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教授x女学生——教授求婚,雨天淋湿后被拉上

    荒唐了一个假期以后,林芊欢的补考总算勉勉强强的过去了。
    可虽然成绩已经合格了,但她跟郁教授的关系还在延续。
    白天,郁寒是衣冠楚楚的大学老师,林芊欢是乖巧清纯的女学生,而到了晚上,那看似正经禁欲的教授就会化身为禽兽,抓着自己漂亮女学生的屁股狠狠地入她的穴。
    每一个夜晚,林芊欢都被肏的欲仙欲死,她沉沦于欲望的浪潮,在这段背德的师生关系里汲取快感,逐渐忘乎所以。
    她觉得生活会继续这样下去,郁寒会一直跟她亲密无间,始终满足她饥渴的身体,直到有一天,她从同学那里听说郁寒辞职了。
    那个男人离开了这个学校,而她竟然毫不知情。
    怎么会这样?
    在接连给郁寒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人接的时候,林芊欢终于哭出了声。
    她不愿意承认,却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那就是郁寒不要她了。
    她被她的郁教授给抛弃了。
    “是肏够我了吗?”
    还是说所有男人都这样,容易厌倦,不够深情。
    林芊欢安慰自己说没关系。
    本来她也只是馋郁寒的身体而已,现在她得到了,满足了,按理说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比起被抛弃后毫无尊严的死缠烂打,她更想做那个能潇洒离开,果断抽身而退的人。
    “没关系。”林芊欢对自己说:“说不定下一个更好啊。”
    可是她没走两步,就停下来,在淅沥的小雨里蹲下身抱住自己,埋在手臂间痛哭出声。
    那雨越下越大了,天空像是能同林芊欢共情一样,愈发阴沉悲伤,林芊欢放声大哭,冷不防头顶却突然出现一把雨伞,一只健硕的手臂把她拉起来,熟悉的声音响起:“你蹲在这里做什么?”
    林芊欢抬起泪眼婆娑的小脸,看向来人:“你怎么来了?你不是不要我了吗?”
    “在说什么胡话?”
    郁寒皱眉把她拉上车,拿毛巾给她擦了头发,又把自己的外套脱给她披上。
    林芊欢还在抽噎。
    “刚才有事所以没接你电话,不会因为这个哭吧?”郁寒拥着她,有点好笑。
    林芊欢推开他,闷闷道:“你辞职了。”
    “嗯,回家继承家业了。”郁寒揉揉她的脑袋,笑着说:“不觉得惊喜吗?”
    林芊欢不觉得,还恼怒地道:“这有什么好惊喜的?”
    郁寒说:“我不是你的老师了,现在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恋爱了。”
    林芊欢一愣。
    郁寒把戒指拿出来,帮她扣在手上,看着她落汤鸡似的模样又没忍住笑了出来:“按理说不应该这个时候给你的。”
    林芊欢迷茫地看着手上的戒指。
    郁寒就顺势把她抱到腿上,捏了捏她的小下巴,又握住她戴戒指的手亲了亲,继续道:“瞧瞧你这狼狈的样子,被求婚的时候把自己糟蹋成这样像话吗?”
    林芊欢懵懵地看向他。
    “愿意嫁给我吗,芊芊?”郁寒果然向她求婚了。
    林芊欢还傻乎乎地问:“为什么?”
    “因为你活儿好逼紧操着爽……”
    “郁教授,你……”
    “现在还叫教授?”郁寒轻轻咬住她的红唇,舔弄摩挲,声音暗哑:“平时叫老公不是叫的挺欢吗?”
    林芊欢脸红着,还搞不清楚状况就被推倒了。
    今天郁寒坐的是一辆商务车,中间隔着挡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