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节

    
    第12章 羞赦
    第一轮比试即刻结束,除了一名体态微丰的年轻女子中了三环,其余竟无一人中靶。退场的时候,大家都怨声载道的,言辞之间颇为抱怨那摊铺老板。
    摊铺老板也只是笑笑,无论是否中箭,让参与的姑娘们都去都领了一支梅花香蜡,行事倒是颇为大方的。
    “目前最高的成绩是李姑娘的三环,接下来就看你们剩下的人能否取得更好的成绩咯!”摊铺老板又重重敲了一记锣,随后魏纨珠等人便走到了各自的箭靶前。
    谢斐垂眸打量了一番面前排开的弓箭,最后选了一把最为精致小巧的弯弓,握在手中的时候还轻轻掂了掂,思忖半刻,这才递到了魏纨珠面前。
    魏纨珠还在一旁捏拳深呼吸,抬眸便见一骨节分明的白皙长指轻轻搭在了一柄轻短的弯弓上。
    谢斐垂眸,神色微凉,狭长的眸子呈淡淡的浅茶色,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几分潋滟生辉。
    魏纨珠伸手欲接弯弓,犹如削葱的白嫩指尖泛着淡淡的粉,接住弓箭时,二人不免指尖相触,男子的指腹温热,碰到少女的手心时又引得少女秀气的耳尖微微泛红。
    本来还没心没肺的小姑娘被谢斐闹了个大红脸,突然就束手束脚起来,
    “…走吧。”魏纨珠嗫嚅,一双小手局促地握着弯弓,本来还有一堆话要问出口的,结果只娇声娇气地嘟哝了两个字。
    谢斐倒是面色无恙,伸手从那一堆五颜六色杂七杂八的面巾里抽了一条月白色的长巾懒散地搭在了修长的手上,狭眸淡淡瞥向了魏纨珠前方的箭靶,微驻半刻,浅茶色的瞳孔微微闪烁。
    摊铺老板见大家都准备得差不多了,连忙敲锣,高声呦呵道:“既然姑娘们都准备好了,那现在就请各位公子带好面巾,咱们的比试马上开始!”
    谢斐闻言便将月白色的长巾系上,遮住了那双潋滟的桃花眼,只露出了挺直的鼻梁和精致秀气的下颔线,薄唇微抿,带着淡淡的疏离之色,系在耳后的长巾随风拂动。
    遮住了谢斐那双自带凉意的眸子,魏纨珠这才缓过神来,连忙抬起手里的那把小弓对着远处的靶子悄悄比划了几下。
    一旁的魏雪昭见状面色微讽,红唇半抿,美目闪过一丝轻笑:“九妹,今日本宫身后的可是燕朝的骠骑大将军,燕朝的第一勇士,就算现下你再怎么比划,待会儿可也是半点赢的机会都没有了。”
    魏纨珠本来心中还有些隐隐发慌,忽听魏雪昭这番自傲的话,顿时乐了:“呵呵,八姐姐这话说得可真有趣,今日握弓射箭的是八姐姐您,又不是陆将军,陆将军再怎么厉害,又不能替姐姐您比,您这会子怎么就这么笃定待会儿赢的人是您了呢?”
    小姑娘嗓音甜软,还带着几分稚嫩,此刻笑眼弯弯地扬着小圆脸,愣是娇憨得看不出半点坏心思。
    魏雪昭顿时语噎,气得冷哼了一声,“哼,本宫说会赢便会赢!”陆骁见状勾唇,看向魏纨珠的眼里闪过一丝兴味,随后才不慌不忙地带上了面巾。
    谢斐纵然蒙着眼,也听出了小姑娘在耍嘴皮子,循声轻轻拍了拍小姑娘的后脑勺,以示注意收敛。
    魏纨珠猝不及防地被人给拍了脑袋,刚想发作,一见是谢斐,便喏喏收声了。
    ……
    “第二轮比试现在开始,希望各位女郎公子都能使出浑身解数,不遗余力,争取赢得今日的花灯!”摊铺老板高声说道,随后便猛敲了几声锣以示比试开始。
    魏纨珠站在自己的靶前,握紧了手中的弓,深吁了一口气。
    本来能不能赢得那盏花灯对魏纨珠来说并没有多么重要,可现下是她亲自上场比试,且对手还是魏雪昭,那她自然得铆足力气挣下这口气。
    她虽箭术不精,可幼时也受过母妃的亲自教导,即使后来母妃去世的六七年内她并未在拿起过,但魏纨珠依旧坚信,自己绝不会输给那个娇生惯养的魏雪昭。
    “天啊,那位姑娘射中了九环!差一点点就正中红心啦!”突然人群中传来一声高喝,魏纨珠循声望去,只见魏雪昭朝她轻蔑一笑。
    陆骁环住魏雪昭的肩膀,双手握住了弓箭,嘴角微勾。
    显而易见,刚刚那支箭是陆骁射出的。
    魏纨珠蹙眉,手心微微有些汗湿。
    “不必过分忧心,微臣方才已记住了箭靶的位置,待会儿,公主只需做个把式便好。”谢斐似是察觉到了身旁少女的不安,淡淡的嗓音微凉。
    魏纨珠闻言杏眸微瞠,有些不敢置信,娇艳的檀口微张:“你…你说你记住了位置?真的吗?”魏纨珠抬头看向身旁的面色清冷的男子。
    谢斐未多言,只轻轻应了一声,只有魏纨珠还沉浸在深深的怀疑中。
    不过没等她怀疑多久,比试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十环!!天啊,那位姑娘又射中了十环!!”人群再次欢呼。
    魏雪昭美目闪过一丝得意,转头看向魏纨珠面前空空如也的箭靶,红唇勾出一抹讽意。
    哼,她就知道。
    只要有骁哥哥在,魏纨珠一定会输给她。
    “昭儿,不要乱动。”陆骁沉声。方才第一箭只是揣摩方向,第二箭才是红心,只要再射中一次红心,今天他就赢定了。
    听到周围嗖嗖的箭声与欢呼声,魏纨珠有些着急,连忙抬起弓,搭上了一支箭,杏眸凝神,屏息对准了面前的靶子,刚欲射出第一箭,忽然背后靠来一个温热的胸膛,还带着淡淡的冷松木香。
    魏纨珠一惊,回头只见那金质玉相的太傅大人竟纡尊降贵地俯身凑近了她,那双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掌轻轻握住了她持弓的双手,魏纨珠简直整个人都被他环在了怀里。
    谢斐白皙秀气的下颔虚虚抵住了魏纨珠的脑袋,耳后的长巾垂落,触到了魏纨珠的脸颊,微微带着痒意。
    魏纨珠抬眼,只能望见谢斐精致利落的侧脸,纵然遮住了那双冷意泛泛的眼睛,依旧带着淡淡的清冷疏离。
    握住她双手的修长手掌温热有余,倒不似本人那般冷冽。
    “切勿走神,看着箭靶,不要看臣。”谢斐淡声。
    魏纨珠闻言立刻回神,飞快的看向箭靶,杏眸含水,粉腮微赦,秀气的耳廓羞得通红,还带着微烫的热意。
    谢斐握住魏纨珠的手,将弓微抬,又将剩下的两支箭一同搭上了弓,随后向左偏移了三分,薄唇微抿,勾出了一抹笑意。
    “就是这里。”
    “什么?”还没等魏纨珠反应过来,谢斐忽然就握住她的手猛力拉开了弓箭。
    “嗖!嗖!嗖!”三箭齐发。
    忽然一阵寂然。
    魏纨珠瞪大双眸,不敢置信地望着前方的靶子。
    随后爆发了满场的欢呼声。
    “天啊!天啊!!!她…她竟然全部射中靶心,这是…这是三十环啊!!”
    “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三十环!!这也太厉害了!!”
    四周一片沸腾,陆骁被刺激的耳膜发震,不可置信地扯下了面巾,却见魏纨珠面前的靶子上是实实在在地插着三支箭,且全中红心。
    显然比试已有胜负。
    魏雪昭美目瞪大,红唇微颤:“不!这不可能!”魏纨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她怎么会不知道。
    魏纨珠也惊呆了,她愣愣地望着前方的箭靶,杏眸圆睁,圆润嫣红的小嘴张成了一个椭圆。
    这…这…这不可能吧!
    难道说,谢斐对她说的记住了位置,是真的?!
    天啊,这也太离谱了,厉害到令人发指啊!
    谢斐也摘下了长巾,狭眸微敛,面色依旧淡淡。
    “太…太傅大人,您也太厉害了吧!简直是真人不露相啊!”魏纨珠抬头,惊叹地夸着,一双圆溜溜的杏眼亮晶晶的,简直就是写着“佩服”二字。
    “去拿灯吧。”谢斐淡声,不为所动。
    “好嘞!”魏纨珠屁颠儿屁颠儿拿灯去了,经过魏雪昭、陆骁二人时还嘚瑟地做了个鬼脸。
    气得魏雪昭直哭。
    陆骁心不在焉地安慰着魏雪昭,看向谢斐的眼中带着探究的深色。
    他昔日便听闻谢斐自幼便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不过年少骄矜如他,自然不会把那些传言放在眼里。不过今日一见,却是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谢斐竟连箭靶红心的位置都能记得丝毫不差,遮住眼睛的情况下都能三发齐中,看来,这位太傅大人着实不只是个简单的文官。
    “谢大人果然厉害,陆某自愧不如。”陆骁勾唇,只是那双狐狸眼中带着冷意。
    “陆将军谬赞,是九公主箭术过人,谢某也只是指导一二罢了。”
    “是嘛,看来陆某小看九公主了。”陆骁轻笑,既而言道,“既然比试结束,那陆某就先行告辞了,改日必登门拜访谢大人。”
    谢斐点头,面色不冷不淡:“谢某恭候。”
    二人拂袖离去,带着满腹怨气。
    可拿到花灯的小公主可是乐开了花,一路上笑眼弯弯,两靥的梨涡都甜滋滋的漾开了。
    “太傅大人,您今日也太厉害了!”
    作者有话要说:  撒花呦~~~~感谢在20200210 20:28:40~20200212 20:44: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bbaekyu、小企鹅、geqi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3章 玉坠子
    魏纨珠晃了晃自己手里的两只花灯,一只是赢来的,另一只是摊铺老板非要送给她的兔子花灯。魏纨珠又抬头看了看身旁神态自若的谢斐,一双乌润眼眸亮晶晶的,带着几分希冀。
    谢斐低下眼眸,望着面前小脸微红显然兴奋劲头还未过的小姑娘,眼底闪过一丝连自己都未察觉的暖意。不过白皙如玉的面上依旧冷着,不见半分缓和。
    魏纨珠以为是自己方才问的太多,惹得谢斐不耐烦了,当下便喏喏收了声。粉唇微抿,垂眸安静地摆弄着手里的花灯,白嫩的指尖轻轻戳了戳兔子花灯外的绢布。
    不愧是全燕京质量最上乘的花灯,材质做工确实出众。不过花灯外形是个精巧的胖墩墩的肥兔子,魏纨珠打心底里觉得不符合自己精明聪慧的气质,粉嫩的指头又嫌弃地戳了戳兔子的脑袋。
    殊不知这一幕被谢斐尽收眼底,谢斐狭眸微敛,眸色半温。
    “公主,这花灯白白胖胖的真可爱,和您特别相配!”福禄也稀罕地瞅了好几眼那兔子花灯,朝魏纨珠乐呵呵地笑道。
    魏纨珠闻言瞪眼,伸手拍了福禄一记脑袋怒道:“你才胖!你才肥!你才和它相配!”
    小姑娘气呼呼地哼着,两腮气得鼓嚢嚢,粉嘟嘟,倒真与手上那只肥嫩的小兔子一模一样了。
    “哎呦!”福禄挨了一记打,无辜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奴才说错了吗,可是明明就很相配嘛……”
    福禄本是自言自语,未曾想却听见身旁光风霁月的太傅冷不丁应了一声。
    “是挺配的。”谢斐淡声,微凉的眼底见不出丝毫玩笑的意味。
    魏纨珠闻言心都凉了半截。
    想她魏纨珠,虽然也不自诩为什么倾城绝世的大美人儿,但也绝不会像那只肥墩墩的兔子啊。这会子听到谢斐都觉得自己和那只肥兔子像了,脆弱的小心肝简直碎成了一瓣瓣儿的。
    魏纨珠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太傅大人真会开玩笑,随后又瞪了福禄一眼,“回宫再收拾你!”
    秦戚戚已被平阳侯府的马车给接走了,现下魏纨珠也要回宫了。
    福禄小心翼翼地扶着魏纨珠上了马车,这才驾车匆匆往回赶。
    ……
    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