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还没有爽够

    “你先放开我……”
    林芊欢根本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她要怎么回答?难不成她要说你们俩的鸡巴一样粗一样大,连弯曲的弧度和柱身的青筋脉络都一模一样吗?
    郁寒却压着她,偏要她说:“你回答我。”
    林芊欢要哭了:“我回答不了,郁寒,你别逼我……”
    郁寒的手愈发收紧,近乎是紧咬着牙问她:“问你这么简单的问题就是在逼你了么?”
    “你弄疼我了……”林芊欢看着眼前凶巴巴的男人,忽然又开始想念那个对她温柔以待的郁寒。
    那个郁寒才不会这样逼迫她,更不会让她疼,让她痛苦。
    林芊欢的模样是真的难受,郁寒心里一紧,连忙松开了手,可想着那不知名的男人,想着林芊欢这几年都被另一个男人所占有,郁寒的嫉妒和怒火又猛烈燃烧了起来。
    “你就这么欠操?没有男人过不下去是吗?是不是随便哪个男人用鸡巴把你的骚穴肏爽,你都能跟他结婚嫁给他?”
    这话一出口,林芊欢心里的委屈和愤怒也达到了顶峰,她仰头看着郁寒,含着泪回怼了过去:“你懂什么?我跟他结婚是因为我爱他,难不成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只知道做爱吗?”
    郁寒怎么能这么说她?
    明明结婚这两年,她从来没得到真正的满足,可她仍然捧着一颗真心守着这个男人,无关欲望,只因情爱。
    难道在这个人的眼里,自己就真的只是一个淫娃荡妇吗?
    虽然在性爱上,她的丈夫不能让她餍足,可在两个人的相处里,她能感受到那个男人对自己的爱。
    而眼前这个男人呢?
    他是真的爱自己,还是只喜欢肏干她的穴玩弄她的身体?
    林芊欢一下子就觉得很难过,但难过的并不只是她一个,站在她对面的郁寒反复地念着“你爱他”“原来你爱他”,而后忽地笑了。
    “芊芊,”他俯身过来,捧住了林芊欢的脸,动作里竟然有类似另一个人格的温柔,“所以这么多年,都是我一个人自作多情了吗?”
    林芊欢眼中突然就浮现出了点不知所措的茫然。
    “好,”郁寒收了手,声音冷冽,“既然如此,那就祝你幸福,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
    郁寒离开了。
    在他离开半个小时以后,安然赶到了酒店,抱住了双眼通红的林芊欢。
    “怎么了?芊芊,你别哭,都是我不好……”
    “刚刚阿寒的第二人格出现了。”林芊欢把事情简单说了一次,就把脑袋抵在安然肩膀上继续哭。
    安然不太明白:“那你为什么哭啊?”
    林芊欢说:“我后悔了。”
    安然:“啊?”
    林芊欢摇了摇头,哽咽的有点说不出来话。她在想,为什么人总是会不满足?
    她的丈夫温柔体贴,对她疼爱有加,她却时不时地怀念和另一个郁寒做爱时的感觉。
    另一个郁寒能给她极致的性体验,她却又责怪这个郁寒只能让她高潮,不能给她想要的感情和疼爱。
    “别哭,芊芊,你别哭。”安然看着好友这样,心里也十分难受,这简直比她出门约炮,等脱了裤子一看发现对方是个细短小还让人难过。
    “我真的后悔了,”林芊欢整理了情欲,停止了眼泪,跟安然道:“我不该跟他吵的,至少不应该在刚刚跟他吵,你不知道,那时候他的阴茎就抵在我下面,差一点我就能吃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