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2节

    
    温宜居。
    “公主,这兔子真可爱,和您果然很像呢!”木香喜滋滋地打量着檀木小案上的兔子花灯,又看了几眼瘫在一旁软塌上的魏纨珠,笑着调侃道。
    “木香!你怎么也这样说我!”魏纨珠气得将怀里的软枕捶了捶。
    都怪那个臭福禄胡说八道,什么白白胖胖,害得她昨晚都没心情用膳了。
    “哎呀,公主,您也别多想嘛,兴许太傅大人只是觉得公主您和这个小兔子一样可爱呢。”木香举着花灯摇了摇,戏谑道。
    魏纨珠闻言顿时坐起了身,粉腮微鼓,奶声奶气哼道:“哼,谁在乎他怎么说啊,本宫就是不高兴别人拐着弯子说本宫胖而已!”
    “福禄那小子向来嘴笨,公主您别听他胡言乱语的。”一旁的檀香轻声宽慰道,随即走到魏纨珠跟前替魏纨珠沏了一杯茉莉茶。
    “还是檀香最好,知道安慰我。”魏纨珠接过茶盏,忽然瞥见了檀香耳上正戴着一副色泽鲜润的白玉坠子。
    木香自然也是瞧见了,随即笑道:“檀香,你这幅耳坠子可真好看,往常也没瞧见你戴过。”
    檀香闻言神色微变,不自在地摸了摸耳垂,眼底微慌,柔声解释道:
    “这是未入宫前娘亲替婢子准备的嫁妆,让公主见笑了。
    “原来是嫁妆啊,看来小檀香想嫁人了嘛!快跟咱们公主说说,你看上哪宫的侍卫了啊?”木香嬉笑,朝着檀香挤眉弄眼的。不过这幅耳坠瞧着就贵重的很,看来檀香本家还挺大方,木香心想。
    “没有没有,婢子没有想嫁人,只是今日一时心血来潮想想试试这副坠子,这才戴上了的……”檀香垂眸,神色有些局促不安。
    木香还想再说些什么,魏纨珠便直接出声打断了。
    “木香,你就不要逗檀香了,她面皮薄,经不起你逗的!”魏纨珠眉眼弯弯。
    “哎呀,婢子也是好心嘛。”木香依旧是笑呵呵的,殊不知魏纨珠眼底的神色夹杂着几分晦涩。
    若是她没瞧错,那耳坠的质地与太后宫里的那尊白玉观音像极为相似。这些日子她往来太后寝宫频繁,也曾问过太后观音像的由来,太后告诉她那尊观音像是由前年西域进贡的和田白玉打造而成。和田白玉价值连城,朝中贵臣都难一求,绝不是寻常人家能有的。
    魏纨珠细细盯着檀香,眸色微沉。
    ……
    从太后宫里回来,木香便见魏纨珠一直神色郁郁,秀气的眉头微微拧着,似是带着几分愁绪。
    “公主,您怎么了?怎么一直闷闷不乐的?”木香蹙眉,语气关切,“太后不是很喜欢那盏花灯吗?婢子记得太后还不停夸您来着啊。”
    魏纨珠摇头,面色恹恹。
    “木香,你不懂。”说罢魏纨珠还叹了一口气。
    木香听罢更是一头雾水了。
    “今日太后寝宫那尊白玉观音像你瞧清了吗?”魏纨珠又问。
    “观音像?婢子确实看到了一尊。”木香皱眉,又焦声问道,“公主,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太后寝宫那尊白玉观音像,是由西域独有的和田白玉打造而成,质地平滑细腻,温润光泽。”魏纨珠说罢又抬眸看了一眼木香,“可是你不觉得这和田白玉的质地有些眼熟吗?”
    木香闻言眉头紧蹙,突然想到了早上檀香带的那副白玉耳坠,顿时面色大惊。
    “公…公主,您是说檀香的…”木香说罢及时收声,又言,“公主兴许是瞧错了,那和田白玉可是个稀罕物,檀香只是普通人家的姑娘,怎么会戴得那等贵物?”
    “正是因为和田白玉极为罕见,我才不敢贸然定论,此番也是再三仔细瞧了太后宫里的那尊白玉观音像这才敢笃定檀香戴的那副耳坠就是和田白玉所制。”魏纨珠沉声,“太后且说西域进贡的和田白玉她用其中一部分做了一尊观音像,余下的玉料便只送往了皇后和太子的宫里。”
    “公主,您怀疑…檀香?”木香微惊,面色有些发白。毕竟檀香与她进宫,又一同服侍公主许久,这厢见魏纨珠怀疑檀香,不免有些心惊。
    魏纨珠见状,知晓木香难以置信,只得伸手握住了木香的手,神色定定。
    “木香,我知道你与檀香感情深厚,可是我又何尝不是呢?我也不想怀疑檀香,可是那副耳坠就是问题所在。”魏纨珠叹了一口气,杏眸微垂。
    木香闻言立刻回握住魏纨珠的手,急声说道:“公主,婢子不是怪您,婢子知道,如今公主正得势,后宫有多少双眼睛都在对您虎视眈眈,若是檀香真有异心,婢子也绝不会容她!”
    “也许事情没那么简单,你先不要打草惊蛇。”魏纨珠摇头,眸色微暗,随后低声,“这几天你和福禄多盯着她点,且派人随时注意鸾凤殿和东宫的动向,只要一有风声,立刻向我汇报。”
    “诺!”木香应声,随后便退下了。
    ……
    一月后。
    这几日鸾凤殿的懿安公主夜里频频梦魇,常在午夜里惊叫连连,惹得整个鸾安殿的宫人都不安稳,白日里又疑神疑鬼,极为焦躁易怒,短短三天便杖杀了十名婢子,这些日子来鸾风殿的宫人几乎都是畏首畏尾,纷纷夹着尾巴做事,生怕触怒了这位“活祖宗”而丧了性命。
    皇后也是急得传遍了整个燕宫的太医,可魏雪昭就是不见好,反而还有愈来愈重的趋势。
    …
    温宜居。
    魏纨珠躺在小窗边的软塌上,纤细的腰上搭着一条蜜合色的妆花缎软被,任凭细碎的日光洒在柔嫩的脸颊上,湿软的杏眸半眯,浑身都被太阳晒得软绵绵的。
    “公主,听说七公主这几日每日都去鸾凤殿看望懿安公主,还日日送她亲自抄的佛经。而且据说这几夜懿安公主念了七公主送她的佛经后就真的没有梦魇了呢。”木香一边说着,一边替檀木案上的累丝镶红石熏炉舔了一把香料。
    淡淡的茉莉香燃着,丝丝缕缕,沁人心脾。
    “佛经?”魏纨珠轻笑,伸手捻了一颗蜜饯放到了嘴里,“看来魏如敷就算是太后被罚便抄诵佛经,这心思倒是半点没收过。”
    “她送去的佛经有无特别之处?”魏纨珠抬眸看向木香,又伸手捻了一颗蜜饯。
    “奴婢不知,听鸾凤殿的人说,就是些寻常佛经,好像并无特别之处。”木香摇头,随后又想起来什么似的,“七公主今日好像一大早就去鸾凤殿了,现下皇后可是把她当成了救命稻草呢!”
    魏纨珠听罢垂眸,随即从软塌起身,拍了拍手上沾着的蜜饯糖霜,笑眼弯弯道:
    “走,木香,我们也去八姐姐那里凑凑热闹!看看这魏如敷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
    鸾凤殿。
    魏纨珠进殿时,鼻息之间便涌入了淡淡的不知名的熏香味。抬眸便见魏如敷端坐在一旁的青鸾牡丹团刻紫檀椅上,姿态清雅,正幽幽地品着茶。
    “九妹今日怎么有空来了?”魏如敷抿唇,声色柔柔。
    “你来作甚?我可不指望你安了什么好心!”坐在软塌上的魏雪昭冷哼了一声,接连几日的梦魇让她面色憔悴不少。
    魏纨珠闻言眉眼弯弯,轻声道:“八姐姐这说的是什么话,妹妹自然是来看望你的。皇祖母听闻八姐姐这几日身子不适,这不今日派我过来探望一番嘛。”
    说罢,魏纨珠便吩咐木香将太后命她带过来的山参拿下去炖了。
    听到是太后吩咐,魏雪昭顿时失了声,不过面色依旧难看的紧。
    魏纨珠是个“脸皮厚”的,知道魏雪昭二人不愿看她,但她依旧顺势坐到了魏如敷身旁。
    “听闻七姐姐送给八姐姐的佛经有奇效,不知今日能否让妹妹也开开眼,见见七姐姐亲自抄写的佛经呢?”魏纨珠弯眸,甜甜笑道。
    魏如敷闻言面色微异,随后浅笑道:“佛经已赠给了八妹,九妹若是想真的看,倒要去问问八妹了。”一两句话,魏如敷便撇清了关系,将难题丢到了魏雪昭身上。
    魏雪昭本不想给魏纨珠看的,可又怕魏纨珠回去在太后面前说她小气,只能吩咐一旁的宫人去将魏如敷今日送来的佛经拿给魏纨珠看。
    约莫七八张宣纸,写了满满的蝇头小楷,秀气分明,还带着一股子墨香。魏纨珠翻了翻,确实寻常,未有异样。
    作者有话要说:  撒花呦~~~∠※∠※感谢在20200212 20:44:24~20200213 22:24: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bbaekyu、小企鹅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4章 娇意
    魏如敷见状,红唇微抿,美目含笑:“怎么,八妹可瞧出什么名堂没有?”
    魏纨珠笑笑,伸手将佛经递给了一旁的婢子,唇边笑靥浅浅。
    “七姐姐说笑了,妹妹就是好奇罢了。”魏纨珠说罢又看向魏雪昭,黛眉微弯,“八姐姐今日身子如何,皇祖母特地让我给八姐姐你带了滋补的山参,待会儿便让小厨房炖好给姐姐送来。”
    “这几夜还好有七妹送来的佛经安神,梦魇的症状已经好了许多。”魏雪昭顾及太后的面子,不好不搭理魏纨珠,但也只懒散地答了魏纨珠几句,便故意说自己乏了。
    魏如敷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回宫了,她已将佛经送来,这会子便又回宫罚抄佛经去了,毕竟太后可是罚了她三个月,若是不尽早回去,到时候又要被有心人给记上一笔。
    魏如敷前脚刚走,魏琅华便带着一堆补品来了。
    趁着魏雪昭魏琅华闲聊之际,魏纨珠暗暗打量了一下魏雪昭的寝宫。
    方才她鼻尖便一直缭绕着一阵似有若无的的熏香,不仔细嗅时总觉得一股淡淡的香,可当魏纨珠静下心来仔细嗅时,却又闻不出来到底是何种香料,只觉香味清淡的很。
    魏纨珠望着案上的景泰蓝三足象鼻香炉,眸色微疑。
    “公主,药熬好了。”
    “又是这个药,那么苦,本宫不想喝!”魏雪昭看见面前一碗炖得黑漆漆的药汁,顿时嫌恶地撇过脸去。
    那药确实刺鼻,魏纨珠纵然坐的远,也嗅到了一丝苦味。
    “八妹,这是什么药啊,怎么闻起来这么苦啊。”魏琅华玉手掩鼻,柳眉微蹙,轻声问道。
    “还不是那些没用的太医开的药,苦的要命,要不是母后非得让本宫喝,本宫才不喝呢!”魏雪昭说罢端起药碗捏着鼻子喝了几口,然后又难受地推开了碗。
    “公主,您还是把药喝完吧,皇后娘娘可是为了您的身子好啊。”
    “不喝!本宫实在喝不下去了,拿出去倒了。”魏雪昭不耐烦的挥手,一旁的宫人只得唯唯诺诺地将药碗拿下去了。
    魏纨珠见状连忙起身。
    “八姐姐,天色已经不早,九妹也不打扰你休息了,先行告辞。”
    魏雪昭不耐烦地点了点头。
    ……
    刚出鸾凤殿的门,魏纨珠便示意木香追上方才那名服侍魏雪昭喝药的宫女。
    “唉,这位姐姐,待会儿我也要去小厨房拿汤,你这个药就让我来帮你一起倒了吧。”木香伸手拦住了那名婢女,清秀的小脸带着热情的笑意。
    “可…这恐怕不合规矩吧。”婢女神色慌张,“我…我还要回去给皇后娘娘回话呢。”
    “有什么不合规矩的,反正我顺路嘛。”木香说罢便顺手接过了婢女手中的碗,“你去给皇后娘娘回话吧,若是误了时辰,皇后娘娘可要责罚你的。
    “这…那谢过姐姐了。”那婢女毕竟年纪小,一听误了时辰要被责罚,当下便匆匆道谢赶回鸾凤殿了。
    见那婢女走了,魏纨珠这才从角落探出了脑袋,两只白嫩的小手扒着墙壁,像只小鹌鹑。魏纨珠抬眸看向了木香手中的药碗,圆润的杏眸微转,偷偷摸摸道:
    “木香,我们先回宫。”
    “诺。”
    ……
    温宜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