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节

    
    此事若成,她在后宫的地位绝不会像现下这般不冷不热,不轻不痒。日后,太后也绝不会让她这个有功之臣随意就被燕帝派去突厥和亲的。
    虽然太后现在对她状似宠爱,可魏纨珠知道,那多是稀奇大于关切的。名义上太后是她的皇祖母,可毕竟两人没有血缘关系,且太后向来就不是个慈爱小辈的人,让她入住慈安宫必然也是见她有用可途。魏纨珠虽然脑子不好使,日常嘻嘻哈哈的,可毕竟也是个重生过的人,如今太后虽待她不薄,但她也绝不会就被现下的这点安逸给冲昏了头脑。上辈子她被害得得身死异乡,还不是因为自己把别人想的太好。她现在居安思危,太后说的句句话都要在脑子里琢磨个十七八遍方才敢谨慎行事。
    今日太后让她撮合谢斐和秦戚戚,显然是对她怀有几分信任的。此番她若是辜负了太后的信任,往后可就难有如此轻松的立功之机了。
    而现下的魏雪昭和陆骁显然就是她立功路上的“拦路石了”。
    朝着两块“拦路石”,魏纨珠虽没啥好心情,但也硬是挤出了大燕朝标准的皇家笑容,两靥梨涡浅浅,天真又无害。
    “整个大燕谁不知道陆将军箭术精湛呢,本宫又是个女流之辈,如何能比得过陆将军呢。”
    魏纨珠故作惋惜,轻声叹了一口气。
    “既然八姐姐和陆将军想去赢得花灯,那就不要在此处耽搁时辰了,本宫自知无能,便先行一步了。”
    简而言之,言而简之,就是老娘只是个弱女子,不懂射箭,也懒得和你们比,你们爱咋咋地,我就不奉陪了。
    魏雪昭显然听出了话外之音,一张芙蓉脂粉面上顿时笑意一僵,她没想到魏纨珠竟是说不要灯就不要灯了。本来还想着借此机会好好羞辱魏纨珠一番,殊不知这魏纨珠竟是不按常理出策。
    陆骁闻言狭眸里闪过几丝讶然,随即恢复如常,薄唇微勾,露出了一抹笑意。
    “九公主确实洒脱,不过君子不夺人所爱,既然太后喜欢,末将又如何敢自取呢?”
    魏雪昭见状立刻红唇弯弯,柔声道:“是呀,九妹向来不是对皇祖母一片孝心吗?怎么今日连比都不敢比了。还是怕输了比试,丢了自己的脸啊。”魏雪昭说罢掩唇轻笑,神态还皆是一副纯真模样,“哎呀,看来九妹的孝心也不过如此嘛,若是让皇祖母知晓,恐怕要伤心了。”
    魏纨珠听罢面上的笑容不变,后槽牙却是气得直磨磨。
    嘿,她不想折腾,这魏雪昭还来劲儿了是吧。
    于是魏纨珠露齿一笑:“八姐姐这话可就不对了,现下这状况可是八姐姐存心要与九妹争,况且陆将军本就箭法卓越,八姐姐一心让妹妹我去比试,该不会是存了心让妹妹丢脸吧。”魏纨珠说罢一双玉白柔荑轻轻理了理鬓边的碎发,故意露出了那副鲜红欲滴的红翡翠滴珠耳环,黛眉弯弯,“若是平日里也就罢了,不过我今日奉得可是皇祖母的旨意,代表的那自然也是皇祖母的面子,八姐姐若是非要与我过不去,那妹妹可不可以理解为八姐姐是存心要与皇祖母过去不啊?”
    少女粉颊圆润,还带着一团稚气,乌软的杏眸半弯,瞧上去纯良无害得紧。可小嘴里吐出来的话却是厉害的很。
    魏雪昭闻言一噎,看到魏纨珠耳上的红翡坠子,娇颜顿时冷了几分:“你…你竟敢拿皇祖母压我?你分明是在与本宫作对!”
    “姐姐言重了,妹妹怎敢。”魏纨珠抿唇笑道,“姐姐可是天之娇女,身份尊贵,妹妹人微言轻,哪里敢与姐姐作对。”
    魏雪昭气得直咬红唇,心中怒气生腾,可却无话反驳,一张芙蓉粉面气得煞白还要端着一副娇柔温良的姿态,万不能在旁人面前失了礼度。
    魏纨珠见着魏雪昭这副模样,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她就知道,像魏雪昭和魏琅华这样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娇娇女,虽然自恃身份高贵,向来也是盛气凌人的很,但打起嘴炮来却是一个比一个虚。毕竟从小过得就是顺风顺水,哪里遇得上魏纨珠这种“得势便猖狂的小人”。
    而魏纨珠此番也是故意在激她,若是魏雪昭不给她退路,大不了回宫后在太后面前参她一本便是。
    她讨不了好,魏雪昭也休想!
    而魏雪昭最是看不上魏纨珠这幅狐假虎威的模样,她自幼娇宠惯了,哪里受得了这份气,当下便拽着陆骁的衣袖,柔声委屈道。
    “表哥,九妹她竟这样说昭儿,昭儿明明没有为难她……”如水的美人儿娇声哽咽,模样简直是委屈坏了。
    虽然魏雪昭想要陆骁替她出头,但陆骁却是不会轻易得罪魏纨珠的。前些日子,他那皇后姨母还在他面前抱怨过几句,如今六宫大权还把持在太后手里,纵然姨母是皇后,竟也只能帮助太后协理后宫,凡事对上太后,都得让个三分。
    昭儿年幼不懂事,可他毕竟不是小孩子了,不以冲动行事,是宫中生存最基本的法则。
    这魏纨珠虽是狐假虎威,可背后的“虎”也确实是他们万万得罪不起的。
    陆骁勾唇,嗓音微扬:“昭儿,这事确实是你理亏。”
    魏雪昭见陆骁竟不帮她,当下气急,撒娇卖乖道:“表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昭儿呢?”
    魏纨珠闻言微诧,这陆骁向来疼爱魏雪昭这个表妹,今日竟也能忍得。魏纨珠有些不可置信,直觉这陆骁没这么轻易让她走,果然见那陆骁揉了揉魏雪昭的秀发朗声笑道。
    “既然太后喜欢那灯,那表哥今日就帮昭儿你赢来,到时候昭儿再献给太后,太后想必也是不会怪罪的。”陆骁说罢挑眉看向魏纨珠,一双狐狸眼中带着丝丝讽意,“毕竟谁送不是送啊,您说是不是啊,九公主。”
    呵,魏纨珠都要被这俩人给气笑了。
    合着这陆骁不敢明面上得罪她,却还要给她使绊子是吧?魏纨珠冷笑,刚想说随他们便,忽闻一道微凉嗓音自后方传来。
    “陆将军这是要与女子比试射箭吗?”
    魏纨珠循声望去,只见那人立于一方灯火阑珊处,长身玉立,青丝如墨。
    魏纨珠一直觉得谢斐相貌之秀丽超出宫中佳丽,可性子却是异常清冷,彼时一身白衣,便有忘却温润的疏离之感,不容许旁人靠近一分。
    魏纨珠实在想不到如此清冷之人日后也会像寻常男子那般娶妻生子,纵有那一日,他之妻必然也是他深爱之人。
    “谢大人?”陆骁皱眉,随即展颜,“今日可真是奇了,一向不喜热闹的谢大人竟也来逛花灯会。”
    魏雪昭见谢斐来了,惊喜自然大于诧异,当下便粉腮微红,娇声唤了一句。
    “谢大人。”
    谢斐抬眸,微微揖礼:“臣见过懿安公主。”嗓音不冷不热,不轻不淡。
    魏雪昭却是高兴得紧。
    魏纨珠伸着脑袋朝谢斐身后看了看,竟是没看到秦戚戚的身影,随即哒哒哒地小跑到了谢斐跟前,掩唇低声问道:
    “谢大人,秦姑娘呢?”
    谢斐见魏纨珠提到秦戚戚,还一幅偷偷摸摸就跟见不得人似的穷酸模样,狭眸中顿时浮现一丝淡淡的嫌意。
    “兴许是微臣走得快了,她没跟得上吧。”
    要不是谢斐说这话时太过神态自若,魏纨珠都快觉得是自己耳朵有问题了。
    所以他的意思是他把秦姑娘…给…给丢了?!
    魏纨珠头皮一麻,眼前一黑。完了!她的立功大计……全完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05 22:13:17~20200207 20:56: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bbaekyu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0章 比试
    魏纨珠急得和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气得了跺了跺脚,一双小手抬起又放下,最后指着谢斐抖啊抖的,粉嫩的小圆脸涨得通红:“谢大人,你…你怎么能把秦姑娘给落下来呢?!”
    语气悲愤到仿佛谢斐干了一件什么大逆不道,天理难容的事。
    谢斐闻言掀眸看向魏纨珠,面色清冷如常,眼底黑沉沉的。
    魏纨珠顿觉一股飕飕凉气从脚底窜到了天灵盖,语气立刻虚了,随即颤颤巍巍地将手收回了宽袖里,粉唇微抿,面色讨好道:“那个…太傅大人,我真不是在质问您,我就是关心则乱,关心则乱,您不要生气哈。”
    谁知道魏纨珠心里都快骂成了狗。
    好一个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谢斐他对得起这个名号吗?燕京的贵女恐怕都是瞎了眼了,如此没有风度且小气的男人竟然都能排上燕京君子榜第一?
    魏纨珠愤愤想着,殊不记自己也曾是那群痴痴怨怨的女子之一。
    “秦姑娘?”魏雪昭蹙眉,红唇微抿,“谢大人,秦姑娘是谁呀?”魏雪昭听到还有女子与谢斐同游,心头微酸,立刻柔声朝谢斐问道。
    陆骁勾唇,也是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毕竟他还是头一回听到这位冷心冷肺的太傅大人与女子牵扯在一起。
    谢斐眉目微垂,低头望着摊铺上的各色花灯,仿佛与世隔绝。
    黄昏色的白纸灯恰是悬在了他的头顶上方,烛火混着皎洁的月光一同倾泻在他的白衣上,清清凉凉。
    本就出奇的清冷雅致,此刻更是添了几分出尘。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烟火气,漠然的不似真人。
    魏雪昭见谢斐根本无心搭理她,顿觉羞窘,她自幼娇宠长大,哪里受过这种冷遇。当下便红了眼眶,泪水在美目里打转。
    魏纨珠一见颇有些尴尬,出声道:“秦姑娘是平阳侯府的二姑娘,今日与我们一同游赏花灯会。”
    “谁问你了,自作多情!”魏雪昭冷哼了一声,随即一张芙蓉粉面柔弱地靠在了陆骁的肩上,委屈地寻求自家表哥的安慰。。
    魏纨珠:“……”好吧,算她多管闲事,魏纨珠耸肩。
    不过现下最要紧的事是要找到秦戚戚,她可没闲工夫和他们在这里掰扯。秦戚戚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若是一不小心出了什么三长两短,她可就完了!
    魏纨珠刚想对谢斐说她先去找秦戚戚,待会儿再与他会合,忽见不远处匆匆忙忙跑来了一个袅娜娉婷的身影。
    “谢…谢大人,您…您等等戚戚啊!”秦戚戚一边小跑,一边喘气喊着,娇艳的脸蛋上都冒出了滴滴汗珠。
    “唉唉唉,秦姑娘你慢些跑!”福禄在魏纨珠的授意下立刻上前搀着秦戚戚往回走。
    待二人走到跟前,魏纨珠这才掏出了袖子里的绢帕递给了秦戚戚,“秦姑娘擦擦汗吧。”
    “戚戚谢过九公主。”秦戚戚微微福神,面上还有些委屈。她方才不过是驻足买了支钗子,转头便不见了谢斐的身影,还好她一路走一路问,这才找到了此处。
    “他们是…?”秦戚戚抬眸便见对面一男一女正打量着她,见二人气度不凡,穿着打扮也不像寻常百姓。
    “陆将军和懿安公主。”魏纨珠低声耳语了一句。
    秦戚戚闻言立刻回过神来,连忙朝二人行了一礼。
    “戚戚见过陆将军,见过懿安公主。”
    “秦姑娘多礼了。”陆骁轻笑,一双狐狸眼真的带着弯钩似的,看得秦戚戚面色一红。
    传言这位陆将军浮浪不经,今日一见却也是神采英拔,飒爽英姿,俊美异常的很。
    魏雪昭冷冷扫了秦戚戚一眼,未作搭理。
    秦戚戚只当是自己哪里得罪了面前这位身份尊贵的懿安公主,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魏纨珠看了出来,随后开口道:“既然秦姑娘也回来了,我们就去赏花灯吧,不知谢大人意下如何?”
    谢斐负手而立,不摇头便是同意。
    “秦姑娘,那我们走吧。”魏纨珠刚想走,忽听陆骁高声唤道。
    “九公主,既然来都来了,不如见本将赢得花灯再走啊。”陆骁挑眉,邪气肆溢。
    魏纨珠刚想回绝,只见那积石如玉的太傅大人突然开了金口。
    “好啊。”
    魏纨珠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谢斐却是神色漠然,长睫微垂,眼底的情绪不明。
    魏纨珠便谢斐摇头,低声道:“谢大人,万万不可啊。”
    小姑娘睁着一双乌溜的杏眼,粉嫩的唇瓣微动,“不“字尤其加了重音。
    谢斐淡淡瞥了一眼,依旧充耳不闻,只冷冷看向陆骁:“既然陆大人一心要比,谢某就与你比上一回如何?”
    清冽的嗓音如滴水击石,深深刺激着魏纨珠的耳膜。她…她没听错吧?谢斐,一个文官,要与一个上了战场就无败仗的燕朝第一武将比试射箭?
    这不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试吗?难道他就不怕丢脸的吗?
    陆骁显然也是这样想的,他自然听说过这位谢大人的逸群之才,可射箭乃兵家常事,他一个温雅文臣,竟敢提出与他比试射箭,真是天大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