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节

    
    “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喝酒还能呛到,真是一点儿也不让哀家省心。”太后继续念道,随后看向魏纨珠,柳眉弯弯,“珠儿啊,你继续说。”
    魏纨珠缓神,红唇微动,刚想说些什么,便突然被谢斐冷声打断。
    “不必再说了。”谢斐面色微冷,继而抬眸看向太后,“臣与秦二姑娘绝无可能,姑姑大可不必再三试探微臣了。”
    谢斐此话方落,周身的气息顿时都冷了几分。
    太后神色讪讪,“你…你这孩子…”太后语噎,可也没再说什么。她知道谢斐自幼就固执己见,现下又对她自称“臣”,想来是心中不悦已久,顿时便没再继续问了。
    魏纨珠闻言杏眸半瞠,猛然察觉到自己方才激情澎湃的一番发言,似乎、可能、大约、也许…拍到某人的马蹄子上了…顿时低头作无辜鹌鹑状……
    于是接下来的一餐饭,吃的是心怀鬼胎,心惊肉跳…魏纨珠恨不得埋头猛吃,可对面冷嗖嗖的视线似乎要穿透她的头盖骨,直达她的小脑仁,简直是凉浸浸得疼。
    魏纨珠顿时觉得胃口不好了,嘴里的肉也不香了。魏纨珠心中泪汪汪,她招谁惹谁了,不过是拍拍马屁而已,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
    好不容易用完膳,魏纨珠可算找到机会溜回寝殿了,随即开口对太后说出自己在心中已编好的说辞。
    “皇祖母,珠儿突然想起宫里还有些事情,就不能再多陪您了,明日珠儿定早早过来给您解闷儿。”魏纨珠抿唇笑,语调甜软的很。
    太后微笑点头,道:“去吧,明日记得过来用早膳。”
    魏纨珠应声,随即离座福了福身,轻声道:“珠儿告辞。”
    魏纨珠说罢转身,按捺住兴高采烈的小心脏,竭力克制住自己匆匆的步伐,尽量踩着小碎步走到殿门前,在将要踏出这压抑之地那刻,忽闻耳边一清冷语调淡淡而起。
    “九公主今日不是说有事要请教微臣吗,怎么现下先行离开了?”谢斐抬眸,浅茶色的眸子微黯,面上不惊不扰。
    身后一股凉意肆起,魏纨珠脚步微僵,轻轻扭头,乌黑的杏眸微瞪,红润的小脸都白了几分,“…嗯?”她怎么不知道自己有事要请教……
    “请教?”太后神色微疑,“珠儿有何事要请教你?”
    “不过是一些医术上的问题,臣略知一二罢了。”谢斐侧目看向魏纨珠,眼底带着轻浅的凉意。
    魏纨珠瞬间记起那日她在书库对谢斐放出的那番“豪言壮志”。
    “若是日后太傅大人需要我帮什么忙,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字字诛心,历历在目啊。
    感情现下谢斐在提醒她该如何“劳谢”他一事呢…魏纨珠顿时了然,于是僵硬地挤出了一抹笑。
    “是呢,都怪珠儿记性不好,把请教太傅大人的事都给忘了…”魏纨珠笑得嘴角都酸了,面上是愈发窘迫。
    “现下记起来也不迟,刚好臣也要回府了,不如与九公主一道,恰好也能在路上为公主解疑答惑。”谢斐依旧是那副神色淡然的模样,清冷的嗓音也是平平无调。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一道回吧。”太后凤眸含笑,“珠儿,顺便也送送你表叔。”随后朝魏纨珠招了招手,魏纨珠连忙凑身贴耳。
    “也劝劝他婚事的事。”太后压低声音对魏纨珠嘱咐了一句。
    魏纨珠微微点头,随后便带着太后的话扭扭捏捏地出了殿门。
    ……
    一路上魏纨珠自觉离了谢斐三尺远,默默地跟在了谢斐身后,脆弱的小心脏里暗暗打着小鼓。
    谢斐本就长身玉立,走起路来自然步伐匆匆,而魏纨珠又是个身量小的短腿小姑娘,不到一会儿二人之间的距离便愈拉愈大。
    谢斐走了一会儿,发现一旁的小姑娘不见了踪影,于时驻足等了片刻。
    可小姑娘却是故意和他作对似的,步履如同龟速,走一步还自以为他看不到似的偷偷瞥他一眼,磨磨唧唧得和只小肥鹌鹑一样。
    谢斐俊秀的眉头微拧,狭眸半敛,顿时迈步往回走。
    这厢魏纨珠还低头慢悠悠地磨叽,势必要做到走两步退一步的速度,好让谢斐赶紧离开。就在魏纨珠又向前一步时,眼下忽然出现了一双漆黑的色莲步云厚底官靴。
    猛然抬头,鼻尖顿时撞到了一个带着冷松木香的坚硬胸膛,一阵酸疼。
    “唔…”魏纨珠轻呼了一声,立刻捂住自己泛疼的鼻子,眼眶微红,一双乌眸顿时带了湿漉漉的泪意。
    那真是疼的。
    谢斐也没想到突生这变故,秀气的眉头微蹙,狭眸带着几分忧色,白皙的俊脸微绷,低头凑近了魏纨珠。
    “没事吧,公主。”谢斐俯身,看向了正捂着鼻子的魏纨珠,一双狭长的桃花眼认真地盯着小姑娘泪眼朦脓的乌润眸子,眼底神色微黯。
    望着离自己只有一寸之远的俊脸,逼仄的冷松木香迎面扑来,魏纨珠方才还酸痛难耐的鼻腔,顿时多了一股腥甜的热流…
    魏纨珠杏眸瞪大,她…她好像流鼻血了!
    “没…没事,我不要紧的!”魏纨珠忍着鼻腔的痛意,连连摆着另一只手,她可不想让谢斐看到她流鼻血的样子。
    谢斐闻言眉头依然紧蹙着,望着小姑娘死活都不肯拿开的白嫩小手,狭眸闪过一丝疑惑。
    魏纨珠拼命捂着鼻子,可越来越多的鼻血往外流,她感觉血液快从手心流出时,顿时转身背对谢斐。
    “太、太傅大人您先回吧,我自己回宫缓缓就好了……”小姑娘的嗓音闷闷的,听起来还有几分口齿不清。
    话音方落,身后一阵缄默。
    魏纨珠以为谢斐已经离开,于是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忽然间自己肥嫩的小脸蛋儿被一只修长冰凉的手给轻轻掐住了。
    “唔…太傅大人?”魏纨珠杏眸瞪大,两腮的软肉被掐住,顿时嗓音被挤得软糯糯的。
    “手拿开,让臣看看。”谢斐垂眸,嗓音依旧淡淡,可魏纨珠却是听出了几分平日里从未有过的关心。
    魏纨珠猛摇头,秀眸湿润,盈着一点泪珠,瞧着可怜巴巴的。
    谢斐见状敛眸,微沉半刻,眼中忽带了一起旁人难以察觉的柔和,薄唇微动,“乖,让臣看看。”
    魏纨珠的心突然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小手给轻轻挠了一把,顿时屈服了。慢慢挪开自己的小手,露出了沾着不少血迹的粉嫩鼻尖与唇瓣,蒲扇般的长睫微垂,遮住了眼底的羞窘之意。
    看到血迹,谢斐的目光微沉,长指微屈,轻轻碰了一下魏纨珠的鼻尖。
    “疼…”小姑娘委屈地哼唧了一声,眼圈愈发红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真是倍儿甜~(斜眼笑)
    在啰嗦一句专栏里预收文《穿书后恶鬼男主要杀我》求收藏哇π_π~~~
    感谢在20200220 21:55:40~20200221 22:12: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k 3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0章 劳谢
    见魏纨珠呼疼,谢斐眉头顿蹙,凝眸仔细看了少女的琼鼻一番,发现小姑娘鼻血似乎还未止住。
    “低头。”谢斐冷声,方才还掐住魏纨珠两腮软肉的纤细骨感的长指转而轻轻捏住了少女秀鼻两侧的鼻翼。
    指尖冰凉,力度却莫名的温柔,魏纨珠顿时红了脸。
    长指微松,却是轻轻按压起小姑娘的鼻翼。
    一阵酸疼。
    魏纨珠陡然打了一个激灵,抬眼对上谢斐那冷意泛泛的狭眸,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低头,只觉鼻腔又一股热流涌动,一点鲜红瞬时滴落在了眼前冷白的掌心里。
    魏纨珠见状立刻就慌神了,连忙呼道:“太傅大人,你、你的手……”说完魏纨珠就想抬头,可还没等魏纨珠仰头,小脑袋便被一只修长的手掌给瞬时按了下去。
    “别抬头。”耳边的嗓音带着疏离的冷意,魏纨珠听罢立刻怯怯地缩了缩脑袋。
    “抬头会让血液倒流到咽喉,届时易造成呕吐。”谢斐嗓音微凉,骨节分明的长指依旧轻轻按压着少女的鼻翼两侧,鼻尖微微酸痛,魏纨珠有些不舒服地皱了皱鼻子。
    “别动。”谢斐垂眸,语调泛着浅浅的冷,魏纨珠立刻就不敢动了。
    “按压两侧可止血。”谢斐眉眼清冽,淡淡解释道。
    “可你的手……”魏纨珠软声嗫嚅,鼻尖窜着淡淡的冷松木香,显然是男子指尖上带的。
    “无妨。”谢斐面色不变,轻轻按压了不到半刻,继而感觉指腹的粘湿感明显减淡不少,于是指尖稍停问道:“有帕子吗?”
    魏纨珠闻言一愣,以为谢斐要用帕子擦手呢,于是立即出声道:“有有有,我有帕子。”说罢便立刻从右边的宽袖里掏出一条水绿色的手绢儿,小手举得高高的,还再谢斐的眼前晃了一晃,“太傅大人,您用吧。”
    谢斐敛眸,空出的右手接过了帕子,长指微动,帕子便被叠了一层,随后谢斐松开捏着魏纨珠鼻翼的左手,右手立刻拿着帕子又轻轻捂住了小姑娘的秀鼻。
    “捂着。”又是一记冷声,魏纨珠连忙抬手紧紧捂着抵着帕子的小鼻子,一双杏眸瞪得半圆,她没想到谢斐是要用手绢儿来给她捂鼻子的。
    不过经过方才谢斐的一番按压,她的鼻子好像确实不流血了,鼻尖的酸疼都缓和了不少。
    “太傅大人,我已经没事了,您还是赶快回去吧,耽误了您的时间可就不好了。”魏纨珠稍稍抬头看了谢斐一眼,白嫩的小手捂着鼻子,嗓音闷闷软软的,含着一股子甜意。
    谢斐见小姑娘确实无恙了,眉心微舒,“回去记得温敷。”
    “嗯…麻烦太傅大人了…”魏纨珠语气略有沮丧,想到谢斐再三帮过自己,自己方才还在太后面前乱点鸳鸯谱,顿时心有戚戚焉,耳根臊红,简直愧疚难当了。
    “知道麻烦,方才还敢在太后面前胡说。”谢斐的嗓音不温不冷,语气难辨的很,魏纨珠这厢也听不出喜怒。
    可纵然是如此,魏纨珠也知道方才殿上的的事明显是自己说的不妥当,气势当下便蔫了。
    “我…都怪我愚笨蠢钝,不知太傅大人的意思,弄巧成拙了,实在是对不住太傅大人……”魏纨珠怯声道着歉,心里还暗戳戳地腹诽方才要不是他自己胡乱咳嗽,她岂会会错意呢。
    谢斐闻言,那双似醉非醉的桃花眼微抬,眼尾略弯,声色微凉,“公主可还记得三日前在书库答应劳谢微臣的事。”
    “嗯?”魏纨珠微愣,随后点头道,“我、我记得。”
    “太傅大人是有事情要让我帮忙吗?”魏纨珠仰头望着谢斐,清澈的杏眸眼角圆钝,瞳仁黑白分明,显得小姑娘无辜又娇憨。
    “原来无事,可现下臣希望日后太后不会再当微臣的面提起秦二姑娘一事。”谢斐敛眸,直截了当地看向魏纨珠,“不知公主能否做到。”
    “这…”魏纨珠犹豫,太后刚刚还惦记着让她来劝谢斐的婚事呢,现下谢斐又指明让她去断了太后的念头,那不是让她上赶着得罪太后嘛……
    “怎么?九公主不愿?”谢斐挑眉,狭眸微凉。
    “不是不是…我自然愿意帮太傅大人的忙…只是、只是…”魏纨珠绞了绞白嫩的指节,面色有些为难。
    “难不成九公主那日所提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谢斐勾唇,“微臣可是一直牢记于心,时时挂念着呢。”
    魏纨珠闻言面色微窘,顿时咬牙道,“既然我说了这句话,就一定会帮太傅大人的忙,太傅大人只管放宽心便是。”
    “那微臣在此先谢过公主。”谢斐微微揖礼,神色依旧淡然的很。
    “那…那我就先回宫了,太傅大人慢走。”魏纨珠捂着鼻子就匆匆往自己宫里跑,因跑得太急,差点还踉跄得摔了一跤。
    谢斐望着那抹渐行渐远的娇俏身影,眼底隐隐浮现一起浅浅的笑意,白皙骨感的长指微微收拢,握紧了掌心里印上的那滴殷红……
    ……
    转眼已是十余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