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节

    
    “公主,三更天了。”
    “我是问哪一年了?”魏纨珠突然弓起后背,紧紧抓住了木香的衣袖,指节泛白,宛如一只受了惊的猫,神色急切又惊慌。
    “宴平二十三年了,公主。”木香安抚性地拍了拍魏纨珠的瘦削的秀背。
    语罢,果见少女松下肩膀,神色缓和了许多。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十多日有余了,这几日,公主每到三更必梦魇,醒来还必要问她现在是几时几年,若是回答的晚些,公主必然是满脸惊慌。
    木香心中十分担忧,可公主却说无事。
    “木香,你下去歇息吧,今夜不必再守着了。”魏纨珠抬眸,望着木香温声道。
    “奴婢不累。”木香连忙回道。
    魏纨珠叹了一口气: “你都好几日未合眼了,该回去好好歇息了。”
    “可是公主你的腿…若没有奴婢守在一旁,起夜也不方便啊。”木香咬唇,“公主,奴婢实在是担心你啊。”
    “听话,你若是累坏了身子,我只会更担心。”
    “可…好吧……”瞧着公主态度似乎很是坚决,木香只好应了。
    “公主,你也快些休息吧,有什么事就吩咐殿外守夜的婢子。”
    魏纨珠听罢点头算是允了。
    木香走了,偌大的殿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魏纨珠掀开锦被起身艰难地下了榻。
    熟悉的宫殿,熟悉的布景,一切都是她最熟悉不过的物件了。
    魏纨珠突然湿了眼眶。
    她重生了。
    她回到了宴平二十三年,那个距离她和亲还有一年的日子。
    这十多日,她每夜都梦到她死前的那一夜,她看到她的尸首被野狼生生撕扯开来,她看到胡姬残破的躯体,她看到丹拓那丑恶凶狠的嘴脸……一切的一切都让她心头震颤,惊惧横生。
    上辈子,她死了,尸骨无存,毫无体面。
    兴是老天爷怜她,才让她有了这重来一世的机会。
    今夜又下雪了,院子里积着满地雪色,月光一洒,便是煞白一片。
    魏纨珠赤足蹒跚地慢慢走到了窗边,伸手接住了一片细绒般的碎雪。雪花触及掌心瞬间消融,化成了一滴晶莹。
    魏纨珠捏紧手心,霎时一阵冰凉透。
    冬夜纵然寒凉,却始终抵不过她骨子里的凄寒。
    上辈子,她不争不斗,最后却落得个惨死异域,尸骨无存的下场。
    她忽然就明白了,这偌大的皇宫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若不争不抢,那你便是旁人的踏脚石,谋求算计的对象。
    既然老天爷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那么这一辈子的她一定不能重蹈覆辙。
    这一世,就算不为明媚光景,也要求得一生安稳。
    ……
    三日后。
    阙玉宫。
    年纪约莫十二三的小姑娘斜倚在一张青鸾牡丹团刻紫檀软塌上,身着一件翡翠撒花洋绉袄裙,领口处一圈细软绒白的兔毛。模样生得是杏眸桃腮,细润如脂,粉光若腻,水灵灵嫩生生的宛如一个雪白剔透的瓷娃娃。
    可这娇弱的瓷娃娃右腿上却缠着厚厚的绷带,倒是煞了几分好颜色。
    魏纨珠捧着掐丝珐琅的小手炉,水润的眸子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的飘雪。
    还有一月便是太后的寿宴了。
    各宫想必早已备好当日献给太后的寿礼了。
    上辈子她因路滑跌伤了腿,本来准备在寿宴上给太后献的舞也因此而耽搁,最后不仅惹得太后心中不快,还让七公主魏如敷有了在寿宴上大展身手的机会。
    想到魏如敷,魏纨珠眼中的神色不禁冷了几分。
    她这腿伤,可是也要拜这位好姐姐所赐呢。
    那日在突厥她拿匕首自尽,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玉阙轩的寝宫,木香告诉自己,因为自己去倚梅园赏景摔伤了腿这才昏迷过去。那时她才明白,原来自己竟重生到了自己十三岁那年。
    犹记得上辈子她是应魏如敷之邀,才答应与其一同去倚梅园赏梅的,半路之上,魏如敷提出要替庄贵妃折梅,并请她一同帮忙,因着魏如敷平日待她还算不薄,她便未心生防备,结果一时不察竟因路滑而摔伤了腿。
    腿伤后,魏纨珠精心准备了数月之久的玉绫舞也因此而作废,而魏如敷却在太后寿宴上分毫不差地跳出了和她准备了数月之久的玉绫舞。一舞下来,满堂喝彩,魏如敷不仅哄得燕帝开怀,还让燕帝从此对她另眼相看。那时魏纨珠才回过神来,原来这一切不过是魏如敷的算计,而她恰是魏如敷用来上位的垫脚石而已。
    经历此番,魏如敷自然是光彩异常。
    而她呢,不但在太后大寿前摔伤了腿,触了太后的霉头。而且还拿不出什么讨喜的贺礼,自然使得燕帝心生郁结,愈发嫌恶她这位本就无足轻重的公主了。
    只记得上辈子自太后寿宴后,她在后宫的日子就愈发度日如年了。宫差在衣食住行上虽不曾苛待于她,可对她亦是全然毫无公主尊崇了。宫人们背后的讥言冷语也是从未停歇过的,偶有几句也会传到她耳里。当时的她虽心中难过,可却也只信不争不抢便无祸而生的道理。
    何曾想到,就因她不争不抢,最后却被燕帝一旨之下送去突厥和了亲。
    这是何等的可笑。
    思及此处,魏纨珠握紧了手炉,眉目中浮现一丝坚定。
    既然重来一世,这次,她绝不会让魏如敷得逞!
    ……
    “公主,七公主来瞧您了。”檀香撩开珠帘进了里间。
    魏纨珠的思绪忽然被打断,抬眸只见魏如敷摆着柳腰款款掀了珠帘,清丽的眉眼间还带着几分笑意。
    “妹妹这几日腿上如何?可还是疼着?”魏如敷语带关切,问了几句便自觉在榻间落了座。
    已经及笄的少女身形已然带了几分女子的柔媚。
    魏纨珠未言,只是沉沉看了魏如敷一眼,一双沉水秋眸似笑非笑。
    魏如敷被魏纨珠看得突生出了几分不自在,随即挤出了几分笑意:“妹妹这样看着我作甚,难不成姐姐脸上有什么脏东西不成?”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穿书后恶鬼男主要杀我》专栏可见,感兴趣的小天使点个收藏哦~~
    【美艳阴郁狠辣戏伶恶鬼x弱小可怜但能吃的嘤嘤怪】
    魏绵绵一睁眼便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她正在追的惊悚小说里,而且穿的还是那个被恶鬼男主活活掐死的同名炮灰女配!
    恶鬼男主前世被还是情人的原主与奸夫合谋害死,一怒之下未去投胎竟化成厉鬼游荡人间,发誓要世世找原主报仇!
    魏绵绵不幸地穿来了原主的第十九世,被恶鬼男主活活掐死的前一晚。
    望着面前一脸血迹模糊且看不清脸的红衣恶鬼大佬。
    魏·无辜弱小·绵绵泪眼汪汪:“大佬…要不、咱们、打个商量?”(嘤嘤嘤)
    ps :男主是真鬼,比真金还真(?_?)
    女主是真菜,比白菜还菜
    美艳恶鬼大佬和娇软小菜花的甜甜恋爱~~~
    1v1双c 小甜文~~
    预收文:《穿书后恶鬼男主要杀我》,点专栏可见哦~
    【美艳阴郁狠辣戏伶恶鬼x弱小可怜但能吃的嘤嘤怪】
    魏绵绵一睁眼便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她正在追的惊悚小说里,而且穿的还是那个被恶鬼男主活活掐死的同名炮灰女配!
    恶鬼男主前世被原主与原主的情夫合谋害死,一怒之下未去投胎竟化成厉鬼游荡人间,发誓要世世找原主报仇!
    魏绵绵不幸地穿来了原主的第九世,被恶鬼男主活活掐死的前一晚。
    望着面前一脸血迹模糊妖艳得可怖的红衣恶鬼大佬,以及正掐在自己小细脖子上的惨白鬼手。
    魏·无辜弱小·绵绵泪眼汪汪,哭唧唧:“大、大佬…要不、咱们、打个商量?”(嘤嘤嘤)
    ps :男主是真鬼,比真金还真(?_?)
    女主是真菜,比白菜还菜
    美艳恶鬼大佬和娇软小菜花的甜甜恋爱~~~
    ……
    穿到书里的第一夜,魏绵绵拿着桃木剑,贴了满屋子的符纸,战战兢兢地缩在床底下,只等索命的恶鬼男主来了之后直接给他一剑。
    据隔壁那个道行很深的白胡子老道长说,普通的鬼见到这阵仗是绝不敢踏进她房门半步的。
    可那穿着一身艳红戏服的恶鬼男主绝不是普通的鬼,他不仅将魏绵绵手里的桃木剑捏成了一团粉,惨白的鬼脸上还浮现一丝阴恻恻的笑意。
    “不敢相信,都第九世了,你还是蠢得可怜啊。”
    阅读指南:1男主美强惨,因为是厉鬼,而且九世未投胎,性情极其阴鸷;
    2女主虽然是只菜鸡,但绝对是只惜命的沙雕小菜鸡;
    3剧情含有一丢丢恐怖元素;
    4男主前期恶狠狠,后期甜滋滋;
    5虐是虐不起来的,因为女主是只小沙雕~
    6男女主是早有渊源的。
    *身赴黄泉路,不饮孟婆汤,辗转九世间,云开见君笑。
    辗转九世,只为见君。
    ————————————
    强推好基友茶乞的文《工具人反派的自我修养》火热连载中,已养肥可宰~~~
    【文案】:
    说白了,他就是系统的打工仔
    职业扮演各种反派boss,倾情演出各类花式死亡,终于有一天他意识到好像哪里不对...
    累死累活,还没有工资,感情,他就是系统的一个工具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