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节

    
    “谢大人,这可不是开玩笑,一旦比试开始,本将可不会心慈手软。”陆骁一双剑眉半挑,嘴角带着一抹恣意的笑。
    “谢某也必不相让。”谢斐望着陆嚣,墨色的眼底带着沉沉冷色。
    魏雪昭也是不可置信,本想劝陆骁不为难谢斐,但一想到谢斐方才对自己的冷然态度,顿时觉得让谢斐吃吃苦头也不错。也让陆骁挫挫他的傲气,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对自己。
    “谢大人…能行吗?陆将军可是驰骋疆场多年,谢大人怎比得过啊?”秦戚戚也低声对魏纨珠说道,面色有些担忧。
    魏纨珠眼前黑了黑,只觉头皮更加发麻了。她就是想当个红娘她容易吗她!
    “谢大人,您可要三思啊,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待会儿要是输了,可就来不及了。”魏纨珠大着胆子轻轻拽了拽谢斐的衣袖,低声下气地劝着,生怕这位祖宗就是一个收不回的气话。
    谢斐低眸看向袖口处的白嫩小手,生平第一次未有被人接触的嫌恶之感。再看向那双乌黑娇软的圆润杏眼,刚要脱口而出的“放手”二字忽而就收了回去。
    “勿忧。”谢斐淡声,随后收回目光依旧是一番冷色。
    只是那未消融的眼底似乎多了些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下周俺要申榜啦,所以在2月13号前全文暂前不能超过4万字,所以现在我不得不压字数t﹏t!!所以这几天更得有点少,我发誓,13号上榜后绝对肥更!!!⊙?⊙!绝对!!!!!
    感谢在20200207 20:56:38~20200208 21:12: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bbaekyu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1章 心安
    一旁卖花灯的摊贩不愧是个老江湖,察言观色的本事也是厉害得紧,见魏纨珠几人似乎在此处僵持着,当下便朝魏纨珠这个方向娴熟地呦呵起来。
    “姑娘,公子,今儿这射花灯的比试就快开始了,您几位可有兴趣试试啊?”摊贩说罢指了指一旁高高挂起的花灯,笑道,“我这里的花灯可是全燕京城最上乘的花灯,今天谁若是拔得头筹,这里的花灯任选啊。”
    谢斐闻言走到了摊铺前,一双狭眸微侧,淡淡瞥了陆骁一眼。
    “陆将军,请吧。”男子的嗓音清凉如水,疏离之色尽显。
    陆骁勾唇,随即带着魏雪昭一同走到摊铺。魏纨珠也与秦戚戚走到了谢斐身旁。
    随着摊铺老板的一记敲锣声,本还在街头巷尾四处游逛的男男女女瞬时涌到了摊铺前。
    “各位父老乡亲,一年一度的花灯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摊贩又重重敲了一记锣。
    围观的群众欢呼,纷纷跃跃欲试。
    “在此之前,我想问大家一句,大家伙儿知道咱们今晚比得是什么吗?”摊贩笑出了一口白牙,故弄玄虚道。
    “射箭啊,不是年年都比得这个嘛!”一为首的壮汉高声。
    “呵呵,这位好汉说的没错。”摊贩嘿嘿一笑,“不过今年可是有所不同了!”
    众人闻言纷纷好奇起来,又有人言:“老板,您可就别卖关子了,直说便是!”
    摊贩见状颇为得意地咧了咧嘴,高声道:“今儿我们比得叫‘心-心-相-印’!”
    魏纨珠听罢秀气的黛眉微蹙,抬头看向身旁的谢斐,只见神色清冷,面色泰然自若,丝毫不为四周的嘈杂所动。
    “您直说什么比法便是。”陆骁挑眉,狐狸眼中依旧不屑。
    “呵呵,公子莫急。”说罢那摊贩又敲了一记锣。
    “所谓‘心心相印’就是指这次的比赛要由男女二人协同完成,女子持弓射箭,男子可以在其身后指导,但必须佩戴面巾遮眼,每人都有三次机会,谁中靶的环术多,谁就能赢得花灯!”
    摊铺老板刚说完比试规则,只闻众人一片哗然。
    “这也太难了,姑娘家家的又怎么会射箭呢?”
    “是呀,是呀,老板,女子射箭也太难了,就同往年一样不就好了!”
    还有此类的埋怨不绝于耳。
    摊铺老板听罢面色有些为难,想着既然大家都不喜欢这种方式,那就顺着众人的意思改了吧,刚想开口,只闻一清冷平稳的语调响起。
    “我参加。”谢斐看向摊铺老板,神色依旧是那副不惊不扰的模样。
    男子清冽的嗓音在一片闹哄哄的反对声中显得尤为可贵,摊铺老板也因有如此清雅君子赞同他的新比法而激动得“热泪盈眶”。
    “还是这位公子有气量!”摊贩咧嘴笑道。
    陆骁俊眉微皱,本来心中还有些许异议。毕竟若比的是寻常的射箭,他自然是稳操胜券。可现下这种比法,需要女子持弓,而魏雪昭一个身娇肉贵的公主,能不能拿得起弓都是一个问题。可这厢见谢斐出声应允了,自己自然不甘失了面子,毕竟他先前的话都撂了出去,现下要是临阵脱逃,那么今儿丢的可就不止他自个儿的面子了。
    “我也参加。”陆骁朗声,随即不甘示弱的看向谢斐,一双狐狸眼里带着不明的笑意。
    众人只见这二位贵气凌然的公子都出声赞成了,也纷纷踊跃报名,摊贩老板见状更是咧嘴笑开了花。
    那厢陆骁、魏雪昭二人已经上前挑起弓箭来,这厢魏纨珠还在暗暗思考着摊铺老板方才说的规则。她想,若必须是一男一女参加,那她岂不是又有机会撮合秦戚戚和谢斐了吗?到时候两人合力射箭,说不定就情愫暗生了呢?
    突然,谢斐、秦戚戚二人握着弓箭,你侬我侬,恩恩爱爱的模样在魏纨珠的脑海中浮现,随之而来的还有太后的连连称赞声。
    “珠儿啊,你这次可是哀家的大功臣,哀家定要重重赏你!”
    魏纨珠捧着圆润的小脸,想着想着,突然就美滋滋起来。仿佛已是功成名就,站在太后面前领赏了。
    谢斐淡淡瞥了一旁杏眼都快弯成两条弯缝,笑容痴傻的九公主一眼,清隽的眉宇微蹙。
    一旁的福禄显然接收到太傅大人不悦的了视线,立即拍了拍还在做梦的魏纨珠。
    “公主,公主。”福禄急急唤了两声。
    魏纨珠一惊,刚想埋怨福禄几句,却见福禄暗暗朝她递了个眼神。魏纨珠转头抬眸,果见谢斐正冷冷望着她,怪不得觉得头顶一直凉丝丝的。
    魏纨珠见谢斐眼神冷嗖嗖的,以为谢斐是后悔与陆骁比试了,于是讪笑道:“太傅大人,您就不要担心了,既然摊铺老板换了个新规矩,陆将军就算箭术再出众,这下也是无处可使了嘛!您只管放心,秦姑娘一定会与您配合得天衣无缝,拔得头筹的!”
    秦戚戚闻言一喜,随即暗暗欣喜,偷偷抬眸看向一旁面如冠玉的谢斐。
    魏纨珠扬着粉嫩的小圆脸,一双杏眸弯成了月牙,娇俏的唇珠圆润,带着几分秀气。
    “秦姑娘?”谢斐蹙眉,眸色微沉,随即冷冷瞥了一眼魏纨珠身旁面色绯红,欲语还休的秦戚戚。
    “秦姑娘乃未出闺阁的女子,想必不便参与这次比试。”谢斐声色微凉,狭眸半敛,神色淡淡。
    秦戚戚闻言顿时面色一白,随即委屈地看向谢斐,泫然欲泣的样子楚楚动人的很。这也得亏是冷心冷肺的太傅大人,若是旁人见到了如此娇弱美人梨花带雨的模样,还不得低声下气,掏心掏肺地哄着。
    谢斐此话一出,秦戚戚本欲出口的欢喜之词陡然被泼了一盆冷水。若是现下她还执意要与谢斐一同射箭,岂不是显得她不重清誉,不知礼数了吗?
    魏纨珠见状,立即打着圆场道:“那个…那个太傅大人,您别这么拘束嘛,今儿就是一个普通的比试,不用讲究那么多的。”魏纨珠弯眸,扬脸甜甜笑着,“再说了,您就指导一下秦姑娘就行了,不会逾矩的。”
    小姑娘娇声娇气地打着商量,一双湿软小鹿眼亮晶晶的。
    谢斐眼皮微掀,淡淡地看了魏纨珠一眼:“你觉得呢?”
    语调不冷不热,不轻不缓,带着清冽的质感。可魏纨珠却听得是胆战心惊的,杏眸眨了眨,红唇微抿,知道谢斐这厢定是不肯了。
    “可这必须是男子与女子共同参与的啊,太傅大人,您既然答应了要与陆将军比试,可不能…”魏纨珠话还为说完,便被谢斐打断。
    “臣自然不会出尔反尔,只是这参赛的人…”谢斐沉沉望着魏纨珠,那双潋滟的桃花眼里竟浮现了一丝似有若无的促狭,“自然得是九公主您。”
    魏纨珠闻言杏眸微瞠,纤白的玉指惊讶地指了指自己秀气的鼻尖,檀口微张:“我…我!”
    谢斐点头。
    “这不行,我…我可不会射箭!”魏纨珠拼命摇头。
    “在场的女子想必精于箭术的少之又少,九公主不会也无伤大雅。”谢斐淡声,“再者臣名义上也算作九公主的表叔,若是公主与微臣参赛,想必旁人也无异议。”
    谢斐说得句句在理,魏纨珠这下真是进退两难了。她明明是要撮合秦戚戚与谢斐的啊,这下好了,把自己推火坑里去了。
    望着一旁秦戚戚我见犹怜的娇弱模样,魏纨珠咬牙刚想回绝。
    便闻摊贩老板来催:“公子,您快去选弓啊,这一会儿可就得开始了!”说罢摊贩老板目光落在了魏纨珠与秦戚戚二人之间,目光微转,打量了一番,随后看向了秦戚戚,“想必这位女郎就是公子您的搭档了吧。”
    “不是。”谢斐冷然。
    摊贩微惊,他方才打量时,自觉将与谢斐年纪相仿的秦戚戚当成了谢斐的夫人,这会子听谢斐否认,才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魏纨珠身上。
    小姑娘模样水灵灵的,但瞧着明显年岁尚小,圆润的小脸上还带着一团稚气。
    摊贩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还以为魏纨珠是谢斐养的小媳妇。转头看向面色依旧泰然自若的谢斐,顿觉痛哉。没想到,这公子生得眉目如画,仪表不凡的,竟是个衣冠禽兽!
    魏纨珠瞧见摊铺老板那副感叹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的神情,约莫就知道了摊铺老板想多了,连忙出声解释。
    “那个,老板您不要误会,这位是我的…表叔。”魏纨珠讪笑,“他今日就是带我出来玩而已。”
    摊铺老板闻言恍然大悟,随即在心中唾弃了一番自己的龌龊思想,他就说嘛,如此光风霁月的公子怎么会干出这种事呢,于是对魏纨珠热心笑道:“即是如此,二位便来选弓吧。”
    魏纨珠:“……”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
    摊铺老板准备了数十把长弓,而比试也抓阄分批进行,魏纨珠和魏雪昭恰都排在了第二轮。
    望着第一轮的参赛的女子几乎不是拉不开弓,就是箭脱靶,魏纨珠就有些心慌慌。虽说男子可以在一旁指导,但蒙了眼后看都看不清了,更别说什么指挥了。
    更有甚者,一对小夫妻竟因为该朝什么方向射箭而吵了起来,最后甚至大打出手。还好周围群众连忙拉开,这才杜绝了一场纷争。
    魏纨珠看着更是手心出了汗,红艳艳的唇瓣咬了又咬,还是止不住的心慌。
    似是察觉了身侧小姑娘的紧张不安,谢斐忽然淡淡掀唇。
    “不必太过慌张,待会儿公主按微臣说的做便是。”
    魏纨珠本还觉得谢斐只知道说的好听,待会儿射箭的是她又不是他,可抬头见谢斐依旧一副神色自若清冷的模样,心中却真的安定了不少。
    “真…真的吗?”魏纨珠迟疑,“可…如果我输了怎么办?”魏纨珠抬头看向谢斐,秀气的耳廓微红。
    谢斐垂眸,月光下的少女肤色如雪,漆黑的一双杏眸湿漉漉的,竟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意味。
    “那也是微臣输了,而不是公主输了。”
    真是奇怪,明明是一句不温不冷的话,却莫名安抚了魏纨珠那颗慌张的心。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t﹏t,文好冷t﹏t求评论!求撒花!( ????? )求小天使!!!感谢在20200208 21:12:32~20200210 20:28: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尤哼哼、居山杀鹤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geqi、bbaekyu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biong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