高脚杯里倒上了红酒。
    打在墙上的烛光倒影被微风吹的摇曳,林芊欢看着眼前的丈夫,眼底忽然就蒙上了一层水雾。
    她爱郁寒,这一点毋庸置疑。
    两年前她才22岁,刚刚大学毕业,父亲因为突如其来的车祸昏迷不醒,她不得不着手接管林家产业,在一片虎视眈眈里,她跟郁寒迅速订婚结婚,并且和郁氏合作完成了一笔大单子,这才顺利站稳了脚跟。
    那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她跟郁寒不过是一场商业联姻,可林芊欢自己清楚,她爱郁寒,很爱很爱,爱了很多很多年。
    “芊芊?”
    “我……”
    郁寒仍旧对她温和地笑:“是不是最近工作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