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章他鸡巴有我粗有我大吗

    林芊欢被玩哭了。
    她下面的骚水还在淌,上面的眼泪也停不下来,可郁寒却没有放过她的打算,直接把她抱转过来,吻住了她的唇。
    花洒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郁寒带她去淋浴,把浑身赤裸的她抵在冰凉的瓷砖上肆意亲吻。
    “唔……”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可郁寒吻她的力道,却像是给她开苞的那个夜里,他们初次深吻一样。
    那吻青涩、莽撞、又深又重,舌头强势塞进她口腔肆意翻搅,吸着她的舌尖,舔着她的上颚,仿佛是要把她拆吞入腹一样。
    “呼~唔……”
    郁寒亲了很久,直到林芊欢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郁寒才放过她。
    “芊芊……芊芊……”
    可他放过的也仅仅只是她的嘴唇,紧接着,他湿热的吻就沿着她的脸颊一路向下,从下巴,到锁骨,到胸口,最后终于落在了那两个茱萸似的乳尖上。
    “啊!”
    郁寒把林芊欢的乳头咬住了。
    因为之前的情动,林芊欢的奶子本就涨了起来,顶端的奶头也鼓胀多时,这会儿被郁寒的牙齿一叼一磨,那通电似的快感立马从尾椎骨蹿上,直冲林芊欢的大脑。
    “啊~啊~”
    郁寒太会玩她的奶了,这人两手都握住了她浑圆的地方,揉捏把玩的时候口舌并用,轮流抚慰她两个敏感白嫩的大奶,偶尔大口含住乳肉猛吸的时候,林芊欢只觉得自己的魂儿都要被男人吸出来了。
    “爽不爽?”郁寒对着那红肿的乳尖咬了一口,又伸出舌尖温柔舔舐,同时另一边的奶头也被男人用手指戳捏讨好着。
    “啊啊~”
    “叫的真骚,脸上也一副欠干样,被男人吸奶子就这么爽吗?”
    林芊欢咬着唇,又爽又羞,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委屈道:“你要做就做……嗯~别欺负我了……”
    郁寒再次把手指插到她底下的嫩逼里,亲吻也再次落回她的脸上:“你是在求我操你吗,芊芊?”
    林芊欢红着脸反驳:“我才没……”
    郁寒一笑,又往那嫩逼里加了两根手指,叁指并拢,对着那敏感的骚肉一阵戳弄:“想要也可以,说你是个大骚货,淫荡又欠操,底下的嫩逼又骚又痒,需要我用大棒子来给你捅捅,帮你止痒。”
    林芊欢恼的锤他肩膀:“郁寒,你不要太过分!”
    她生的漂亮,恼怒含羞的时候也别有一番味道,勾人的紧,于是郁寒被锤了也不生气,只抽出手指,把早就硬挺的鸡巴递过去,磨她软泞湿嫩的穴口,亲着她道:“这就是过分了吗?你是不是忘了我过分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的?”
    龟头抵在穴口的感觉太明显,林芊欢尝到了那滋味,本就收缩不停的小穴更是饥渴难耐地蠕动了起来:“啊~”
    郁寒咬着她的耳垂,提醒她:“我过分的时候,会肏肿你的小穴,捅开你的子宫,再把精液全都灌到你的宫腔里……”
    “别、别说了……”
    “我还会把鸡巴插在你骚逼里,插一整夜,会在你的小穴里射尿,把你肚子灌大,像是怀了我的种……”
    “啊~你别说了……啊啊!你要肏就肏……别、啊~”
    郁寒拿阴茎在她腿心研磨,却不着急干进去,而是擒住了她的下巴,忽然问:“芊芊这几年找过其他男朋友吗?有让其他人肏过你的小骚逼吗?”
    林芊欢听到这话,被情欲晕染朦胧的双眼一下子就恢复了几分清明。
    她当然没有过别人,自始至终只有一个郁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