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节

    
    ===============
    《秀靥(重生)》
    作者:半月初九
    文案:
    (外娇里黑但能吃的小公主x清冷腹黑太傅)
    燕朝九公主魏纨珠心中一直有个奢念,那便是嫁给燕朝太傅——谢斐。
    可上辈子的魏纨珠时运不济,命途多舛,非但没有嫁得如意郎君,还被燕宫诸位公主合计最后在及笄之年和亲了突厥。
    只记得那日得到和亲的消息,她惊慌害怕之余派人朝那光风霁月的太傅谢斐递了自己的帕子,只求让那人知晓自己的心思,最后却是得了那人的“俗物”二字。
    小公主的心霎时支离破碎。
    豆蔻年纪的懵懂情愫只被刻薄的“俗物”二字给击得溃败不堪,最后只得黯然神伤地和亲突厥。
    谁料那突厥首领不仅好色成性,竟还有一桩不为人知的残忍癖好。魏纨珠不堪受辱,侍寝前夕便堪堪了结了性命。
    还好老天怜她,给了她重来一世的机会。这一世,她犹记上辈子那人冷薄模样,便不再对那玉质金相的太傅心生妄念。
    为求一世安稳,她心思百磨,步步为营,谁知上一世那冷心冷肺的太傅这一世竟跟换了个人似的,对她竟是千般缱卷,万般宠爱……
    【ps:上辈子的事都是误会,男女主始终都是身心只有彼此!!】
    内容标签:重生 甜文
    主角:魏纨珠,谢斐 ┃ 配角:预收《我在西厂的争宠日常》《穿书后恶鬼男主要杀我》好基友茶乞的新文《吃瓜群众的自我修养》火热连载中!超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娇软菜花小公主x清冷腹黑太傅
    ===============
    第1章 重生
    燕京送来突厥和亲的公主昨夜殁了。
    听说是自戕。
    一袭红衣,匕首直直插在心脏上,那血流了一地。
    王帐前侍奉的婢女可是亲眼看着的,那公主死时,那双眼睛竟还瞪得大大的。
    下人可是废了好大劲儿才给阖上。
    死不瞑目啊。
    ……
    前夜。
    三更天,夜深了。
    漠上的夜尤为静寂。
    孤月悬空,冷肃的月光倾泻,漠上分明黄沙一片,此刻却照得雪白。
    狂风大作,瞬息之间,飒飒卷着怒沙击打着大帐,其声甚是可怖。
    魏纨珠的心凉得透彻。
    昨夜送去侍寝的胡姬今早已被抬出王帐,兴是存着一口气,被下人抬出来的时候,口中还发出阵阵呜咽。魏纨珠掀开帐帘时,清楚地看到了胡姬那具破败不堪的身子,如何还有昨日见到的美艳姿态。
    浮肿的眼,雪白躯体上的烙印,深深地刺痛少女的眼,此刻想起也忍不住心头发颤,手足冰寒。
    她被送来突厥已有三日,而这三日从王帐里抬出来的美人胡姬也有不下七八人之多。
    非死即残。
    这也是突厥首领丹拓鲜为人知的一桩秘事。
    突厥首领丹拓,年方四十又三,生性暴戾,荒淫无度。
    若是一般好色之徒也就罢了,可这丹拓偏有一隐秘癖好,私下极喜折磨美人,手段狠辣,为人不齿。一般送来侍寝的美人通通都躲不过他的毒手。不是丧了性命,便是被折腾得只剩下半口气。
    魏纨珠如今不过刚及笄,便被燕朝送来和亲,男女之事尚未通晓的稚子已然被这丹拓的做法给吓失了魂儿。
    延承旧礼,今日侍寝的当是她,燕朝的九公主,魏纨珠。
    古往今来,和亲乃中原□□的佳法。
    燕朝如今正当盛世,可却也不得不用和亲的法子安抚塞外各部。突厥强势,民风蛮横,实为燕朝一大腹患。
    燕朝公主虽多,可除却早夭或已嫁做人妇的几位,这宫里也只剩下四位未出阁的公主了。
    懿安公主魏雪昭,乃是皇后所出,燕帝的掌上明珠。五公主魏琅华,封号敦兰,庄贵妃所出,母族势力甚是强盛。
    如此看来,和亲一事自然是落到了七公主魏如敷以及九公主魏纨珠的身上。
    长幼有序,和亲突厥本当是以七公主魏如敷为先。可七公主才貌绝佳,朝中早已有几位贵臣心有所属,燕帝权衡利弊,终是弃了魏纨珠这颗废棋。
    再者,魏纨珠母妃早逝,身后已无母族倚靠,终是经不住有心人的几番算计,刚及笄便要被燕朝送来突厥和亲。
    和亲是公主的本分,魏纨珠自然懂得其中道理。
    可魏纨珠心中早已存了其他念想。
    只记得那日得到和亲的消息,她惊慌害怕之余派檀香朝那光风霁月的太傅谢斐递了自己的帕子,只求让那人知晓自己的心思,最后却是得了那人的“俗物”二字。
    小公主的心霎时支离破碎。
    豆蔻年纪的懵懂情愫只被刻薄的“俗物”两字给击得溃败不堪。
    哀莫大于心死,魏纨珠纵然心伤却也不得不踏上和亲的路。
    她本是最为年幼,却要比几个姐姐还要更早地背起这和亲的使命,她虽心中不甘却也不得不从。
    她的母妃姝美人,是燕朝驯马使的女儿,马背上长大的桀骜美人,一生不羁,最后教会她的却也是不得不信命的道理。
    马背上长大的姑娘最后却死于乱蹄之下,这是帝王最大的薄情。
    而她今日也已然逃不过一死了。
    ……
    “阏氏,该让婢子伺候你梳洗了。”突然传来的人声打断了魏纨珠的思绪。
    桑丽端着一盆热水站在帐帘边,身后还跟着两个婢子,手中捧着的正是她今夜侍寝要换上的衣物。
    魏纨珠心中一沉。
    “你先放一旁吧,本宫想独自待会儿。”魏纨珠面色不改,纤白的柔荑拿着一柄檀木梳子慢慢梳起了自己那一头乌墨的青丝。
    墨发如绸,映着烛火,更为瑰丽。
    “可…”桑丽犹豫。
    “放心,就这么一时半会儿,不会误了时辰的。”魏纨珠若有所思,一双罥烟眉似蹙非蹙。
    一直听闻这燕朝公主性子颇为懦弱,多半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桑丽心中思忖,螓首微点。
    “那半柱香后,婢子再来伺候阏氏。”桑丽抬眸看了铜镜前的纤弱的少女一眼,略有深意道:“阏氏可要谨记,燕朝与突厥向来交好,阏氏的一言一行皆是关乎两国关系,还望阏氏慎行。”
    听罢,魏纨珠正在梳发的雪白柔荑微微一顿,随即盈盈一笑。
    “本宫自然知晓,今夜本宫可是有礼相送,王上若是收到了,必然会大吃一惊的。”魏纨珠浅笑,一双杏眸如秋水潋滟,唇红齿白,甚是动人。
    铜镜前的佳人娇弱清丽,韶颜稚齿的模样更是楚楚动人。
    恰似那燕朝沂州生产的冰裂白瓷,美丽,脆弱,却是不堪一击。
    桑丽安心,随即便谢礼领着两名婢女退出了大帐。
    ……
    刻着狼首的青铜盏里的烛火一直跳跃着,未燃断的烛芯滋滋作响。
    魏纨珠穿着那日和亲所着的胭红八幅锣裙端坐在窗台前,青丝未绾,只是堪堪用一条绯色蜀锦绸带系着,松松散散,带着几分懒意。
    漆黄的青铜镜映出美人秀颜,还含着一团稚气。
    魏纨珠抿了一口胭脂,颜色艳艳。
    美人一笑,何彼浓矣,华若桃李。
    魏纨珠弯眸,露出了一抹笑意,可眸中却分明蓄着泪。
    是啊,突厥与燕朝向来交好。
    可那又与她有何干系呢?
    若是受了丹拓的那等折辱,倒真成了那人口中的“俗物”了……想到谢斐,魏纨珠突然红了眼眶。
    是啊,他那样的人物,她又如何配得上呢?自己巴巴地派人送帕子,如何不是自轻自贱的俗物呢?
    ……
    本该侍寝的燕朝公主今夜自尽了,死时眼睛还瞪得大大的。
    突厥首领丹拓大怒,命人将那公主的尸首丢到漠上喂野狼了。
    “不过是只两脚羊,丢去喂狼且罢!”
    美人尸骨,饿狼纷争,撕扯,血肉弥散……
    ……
    “不要——!!”魏纨珠从梦中惊醒,秀白的额际已然布满了冷汗。
    “公主,你怎么了?可是又梦魇了?”耳边传来木香焦急的呼声,魏纨珠这才缓过神来。
    眼皮微抬,看到窗外的月亮,少女的面色苍白。
    “木香,现在几时了?”魏纨珠低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