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节

    
    魏纨珠趴在雕花细木的贵妃软塌上,穿着罗袜的秀足敲得老高,白皙的玉指不停地翻着手里的木香给她从自己书房里找来的一本医书,秀气的黛眉皱着,粉嫩的两腮微微鼓着,红润的小嘴里还在不停地嚼着蜜饯。
    “天仙子…天仙子…”魏纨珠念叨着,“到底在哪儿呢?”
    “公主,您都找了半个时辰了,还没找到吗?”木香探过头来问。
    魏纨珠头痛扶额,方才她托福禄出宫去打听,结果那陵安街的大夫竟说魏雪昭未喝完的那碗汤药里含有“天仙子”,可太医院里给出的药方子明明是不含“天仙子”的,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在魏雪昭的汤药里搞鬼。
    “天仙子”有毒性,可具体功效她也不清楚。她翻了这么久的医书,都没找到详细的解释。
    “这书里竟然找不到…”魏纨珠蹙眉,“看来我得亲自去宫里的书库里找一趟了。”魏纨起身,轻轻将书合起,随后将医书丢到了软塌上,“木香,我先出去一趟,等会儿就回来,你和福禄继续盯着檀香那里,有什么动静立刻通知我。”
    “诺。”
    木香替魏纨珠披了一件翠纹织锦羽缎披风后,魏纨便匆匆赶往了书库。
    燕宫的书库位于北门,距离后妃居所较远。占地面积足足有一个慈安宫那么大,库内收藏了上万本的古籍孤本,类型种类之多,数不胜数。范围之广,上至治国理政之道,下到民间爱情故事,四通八达。这书库还设了数十名的书管太监和书管宫女,平日里就负责一些整理书籍的小事,防止因潮湿或鼠虫叮咬而导致书籍损坏。
    而往来书库的人员除了部分好学的皇子外,大多数便是从一品官阶及以上的文臣礼士了。自然,从一品官阶以下的官员若非有燕帝的诏令也是不得入内的。
    魏纨珠乘着轿辇,一路晃晃悠悠的从慈安宫坐到了燕宫北门,一直到了书库大门。
    侍监扶着魏纨珠下了轿辇,魏纨珠便抬眸望了一眼面前朱红色的大门。
    上辈子,她可是从未有过机会踏进这里半步的。
    守在门前的侍卫见是最近正得太后宠爱的九公主来了,连忙鞠躬哈腰地朝魏纨珠行礼。
    “九公主也是来找书的吗?怎么自己亲自过来了,您吩咐我们一声,我们马上替您去找!”一书管太监谄媚道,脸上带着奉承的笑意。
    魏纨珠摇头,红唇微弯:“不用了,本宫还是自己找比较方便。”
    “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不用太过拘束,本宫找到想要的书就会走的。”魏纨珠又言,随后便让书管太监带路。
    书管太监闻言,立刻殷勤地推门带路。
    刚进书库,魏纨珠便心中惊叹,这书库内,果然别有洞天。书籍之多,魏纨珠已经无法言喻了。望着高至房顶的书架,魏纨珠的眉心微跳。
    “这位公公,可否告知医学草药一类书籍在哪儿。”魏纨珠疑声。
    “就在前面,奴才带您过去。”书管太监应了一声,随后将魏纨珠带到了另一座书墙面前。
    “公主,这些都是医学草药类的书籍,您看看您要挑哪本?”书管太监伸手指了指周围的几座书架,朝魏纨珠笑道。
    “这…这么多?都是?”魏纨珠瞪眼,不可置信地扫视了一圈,随后惊讶地望着面色自若的书管太监。
    “回公主的话,这些都是。”
    “…天啊,这我得找到什么时候啊。”魏纨珠摇头,杏眸微垂,叹了一口气。
    “公主可以吩咐奴才帮您一起找啊。”
    魏纨珠闻言思量了半晌,最后还是不太相信面前这个能说会道的书管太监,毕竟她要找的是毒药,到时候若是被他们知晓,再加上有心人的揣测,指不定又要给她扣什么帽子呢。
    “不用了,你去把慈安宫里的小太监福禄叫过来就行了。”
    “诺。”书管太监应了一声,随后又道,“公主若是有事随时可以吩咐奴才。”
    说罢,那书管太监便去慈安宫唤人了。
    魏纨珠望着面前的书山书海,决定从第一层开始找起。于是小姑娘立刻蹲下身来翻找,一本又一本儿,都没找到任何关于“天仙子”的记载。
    “咳咳…咳咳!”翻到第一层的最后一本,魏纨珠刚打开书,便被厚厚的灰尘给呛了几口。
    “呸!呸呸!”魏纨珠一手打着面前的灰尘,一边想将刚刚吃进去的灰尘吐出来。
    这些书管太监和宫女怎么回事啊,一看就是平日里偷懒,没有好好打扫了。魏纨珠心想,打算等方才那个书管太监回来后自己再好好说他一顿。
    等灰尘散了,魏纨珠又将这本药材古籍翻了一遍,还是未找到有关“天仙子”详细的记载。
    “怎么还是没有呢?”魏纨珠失望地将书放了回去,打算去第二层看看,可这刚想起身,便头晕目眩,两条腿僵直麻木,一阵酸疼。且魏纨珠方才起身用力过猛,这时脑内充血,一不小心就往前一扑,栽了个跟头。
    “哎呦!”魏纨珠额头碰到了一旁的书架,顿时灼痛起来。
    “九公主。”忽闻头顶一道微凉嗓音。
    魏纨珠抬头,只见那几日未见的太傅大人正拿着一本医书,长身玉立地站在了书架旁,着一身鸦青色素面刻丝直裰官袍,气质比之平日竟又冷然了几分。
    “太…太傅大人?”魏纨珠扬着小脑袋,红唇微张,乌黑水润的眸子瞪得大大的,模样有些呆愣。
    谢斐敛眸,目光触及小姑娘额头上的红肿时,那双潋滟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微讶,随即恢复如常,秀气的长睫微敛,遮住了眼底的不明。
    “九公主为何在书库?”谢斐垂眸,浅茶色的眸子神色微凉。
    “我…我是来找书的…”魏纨珠急声,杏眸湿软,说罢便想扶着书架起身,不料小腿一酸,眼看又要跌下去了,忽觉腰间一暖。
    抬眸,只觉那白皙精致的面庞近在眼前,挺直的鼻梁微微擦过她的面颊,泛着淡淡的凉意。
    魏纨珠垂眸,望着握住自己腰身的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掌,白嫩的耳根霎时绯红,迅速滚烫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撒花呦~~~~
    第15章 怯意
    鼻息之间涌着淡淡的冷松木香,魏纨珠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没事吧,公主。”谢斐敛眸,嗓音微凉。
    魏纨珠闻言立刻回过神来,连忙伸手扶着一旁的书架支着力,乌润的眼眸湿润,小小蒲扇般的眼睫慌乱眨着,圆润的小脸红的彻底。
    “我…我没事…多谢太傅大人…”魏纨珠红着脸,轻轻挣开了腰间修长的手掌。
    谢斐顺势收回了手,神色依旧淡淡。
    “那个…太傅大人今日怎么有空来书库?”魏纨珠抿唇嗫嚅,一手扶着书架,另一只手轻轻捶了捶了自己方才蹲得酸麻的小腿,仰头望着谢斐,粉润的小脸红得像抹了胭脂。
    谢斐未答少女的问话,只是目光落在了魏纨珠额头的伤处,浅茶色的眸子微沉,俊眉微蹙,淡言道。
    “需要微臣帮公主传唤太医吗?”
    “啊?”魏纨珠杏眸微瞠,见谢斐正望着她的额头,随即摆手,“不用不用,这个我回去敷个鸡蛋就行了,不用麻烦太医了。”
    “多谢太傅大人关心…”魏纨珠讪讪,随后又低下了头。
    四周的气氛莫名有些尴尬,魏纨珠扶着书架站着,面色些许窘迫。
    也许是上辈子受到的打击太大,魏纨珠现下只要一遇见谢斐,心中都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压抑发怵之感。这会子二人又僵持在此处,魏纨珠更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个…”魏纨珠迟疑了片刻还是主动开了口,“太傅大人继续看书吧,我就不打扰您了,我先去别处找书。”小姑娘抬着一张圆润小脸,杏眸乌润,竟有些许娇憨无辜之态。
    望着魏纨珠一副受惊小鹿的模样,谢斐终于察觉到面前的小姑娘似乎有些…排斥他?
    见谢斐依旧是一副神色冷然的模样,魏纨珠以为谢斐默许了,连忙扶着书架就要暗暗穿过去,不妨还未行至两步便被唤住。
    “不知公主再找什么书?也许微臣可以帮忙。”
    魏纨珠听到谢斐那清冽的嗓音,只当是谢斐说的客套话,当下便回绝了。
    “不用不用,太傅大人客气了,我如何敢劳烦大人您呢,您继续看书,继续看书就好…”魏纨珠弯眸,笑意微窘,回绝的语气都带着微微颤音。
    可魏纨珠不知的是,谢斐斯人,与人往来,从不行虚礼客套之事。
    此番听魏纨珠回绝的痛快,谢斐心中竟兀地生出一丝不快。
    可魏纨珠向来是个心大的,自然未察觉到身后那位太傅大人眼中的微微不悦。自己乐呵呵地继续翻找医书了。
    依谢斐平日里独来独往的清高性子,若是遇到此番境地,自然不会多留。可今日不知怎么回事,魏纨珠发现那位清冷疏离的太傅大人竟就一直倚在书架旁冷冷地打量着她。
    狭眸半敛,总是泛着一抹红的眼尾微微上挑,眼底泛着一股子冷意。
    魏纨珠打了一个激灵,转头怯怯地望着谢斐,圆润的檀口微抿,嗓音娇软:“…太…太傅大人,您一直…一直盯着我作甚?”
    “臣累了,靠着休息会儿。”谢斐淡声,面不改色。
    魏纨珠:“……”
    ……
    当下面几层的书架已被魏纨珠翻遍,却还没有找到任何有关“天仙子”的任何记载后,魏纨珠终于累得腰酸背痛了。
    这个福禄,怎么还没过来?上面几层,她可真是一点都翻不动了。
    “公主还未找到所要之物吗?”
    魏纨珠正郁闷着,忽然背后又传来一记清冷的嗓音。魏纨珠这才想起,这位不知为何今日如此之闲的太傅大人已经看她找书找到现在了……
    魏纨珠抬起衣袖轻轻拭了拭额角上的微微汗迹,不妨却碰到了方才被撞到的伤口上,一阵刺痛。
    “…嘶…”好疼……
    魏纨珠浓密的眼睫微颤,白嫩粉润的小脸都有些汗津津的,谢斐纵使离得不近,都能闻到小姑娘身上的一股子甜香。
    “用这个吧。”
    魏纨珠一怔,怀里突然多了一条带着淡淡的冷松木香的白绢,抬眸望去,却见谢斐依旧神色自若。
    魏纨珠心里却多了一种不知名的感觉,掺杂着微微酸涩与不解。明明上辈子是那样嫌恶自己,这一世为何却又再三地帮她……魏纨珠捏紧了怀里的绢帕,突然眸色微定。
    “太傅大人,您真的愿意帮助我吗?”乌软的杏眸圆睁,粉润的小脸神色微肃。
    “嗯?”谢斐挑眉。
    “我想知道“天仙子”的具体功效,可我找了许久,却找不到…”魏纨珠说罢神色沮丧,无辜的下垂眼此刻愈发无辜了。
    谢斐闻言俊眉微蹙,那双潋滟的桃花眼轻敛,定定地望向面前一脸认真模样的小姑娘,薄唇微抿。
    “臣略有所见,愿知其必言。”
    ……
    “所以说天仙子作寻常药材,虽有毒性,但不强,但若是与颠茄相配合,便有胸闷致幻的作用吗?”魏纨珠瞪大眼睛,疑声问道。
    “可以这么说,二者相合,轻则魇症致幻,重则令人癫狂,痰迷心窍,乱其视听,最后心肺绞痛而死。”谢斐嗓音清淡如水,魏纨珠听得却是心惊肉跳。
    福禄带出宫的汤药里,太夫也说过毒性不强,所以重点在于魏雪昭这些时日是否服用过颠茄。
    魏纨珠皱眉,忽然想起了魏雪昭寝宫里那股莫名的熏香,随即灵光一闪。
    “太傅大人,颠茄是必须是一同与天仙子服用才会产生强烈毒性吗?”魏纨珠抬眸,
    谢斐闻言摇头,“口、鼻、耳,甚至体表裸露的皮肤,皆有可能,不拘泥于内服。”
    “口、鼻、耳…原来如此。”魏纨珠垂眸思索,既而又问,“那颠茄的气味是否是清淡中带着丝丝辛辣,不仔细闻就难以闻出来气味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