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章好大,好爽,好舒服

    林芊欢在求欢。
    她算是欲望很强的人,但郁寒在性事上着实寡淡,结婚两年,他们做爱的次数不说屈指可数也少的可怜,哪怕是在新婚燕尔的时候,郁寒跟她做爱的频率也才两周一次。
    后来这两周一次更是变成了叁周一次,叁周一次又变成了一月一次,再后面便是两个月,叁个月……
    林芊欢偶尔也会觉得空虚,难挨的时候也会主动勾引郁寒,但成效并没有多好。
    郁寒就是不喜欢做爱。
    比起在夜里享受她娇嫩的酮体和湿紧的穴,郁寒更喜欢研究那些枯燥无味的细胞和基因。
    这个男人确实是温柔体贴的丈夫,但同时他也是刻板严谨且性冷淡的教授。
    所以这一次毫不意外,哪怕林芊欢放下矜持不顾羞耻地勾引求肏,郁寒也仍旧温和地拒绝:“你还没用晚餐,我们先吃饭好不好?”
    林芊欢觉得不好。
    她爱郁寒,也尊重郁寒,所以从前哪怕再空虚再想要,她也没有逼迫强求过郁寒,小逼最痒的时候,她做的也只不过是拿着按摩棒自慰,借着道具来寻求解脱。
    可这一次林芊欢受不住了。
    如果一周前那个男人没有出现,她或许还能忍受这样性事缺乏的生活,可偏偏那个男人回来了,他舔了她的嫩逼,玩了她的肉穴,虽然没有用阴茎插入,却用手指和唇舌唤醒了她深埋的欲望,给了她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现在她好像忍耐不了了。
    “阿寒,老公……”林芊欢的眼尾洇着让人触目惊心的媚色,她不管不顾地就扯开了衣领,褪去了胸罩,将那一对白嫩浑圆的大奶子给抖了出来,靠向郁寒,“我不吃饭,老公,我奶子好痒,小逼也痒……啊~你帮帮我、你帮帮我好不好?我现在……啊哈~现在只想吃老公的大鸡巴,老公,你喂给我吃好不好?”
    郁寒浑身绷的极紧,耳廓也全红了,他不敢看自己的妻子,在别过眼以后才勉强找到自己的声音:“芊芊,你、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就是想要你啊,”林芊欢哭着托起双乳,让它们靠近郁寒,先是在那凸起的喉结处讨好,然后又亲手递到郁寒嘴边,“老公,这里好难受,奶头好难受,你帮我嘬一嘬好不好?嗯~啊……用力也没关系,咬破也没关系……”
    “芊芊……”郁寒微拧着眉,没有如林芊欢所希望的那样咬上来,却把手放到了那浑圆上面。
    “唔……老公在揉我的奶~好舒服……好舒服啊~”
    郁寒并没有多大的动作,林芊欢却自顾自的扭动了起来,她按着郁寒的手在自己的奶子上蹂躏,然后又骑到了郁寒身上,捧着他的脸同他接吻。
    郁寒连接吻都是温柔的,可在这一片温柔里,林芊欢却想起了自己十八岁的那个夏天。
    那个少年有着和郁寒一样的味道,却强势肆意,风流不羁,他喜欢把林芊欢的手臂压过头顶,喜欢把膝盖顶进林芊欢的腿间,再抵着她的嫩穴放肆而又侵略性十足地强吻。
    林芊欢忘不了那种感觉,甚至一想到当时的场景就会腿心泥泞,骚水泛滥成灾。
    “阿寒,阿寒……”
    明明是你把我操开的啊,你曾经给了我那么刺激那么欲仙欲死的性爱,怎么现在就没了呢?
    “好想要,好想要老公操……”一吻完毕,林芊欢喘息着,头仰着,在朦胧的泪眼里,她扯去了自己的内裤,又拉开了郁寒的裤子拉链。
    那根玩意还软着,可是它很大,林芊欢见过它完全勃起的样子,知道这根东西凶狠起来会给自己多大的性福和快感,哪怕它凶狠暴戾的那一面已经沉睡了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