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节

    
    “嗯?”赛罕不解。
    魏纨珠眨了眨眼,一张小脸憋的通红,“我…我想如厕…”
    赛罕:“……”
    ……
    等魏纨珠如厕回来,赛罕已经领着魏如敷她们先去了。
    魏纨珠的肚子已经好多了,可小腹两侧还是隐隐有些酸疼。想必是方才的马奶糕吃多了吃坏了肚子,魏纨珠轻轻捶了捶肚子,神色带着些许惆怅。
    她的胃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娇弱了,真是令人伤心。
    魏纨珠转身正准备去牵着马追上她们,余光忽瞥见马厩旁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披着一袭佛头青的素面杭绸鹤氅,坐在一辆檀香木的四轮车上,目光似是望着马厩内,神色温和,肤色苍白,还带着些许病态。
    那是三皇子,魏琸。
    魏纨珠见状神色微疑,随后快步走到了魏琸跟前,眉目娇憨,脆声道:“三哥怎么也来这里了?”
    魏琸闻声回头,见是魏纨珠,苍白清秀的面上继而浮起了淡淡的笑意。
    “一人在帐中属实无趣,便出来透透气。”魏琸语气虽淡,但魏纨珠还是听出了几分失落之意。
    她看向魏琸的双腿,那双盖在漳绒薄毯下的双腿,天生残疾。
    同为皇后所出,魏雪昭和魏琸所受到的恩宠却是天壤之别。
    “九妹方才怎么不与昭儿她们一同去玩呢?”魏琸抬头,轻声问道。
    “有事耽搁了,现在正准备去呢。”魏纨珠笑笑,随后便让马厩旁的仆侍另牵了一匹枣红色的马出来。
    魏琸见状,眼底微疑,而后轻浅笑道:“方才还听昭儿说九妹选中的是一匹白马呢,怎么又突然换了。”
    魏纨珠闻言顿笑,随后伸手顺了顺枣红色骏马的鬃毛,眉眼弯弯道:“正是因为旁人都知道我选了白马,所以才偏要去骑一匹红马。”
    “嗯?”魏琸蹙眉。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魏纨珠叹气,随后踩着脚蹬一跃便上了马,随后朝魏琸笑笑,两靥梨涡轻浅,一派天真娇憨的模样,”三哥,这叫兵不厌诈。”
    说罢魏纨珠便骑着马朝赛罕她们的方向奔去,留下了魏琸一人,神色似是若有所思。
    ……
    等魏纨珠追赶上赛罕她们,已然是累得气喘吁吁。
    没想到,这人一旦长时间不运动,连骑马这种活都累。
    赛罕见状红唇微勾,随手边便将别在自己细腰间的酒壶解开递给了魏纨珠。
    “这是米酒,适合小姑娘喝。”
    魏纨珠听罢,窝着白嫩小手小心翼翼地接了过来,随后捧到红润的小嘴旁浅浅地饮了一口,顿时满口清甜,小姑娘立刻幸福地一双杏眼眯成了月牙。
    魏如敷垂眸,瞥见魏纨珠竟然换了一匹枣红色的马,一张芙蓉粉面顿时白了几分。
    “九妹,你…你怎么又换了一匹马啊?”魏如敷挤出一抹笑,嗓音依旧娇柔。
    “怎么?别人骑什么马还要经过你同意吗?”还未等魏纨珠回答,魏琅华便嗤笑了一声。
    从庄贵妃方才偏袒魏如敷开始,魏琅华心中就一直憋着一股气,这会子见魏如敷出声便就想怼她。
    “五姐姐,如敷不…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我了。”魏如敷柔声解释道,顿时委屈地红了眼圈。
    魏雪昭见状立刻上前护住魏如敷,怒声道:“魏琅华,你别欺人太甚,之前的事我还没和你计较呢,你别整日里欺负七姐姐!”
    魏琅华闻言冷哼了一声,并不想与魏雪昭过多纠缠。
    “再说了,魏纨珠你凭什么又换一匹马?”魏雪昭见魏琅华不搭理她,顿时又把怒火投向了魏纨珠。
    “唉…”魏纨珠状似惆怅地叹了一口气,随后在赛罕眼睁睁地注视下,极其自觉地将那壶米酒别在了自己的小细腰上。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你们斗真是无趣至极啊!”
    “你…!”魏雪昭气急。
    “九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魏如敷柳眉轻蹙,依旧是一副未尽沾染的良善模样。
    “七姐姐,你对那匹马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哦。”魏纨珠笑眼弯弯,语气却是软绵绵的“阴阳怪气”。
    “九妹,我想你肯定是误会…”还没等魏如敷把话说完,忽然见太子的贴身随侍袁风骑着快马飞奔过来,面色也是异常焦急。
    “出什么事了?!”赛罕迅速驾马追上袁风,高声问道。
    “谢大人出事了!”袁风急声,“方才太子爷的马突然发了疯,谢大人为了拦住疯马,结果被疯马撞到了枝兰山下的流沙地了!”
    魏纨珠闻言大惊,一张俏脸骤然煞白。
    漠北流沙地,吞人不见影。
    人入流沙,九死一生。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绝对甜,相信我~(≧▽≦)/~
    本文周四入v 哦,届时肥更!
    预收文《我在西厂的争宠日常》点专栏可见,感兴趣的小天使收藏一波吧~~~
    【阴狠毒辣扮猪吃老虎西厂厂督x娇软菜花财迷小宫女】
    谢幼姝被不靠谱的老爹以二两银子的价钱给卖到了西厂当宫女……
    听说西厂厂督陆慎肥头大耳,恶贯满盈。虽是成了太监后却依旧色心不改,平日里最爱将那些清秀小太监和貌美宫女辣手摧花。
    为了不让帮过自己的美貌小太监阿沈落入猪口,谢幼姝决定自己英勇献身……最后“幸运”地成了西厂厂督的贴身宫女。
    ——结果入职第一天。
    望着那懒散地躺在贵妃榻上肤白貌美,艳光四射的大美人儿,谢幼姝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阿幼,过来。”美人儿勾唇,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潋滟生辉。
    ……
    后来的后来,谢幼姝哭唧唧地捂着小细腰,两眼泪汪汪地望着陆慎,没想到她这颗小菜花果然被“辣手摧花”了~~
    陆慎掐了一把小姑娘的脸,狭眸弯弯,嗓音暗哑。
    “阿幼,明明是你“摧”地我啊…”
    美人儿厂督一路扮猪吃老虎,最终将娇软小菜花拐进自己窝里的故事~~~
    1v1双c甜文(男主假太监)
    感谢在20200223 21:37:42~20200225 21:37: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尤哼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胖儿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3章 流沙 下
    “不能再耽搁了,臣要赶紧去禀告皇上!”袁风说罢便立刻驾马往皇帐的方向奔去, 赛罕见状也立即跟上, 回头对魏纨珠她们高声喊了一句。
    “你们先回去吧!我要回去找父汗派兵救人!”赛罕知道枝兰山地势险峻,夜间风沙奇大, 人畜若是不慎陷入流沙,几乎没有返还的可能。她必须回去让父汗派熟悉漠北地势的人来救人。
    魏雪昭听到谢斐出事, 顿时也急了,“怎么办啊, 谢大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我…我…”说罢魏雪昭便开始掩面柔声哭泣。
    “是你!”魏纨珠上前一把揪住了魏如敷的衣领, 向来温润的翦水秋瞳此刻溢着升腾的怒意,“魏如敷, 你真是太过分了!”
    魏如敷吓了一跳,继而一张娇面开始煞白, “不是我!”说罢魏如敷狠狠推开了魏纨珠, 美目瞪大, “魏纨珠你少血口喷人!”
    魏纨珠被推得一个踉跄, 随后冷冷瞪了魏如敷一眼,“魏如敷, 你给我等着!”说罢魏纨珠便立刻翻身上了马,朝着枝兰山的方向奔去。
    “魏纨珠,你疯了?!”魏琅华大惊,不可置信地望着驾马狂奔而去的魏纨珠。
    ……
    暮色逐渐昏黄,魏纨珠已经骑着马在漠上已经找了一个时辰有余。
    可依旧不见谢斐的行踪。
    不知道赛罕他们是否已经开始寻人, 魏纨珠已是与他们失去了联系。
    冷风卷着粗磨的沙砾阵阵剐蹭在少女娇嫩的粉颊上,刺得魏纨珠的脸颊生疼。枣红色的骏马疾驰在无边无垠的草原上,少女绯红的衣裙如同烈火,骏马飞驰间腾腾燃烧。
    在跃过一片黄沙后,魏纨珠终于到了枝兰山。
    “太傅大人——太傅大人!”魏纨珠立刻踩着脚蹬子下马,不料一时太过仓促,竟是猛然一个踩空重重跌在了沙坑里。
    魏纨珠啪叽一下栽进了坑里,顿时吃了满口的沙尘子,尘土飞扬,着实呛人的很。
    “呸、呸、呸!”魏纨珠胡乱吐着嘴里的沙子,抬手抹了一把沾着灰的小脸,随后便挣扎着从沙坑里爬了起来,腹中又开始隐隐作痛。
    “太傅大人——!”魏纨珠艰难地爬上一个小沙坡,抬手掩着迎面扑来的黄沙,乌润的眸子此刻都被风沙吹得睁不开来,娇嫩的嗓子大声喊着,“太傅大人!太傅大人!”
    呼啸的风飒飒而起,在空荡的漠上发出阵阵呜咽,纷扬的黄沙肆起,周围不见一个人影。
    她方才喊出的声音瞬间被狂烈的风沙吞没,独留下一片空荡荡的回音。
    魏纨珠愈发着急,忽然看到一旁高如小山的沙坡,扎起裙角就往上奔。
    粗糙的沙粒磨破了娇嫩的手心,顿时划出了几道浅浅的红痕。魏纨珠噘嘴吹了几口热气,然后撅着小腚继续往上爬,好不容易爬到了坡顶,已经是累得小脸蛋儿绯红。
    “呼…”魏纨珠喘了一口气,顾不及衣裙上沾满的沙尘,巡视了四周一圈,立刻抬手大呼:
    “太傅大人!太傅大人!”魏纨珠面色焦急,眼眶微微泛红。
    “太傅大人你到底在哪儿啊!”少女稚嫩的嗓音回荡在沙漠里,瞬间被大风绞了个稀碎。
    喊了许久的绵软嗓音此刻都有些干哑,魏纨珠心中涌起阵阵不安。
    天色愈来愈晚了,赛罕之前说过,枝兰山一带夜里常有狼群出没,若是在太阳落山之前还找不到谢斐,谢斐恐怕凶多吉少了。
    思及此处,魏纨珠顿时泪眼朦胧。
    谢斐他可千万不能出事……
    魏纨珠抹了抹了湿润的眼角,粉嫩的鼻尖微微酸涩,她轻轻抽噎了一声,抬头忽瞥见沙坡下一月白色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