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节

    
    魏如敷转身,顿时面色骤变,玉手捏紧了手中的绣帕,美目闪过一丝怨恨。
    魏纨珠笑眼弯弯,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16 21:43:25~20200218 20:55: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geqi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8章 羞意
    太后刚从法华寺上完香回到慈安宫,便得知今日各宫都被皇后带羽林卫大肆搜查了一番。后来又知晓了魏纨珠当场揭举魏琅华的罪行一事,那向来端庄文雅的太后竟是笑出了声。
    “哀家倒是没瞧错那丫头,鬼灵精的很。”太后抿唇浅笑,带着护甲的指甲轻轻叩着软塌旁的紫檀木香案桌,保养得当的精致面庞不见丝毫沧桑之态。
    “九公主确实是个聪慧的姑娘,不枉娘娘您器重她。”安嬷嬷闻言也笑,毕恭毕敬地替太后斟了一盏碧螺春。
    太后勾唇,轻抿了一口茶水,深黯的凤眸里微微浮过一丝怅然之色,“她母妃是个可怜人,去世的早,哀家也怜这孩子小小年纪便没了依靠。”
    “有了娘娘这般的宽容慈爱,九公主现下可是燕宫里最有福气的人了,再无可怜之说。”安嬷嬷笑言。
    太后闻言面色微悦,而后又想起什么,道:“估摸着皇帝这会子也该退朝了,你现下派人去太和殿外侯着,待会退朝了便把谢大人请过来,就说哀家有事要与他相谈。”
    “诺。”安嬷嬷应声,随即便准备吩咐宫人去找,未走一步便又被太后唤住。
    “也把珠儿叫过来一同用膳。”太后又道。
    安嬷嬷一并应了,随后便下去准备了。
    ……
    魏纨珠这边刚得到太后传她用膳的消息,便梳妆打扮了一番准备去太后居所。
    魏纨珠如今已搬到太后的所住的慈安宫,她的寝宫温宜居离太后寝殿也不过一刻不到的脚程,每日请安魏纨珠都省了轿辇,这厢去用膳也是一人慢悠悠地朝太后寝殿走着,粉润的小脸上倒是半点不慌不忙。
    正值三月里,慈安宫前的两株的桃花开得正艳。粉白的瓣儿,金黄的蕊儿,裹在枝杈上,迎着灼灼的日光,娇艳的夺目。
    魏纨珠心头微动,想着要不折一串桃花待会儿献给太后,好哄得太后开心,毕竟女人家都爱侍弄这些花花草草的嘛。
    思罢,魏纨珠便提着妃色裙摆匆匆往桃花树下跑去,仰着头,痴痴地望着,决心要挑一支开得最密最艳的来折。
    谢斐刚踏进慈安宫看见的便是这番景象。桃花树下,穿着一袭粉裳的小姑娘垫着脚,仰着脑袋,白嫩的小手吃力地举着,露出了两截如玉瓷般光滑的藕臂,粉润的小脸正迎着暖洋洋的日光,晕得一片绯红,可纤细的指尖离那支桃花依旧有好一寸距离。
    谢斐蹙眉,继而走近。
    晒在脸上的阳光忽而被隔断,一方阴影盖在了上方。魏纨珠一惊,随即转头看去,乌润的杏眸微瞠。
    谢斐今日一退朝便赶来了慈安宫,身上还穿着那件绯色的纻丝团领衫官服,墨发束起,头戴一品乌纱帽,腰间束着一条玉带,堪堪勾勒出了劲瘦的腰身。不同于元宵那夜月白长衫的淡漠,也不同于那日书库鸦青色常服的疏离,今日的谢斐比之往常更多了几分朝堂上的肃然。
    “太、太傅大人?”魏纨珠折花的手微僵,圆润的眸子微微讶然。
    “是这支吗?”谢斐垂眸,那双不笑也多情的狭长桃花眼此刻微微敛着,眼尾挑出了一个微妙的弧度。
    挺直的鼻梁,白皙精致的下颔正对着一脸懵然的少女。
    魏纨珠恍惚,竟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一记清脆利落地折枝声。
    随后一支桃花递到了魏纨珠跟前,递花的手修长而又骨节分明,指尖都泛着盈盈的白。
    “谢、谢太傅大人。”魏纨珠低头嗫嚅,秀气白嫩的耳廓又不知所措的红了几分。
    魏纨珠接过桃花,轻轻揽在了怀里。枝杈顶端的桃花恰好遮在了魏纨珠的粉颊前,衬得少女愈发肌肤如雪,娇艳动人。
    谢斐神色微收,目光依旧淡然。
    “太傅大人也是来找皇祖母的吗?”魏纨珠抱着桃花,仰头问道。
    阳光照在谢斐白皙的脸上,一半阴影,一般光明,魏纨珠其实瞧不清谢斐的神情。
    谢斐点头,未再多言。
    一时空气有些寂然,魏纨珠又开始熟悉地窘迫起来,“…真巧,我也是来皇祖母这里用膳的…”魏纨珠诺诺,垂首望着怀里粉艳艳的桃花。
    谢斐闻言垂眸,淡淡地望了一眼耳根微红的少女,浅茶色的眸子闪过一丝了然。
    “太后娘娘说是与臣有事相商。”说罢谢斐漫不经心地笑了笑,面色竟带着些许无奈,“不过臣猜也能猜到是何事罢了。”
    魏纨珠一惊,抬头望着谢斐,忽然后知后觉地发现那向来清冷的太傅大人,方才竟然…笑了?
    瞧着那双依旧冷意潋滟的狭长桃花眼,魏纨珠觉得肯定是自己听错了。
    “公主,谢大人?你们来了怎么还不进去?太后正在内殿侯着你们呢!”安嬷嬷方出殿便见魏纨珠、谢斐二人站在桃花树下似乎正在说话,神色微疑,随后高声喊道。
    魏纨珠闻言,立刻应了一声,随后转头对谢斐轻声说了一句。
    “太傅大人,我们该进去了。”
    谢斐点头,随即二人一前一后进了殿。
    ……
    太后正坐在楠木嵌螺钿云腿细牙桌前的松红林木宫凳上,一旁的宫人正替她净着手,这会子见魏纨珠谢斐来了,立刻展颜笑道。
    “你们倒是巧了,竟是一起到了。”
    “珠儿给皇祖母请安。”魏纨珠抱着桃花微微福身,嗓音微甜,一双笑眼弯弯。
    谢斐也行了一揖礼。
    太后轻轻地捻过白绢细致地擦了擦手,继而招呼二人笑道:“你们都快些入座吧,别行这些虚礼了。”
    安嬷嬷随即命人摆膳,宫人便陆陆续续端菜上桌了。
    魏纨珠一如既往地坐到了太后身旁,献宝似的向太后献出了怀里的桃花,秀润的杏眸弯成了月牙,粉嫩圆润的小脸愈发娇憨。
    “皇祖母,这是珠儿特地为您摘的桃花,您看是不是特别好看,和配您特别相配呢!”小姑娘的嗓音又甜又软,娇嫩的模样更是讨人喜欢的紧。“毕竟皇祖母在珠儿眼里,可是宫里最好看的人啦。”
    太后抿唇笑,眼里更是掩不住的喜色。虽然知道魏纨珠这是借花献佛,但心中也是被魏纨珠这番甜言蜜语给哄得高兴的很。
    “秀兰,把哀家那只釉彩百花景泰蓝瓶找出来,哀家要把珠儿送的这支桃花给插上。”
    安嬷嬷闻言应声,随后便吩咐宫人去找那只景泰蓝瓶,自己也接走了魏纨珠手里的桃花。
    魏纨珠见状,粉唇微弯,两靥的梨涡若隐若现。谢斐目光微落,恰是落在了少女的脸上,狭眸隐隐闪过一丝淡淡的笑意。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穿书后恶鬼男主要杀我》专栏可见,拜托小天使们动动小手手,点个收藏啦~~(????w????)( ????? )
    文案:
    【美艳阴郁狠辣戏伶恶鬼x弱小可怜但能吃的嘤嘤怪】
    魏绵绵一睁眼便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她正在追的惊悚小说里,而且穿的还是那个被恶鬼男主活活掐死的同名炮灰女配!
    恶鬼男主前世被还是情人的原主与奸夫合谋害死,一怒之下未去投胎竟化成厉鬼游荡人间,发誓要世世找原主报仇!
    魏绵绵不幸地穿来了原主的第十九世,被恶鬼男主活活掐死的前一晚。
    望着面前一脸血迹模糊且妖艳得可怖的红衣恶鬼大佬,以及正死死掐在自己小细脖子上的惨白鬼手。
    魏·无辜弱小·绵绵泪眼汪汪,哭唧唧:“大、大佬…要不、咱们、打个商量?”(嘤嘤嘤)
    ps :男主是真鬼,比真金还真(?_?)
    女主是真菜,比白菜还菜
    美艳恶鬼大佬和娇软小菜花的甜甜恋爱~~~
    1v1双c 小甜文~~
    第19章 甜意
    瞬间不到片刻,汤品菜肴便全部上齐。魏纨珠略略扫了一眼,见到最爱的桂花糖藕和银芽鸡丝,粉润的小脸蛋儿微微鼓着,乌润的眸子亮晶晶的。
    “来,都别愣着了。”太后抿唇笑,伸手替魏纨珠夹了一箸鸡丝,“这可是哀家可是特地给你这个小妮子备的,快,趁热吃。”
    “嗯,谢谢皇祖母。”魏纨珠弯眸,也起身替太后夹了一箸胭脂鵝脯,“皇祖母,你也吃。”小姑娘软着嗓子,两靥的梨涡甜滋滋的。
    太后勾唇,神色慈爱,又道:“还是珠儿惹人疼。”随即侧目瞥了一眼一旁端坐着的谢斐,细长的柳眉微挑,雍容有度的面庞露出了几丝笑意,有意无意地又提了半句话头。
    “珠儿啊,哀家今日在法华寺遇到了那平阳侯夫人,便随意闲聊了几句。”
    魏纨珠闻言眸色一顿,继而弯唇笑道:“是嘛,那可真是太巧了。”
    “听那秦夫人说,平阳侯府的秦二姑娘如今还未结姻亲呢。”太后笑言,说时淡淡睨了谢斐一眼,嗓音微扬,“哀家听说那秦二姑娘品貌甚佳,珠儿觉得如何?”
    “珠儿觉得秦二姑娘生得瑰姿艳逸,月容花貌,属实是个美人。”魏纨珠杏眸微转,嗓音清脆的很。
    “是嘛,那珠儿觉得那秦二姑娘与你表叔相配吗?”太后挑眉,神色带着些许讳莫。
    谢斐闻言蹙眉,刚想出声便听对面的小姑娘脆生生地答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珠儿觉得秦二姑娘和太傅大人是郎才女貌,十分般配。”魏纨珠美滋滋道,望着太后眼中笑意渐深,自以为自己拍对了太后的马屁,心里正美着呢,殊不知谢斐眼中冷意泛泛,握住玉箸的白皙长指瞬时紧了三分。
    “咳…”谢斐握拳抵唇轻咳了一声,狭眸微抬,看向了魏纨珠,那双眼尾细长的桃花眼似是带着几分冷意。
    魏纨珠闻声一顿,抬头望向一旁的谢斐,见其眸色微黯,顿时以为谢斐嫌弃自己说得还不够,于是朝谢斐微微点头示意自己已经了解,随后更是“谄媚”地看向了身旁的太后。
    谢斐见状眉心微舒,修长的指节微屈,轻轻握住了面前的青白玉螭纹酒盏,欲递到唇边浅酌一口。
    “皇祖母,珠儿方才说错了,秦二姑娘和太傅大人不是郎才女貌。”
    谢斐眸色微悦,轻抿了一口酒水。
    魏纨珠看着谢斐神色微暖,杏眸弯弯,又继续道:“他们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何止是郎才女貌,简直就是郎才女才,郎貌女亦貌啊,品行相貌皆是十分般配!”
    那厢魏纨珠说得是激情澎湃,唾沫横飞,这厢谢斐听得是心惊肉跳。
    “咳咳…咳咳…”谢斐顿时刚咽下的那口酒水呛在喉咙里,立刻转身咳嗽起来。
    “怎么了,毓章?没事吧?”太后见状立刻关切问道,伸手轻轻替谢斐拍了拍背。
    魏纨珠瞬时收声,以为自己方才夸得太狠,谢斐都听得激动了,顿时在心中暗暗感叹自己的口才。
    “臣、没事。”谢斐抬头,白皙的面庞咳嗽得有些微红,本就潋滟的桃花眼,现下眼尾更是多了一抹咳出来的红晕,愈发显得多情肆意了。
    魏纨珠被勾得心头微恍,突然又觉得秦二姑娘比之谢斐,容貌似乎还是逊色了一大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