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节

    
    “什么?”魏琅华美目瞪大。
    众人也是闻言惊诧。
    “这自然不是诅咒八姐姐的人偶,因为这人偶,是儿臣母妃亲自做给儿臣的布娃娃而已。”魏纨珠闻言看向皇后,笑眼弯弯,“皇后娘娘也是知道的,儿臣母妃女红一向不好,这个娃娃虽不好看,可她亦是儿臣最珍惜的东西呢。”
    “不可能!明明就剩你的寝宫没有搜查,巫蛊之物一定在你这里!”魏琅华怒声,美目似是震惊又愤恨,她明明就……
    皇后也是神色微疑,明明巫师断定那奸邪小人身处后宫的,怎么会不在呢……
    魏纨珠闻言轻笑,继而看向魏琅华,红唇微扬。
    “真正的奸邪小人在哪儿,五姐姐是最清楚不过了吧。”
    “你这是何意?!”皇后蹙眉,冷声道。
    作者有话要说:  撒花哟~~还要祝geqi 小天使生日快乐哦!!
    ~(≧▽≦)/~~(≧▽≦)/~
    感谢在20200215 21:26:36~20200216 21:43: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尤哼哼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geq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7章 陷害
    “儿臣的意思就是…”魏纨珠忽然收声杏眸定定看向魏琅华,纤细的娥眉微扬,“八姐姐魇病一事无关什么巫蛊之术,而是有人蓄意下毒!”
    少女的嗓音虽然还带着几分稚嫩,但却异常坚定。
    魏琅华闻言面色一白,继而怒道:“魏纨珠!”你胡言乱语什么呢!分明就是你在狡辩!”说罢魏琅华上前一步,走到皇后跟前,狠狠瞪了魏纨珠一眼,“皇后娘娘,您可不要被她给骗了,她这张嘴向来厉害的很,您还是快些处置她吧!”
    “我又不是下毒之人,皇后娘娘为何要处置我,五姐姐如此着急诬陷我,该不会是做贼心虚吧。”魏纨珠笑言,玉白的柔荑轻轻转了转纤腕间的白银缠丝双扣镯,一双杏眼弯成了月牙。
    魏如敷见状一张俏颜微变,不过随即又恢复如常,继而秋水美目中又浮过一起暗色。
    可一旁的魏琅华自然是按捺不住了,当即辩解道:“你…你才是做贼心虚!”一张美人儿芙蓉面气得绯红,本就是体态微丰的很,这会子都被魏纨珠气得娇‘喘连连了,“你分明就是把东西藏起来了,本宫…本宫一定要找出来!”
    魏琅华说罢就要上前去翻魏纨珠的床榻。
    “琅儿,快住手。“庄贵妃见状立刻出声拦住了魏琅华,眼神似是不悦。
    “母妃!”魏琅华不解。
    “住手!你还有没有一个公主的规矩了?”庄贵妃低声斥责了魏琅华一句。
    庄贵妃自然见不得自己的掌上明珠受这般气,但现下没有证据,又不想魏琅华因此事而得罪太后,于是朝魏纨珠柔柔一笑,轻声道:“纨珠啊,既是误会,你倒不必如此动怒,你五姐姐也是快人快语,对你并无坏心的。”
    魏纨珠闻言浅笑,“五姐姐对纨珠有无坏心,纨珠暂不多言,但五姐姐对八姐姐,那坏心可是十足的很。”
    “你什么意思?”庄贵妃闻言笑意微僵,直觉魏纨珠要折腾出什么事来。
    魏纨珠挑眉,眼中划过一丝冷笑:“贵妃娘娘与其问纨珠,倒不如亲自问问五姐姐,让她跟您和皇后娘娘好好说说,她到底在背后干了什么好事。”
    “魏纨珠,你…你别血口喷人!”魏琅华顿时有些惊慌失措,面色开始泛白。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皇后怒声,看向了魏纨珠,“魏纨珠,把你知道的都给本宫说一遍!”
    “儿臣遵旨。”魏纨珠福身。
    “八姐姐之所以会频频梦魇,全是因为中了天仙子和颠茄的毒,八姐姐每日喝的汤药里含有天仙子的成分,而寝殿里的熏香里则是具有大量的颠茄。”魏纨珠说到此处顿了顿,看向面色愈发煞白的魏琅华,杏眸微沉,“而据儿臣所知,一个月前,五姐姐正是送了一味宁神静心的熏香给八姐姐。”
    “你…你休想污蔑我!我送给昭儿的不过是寻常的熏香,哪里有什么颠茄!”魏琅华怒声,一双美目都快浸出泪来。
    “有没有颠茄,一验便知。”魏纨珠冷声。
    “皇后娘娘……”庄贵妃刚想说些什么忽然被皇后娘娘出声打断。
    “还有什么,你继续说!”皇后眉心隐隐带着怒气。
    “有关汤药的问题,儿臣还是那日去探望八姐姐时才无意间发现的,当时只觉汤药味道异常刺鼻,谁知查了那日日熬药的婆子,竟是受了五姐姐的指使。那婆子每日都会在八姐姐的汤药里多加一味天仙子,天仙子毒性虽不强,但一与颠茄相遇,便会使人魇症致幻,癫狂痴言,严重时还会使人心肺绞痛而死!”魏纨珠说得字字清明,字字珠玑。
    “魏纨珠!你胡说!!”魏琅华怒声,指着魏纨珠,气得浑身发抖。
    “而且五姐姐她还害想陷害儿臣,她威逼檀香故意将魇镇八姐姐的木偶放在儿臣宫里,以便造成是儿臣陷害八姐姐的假象。可她不知,檀香一向对儿臣忠心耿耿,早就在昨日将此事告诉了儿臣,儿臣及时将那木偶换走,这才才没让她得逞!”
    “九妹,凡事都得讲证据,你若没有证据,便是红口白牙地污蔑五姐姐啊。”魏如敷抬眸望向魏纨珠,柔声说道。
    庄贵妃闻言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立刻随声附和道。
    “如敷说的对,魏纨珠她没有证据,皇后娘娘,您可不能只听她的一家之言。”
    皇后依旧是一副冷色,“魏纨珠,你可有证据。”
    魏琅华神色惊慌地盯住魏纨珠,额角流下了一滴汗。
    “儿臣自然有证据。”魏纨珠勾唇,“福禄,把人带上来!”
    “诺。”福禄应了一声,连忙退下。
    ……
    望着殿下跪着的正瑟瑟发抖的王嬷嬷和檀香,皇后忍着心中的怒气厉声问道。
    “王嬷嬷,本宫问你,是不是有人指使你在懿安公主的汤药里下毒?!“
    “奴婢…奴婢不敢说…”王嬷嬷跪趴在地,头低垂着,嗓音微颤。
    “本宫让你说,你便如实说!”皇后怒声。
    王嬷嬷听罢颤颤巍巍地看了一旁的魏琅华一眼,继而道:“是、是敦兰公主指使奴婢的!”
    “你胡说!”魏琅华闻言气急,上来就狠狠踹了王嬷嬷一脚,“狗奴才,你敢诬陷本宫!”
    那一脚正踹中王嬷嬷的腰眼,疼得王嬷嬷直咬牙,只见王嬷嬷爬到皇后跟前连连叩首,唉声求道:
    “还请皇后娘娘饶了奴婢,都是敦兰公主要挟奴婢,奴婢才敢做出这等违逆之事,实在不是奴婢的本意啊!”
    皇后冷眼望着庄贵妃,一双凤眸尽是厉色:“庄贵妃,本宫记得王嬷嬷可一直是你们昭华殿的人。”
    庄贵妃在王嬷嬷出现那一刻起,一张芙蓉娇面早已惊得煞白如纸,她不知道魏琅华竟背着她做出这等腌渍事。
    “皇后娘娘,琅儿一直与懿安公主姐妹情深,此番一定是有人故意诬陷琅儿,皇后娘娘可要明察啊!”庄贵妃立刻求情道。
    “还有你,檀香。”皇后挑眉看向檀香,冷声,“敦兰公主是不是指使你陷害九公主?”
    檀香喏喏点头,随即从怀里怯怯掏出了一只木偶,颤声道:“是…是敦兰公主吩咐奴婢将此物放在九公主的寝殿的……”
    “呈上来。”皇后冷声。
    皇后身旁的贴身宫女闻言立刻接过檀香手中的人偶恭敬地递到了皇后面前。
    望着人偶上用血迹写着的生辰八字,皇心中后怒火升腾,她抓起人偶就往魏琅华的方向狠狠一扔,人偶瞬时砸中了魏琅华的额头,磕出了一片红肿。
    “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皇后起身指着魏琅华,一向雍容华贵的面庞此刻气得有些扭曲。
    庄贵妃见状顿时护住了魏琅华,眼中泪意闪闪,带着柔柔的哭腔道:“皇后娘娘,此事还未查清,您千万不要听信小人啊!”
    “贱婢!你竟敢背叛本宫!”魏琅华愤恨地望着檀香,也想冲上去给打她,却立刻被魏纨珠伸手拦住。
    “五姐姐,我的婢女可不是你想动手就能动手的。”魏纨珠淡声,“五姐姐还是想想如何给皇后娘娘一个合理的解释吧。”
    魏琅华闻言冷笑,她恨恨地盯着魏纨珠,娇媚的小脸有些怨毒,“是!人偶是本宫让她放的,可汤药的事本宫根本就不知情,肯定是你…你在陷害本宫!”
    “我可没有那份闲心去陷害你,香是你送的,药是你的人煮的,要说与你没有干系,你觉得皇后娘娘会信吗?”魏纨珠嗤笑。
    “你…!”魏琅华面色骤白,她立刻看向皇后,“皇后娘娘,您一定要相信敦兰啊,我与昭儿情谊深厚,怎么可能会下毒害她呢!”魏琅华说罢扑通一声跪下,哭得是梨花带雨。
    庄贵妃见状也是泪目盈盈,连连向皇后求情。
    皇后冷笑:“你毒害昭儿还不够,还想栽赃九公主,魏琅华,你的心肠可真是歹毒!”
    “不!不是这样的,敦兰并未有毒害昭儿之心啊,是有人故意陷害敦兰的啊!”魏琅华哭喊。
    “来人,把敦兰公主带下去,本宫要亲自禀告陛下!“皇后说罢便愤愤拂袖离开。
    “还请皇后娘娘三思啊!”庄贵妃连忙着急跟上。
    ……
    望着渐行渐远的羽林卫,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魏琅华方才的诅咒与哭诉。
    魏如敷刚想跟上那一行人,忽被魏纨珠轻声唤住。
    “七姐姐请留步。”
    魏如敷转身,只见魏纨珠正眉眼弯弯地望着她,绯红的衣裙,雪白的肌肤,宛如一尊瓷娃娃。
    “九妹有什么事吗?”魏如敷柔柔一笑,清秀纤丽的身形似是有些弱不禁风。
    “七姐姐这一箭三雕的计策属实绝妙,九妹真是自愧不如啊。”魏纨珠慢慢走到魏如敷跟前,轻轻弯唇,两靥的梨涡浅浅,天真又娇憨。
    魏如敷方才还柔和的美目忽然闪过一丝惊慌,继而又温柔笑道:“九妹你在说什么胡话呢,姐姐我实在听不明白。”
    “七姐姐你就别再谦虚了,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和她们一样,相信魏雪昭的毒是魏琅华下的吧。”魏纨珠勾唇。
    “你、你什么意思?”魏如敷笑意顿敛,嗓音微僵。
    “别紧张嘛,七姐姐。”魏纨珠忽然凑近了魏如敷的耳畔,低声念道:“既然都敢下手做了就不要害怕被人发现,毕竟人在做,天在看。”
    少女带着蜂蜜奶香的气息忽然涌进了魏雪昭的鼻息之间,魏雪昭顿时头皮发麻。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魏如敷别过头,面色微白。
    “听得懂也好,听不懂也罢。”魏纨珠拉开与魏雪昭的距离,又恢复了那副笑眼弯弯的“娇憨”模样,“既然七姐姐一而再再而三地对妹妹下狠手,那往后就别怪妹妹不留情面了。”
    魏如敷听罢顿时美目微瞠,眼底浮现一丝惊慌,继而又恢复了那副神态柔和的模样。
    “九妹,姐姐实在不知是何事造成了你对我的误会,既然你认定八妹的事与我有关,那也得拿出证据来不是吗?“魏如敷定定看向魏纨珠,觉得魏纨珠就是拿不出证据所以现下才开始来套她的话,所以立即恢复如常。
    可一想到往日那般不争不抢的蠢物如今确变得愈发咄咄逼人,她心中也开始隐隐不安。
    “呵呵…呵呵。”魏纨珠掩唇轻笑,一双乌润杏眼顿时弯成了月牙,“七姐姐可真是不经逗啊,我方才与你玩笑呢,你就吓成这样!”
    魏如敷闻言美目微闪,“是嘛,七妹可真会开玩笑。“继而又温柔道,“既然九妹无事,那我就先行回宫了。”
    魏纨珠笑着点头,向魏如敷略略福了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