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0节

    
    喜婆连忙走至门前去瞧,还未打开屋门,屋门突然就被一群黑衣人给撞开,喜婆大惊,连忙慌张高呼道:“来人啊!有刺客!来人…!”
    还未等喜婆高呼完,为首的黑衣人便一脚将狠狠踹了开来,这一脚直冲胸口,喜婆霎时昏厥了过去。
    魏纨珠面色骤白,一把掀开了盖头,只见方才还喜气洋洋的寝屋里,瞬时多出了数十名手持刀剑的黑衣人。
    他们一致朝着魏纨珠的方向,目光已是杀意肆然。
    魏纨珠面色虽白,可依旧不作惊惧之态,她起身直直站着,宛若一枝笔挺的秀兰,容颜娇艳却是带着一番冷态。
    “谁派你们来的?”魏纨珠冷声,乌黑的杏眸凝着一层冰霜。
    少女面上虽还全是镇定,可紧握的手心早已是出了一把冷汗。
    喜婆已经昏迷不醒,现下这屋里也只剩她一个人了。
    眼前这些黑衣人虽不知是什么来头,但显然是带着杀心来的,若是再无人来救她,后果恐怕不堪设想,还有谢斐,谢斐现下是不是也处于困境之中?魏纨珠顿时紧张地握紧了指节。
    可面上依旧不露胆怯,冷冷看向黑衣人道:“你们到底有何目的!擅闯太傅府可是死罪,你们究竟是何人派来的!”
    魏纨珠话音方落,只见那为首的黑衣人冷笑一声,随即便举起了手中的长刀:“今日就是来取你性命的!”
    随即黑衣人骤然冲向魏纨珠,魏纨珠大惊,连忙慌张想逃,可霎时间,数十名黑衣人瞬然便将魏纨珠给团团围住了。
    “你今日逃不了了!”黑衣人冷笑,随即便一刀刺向了魏纨珠。
    魏纨珠面色惨白,眼看刀锋就要落下,霎时一阵疾风从耳畔略过。
    “咣当!”黑衣人猛然跪地,手里的长刀突然落了地。
    “公主!”耳旁传来熟悉的清冷嗓音,魏纨珠瞬间睁开了双眼。
    “太傅大人!”魏纨珠顿时就红了眼眶。
    四周的黑衣人见状,连忙向门外的谢斐冲了过去,黑衣人虽武功高超,可也敌不过谢斐的箭术,数十只羽箭射出,黑衣人皆负伤倒地。
    随之府里的侍卫也随之而来,立马将院中已经受伤的黑衣人缉拿起来。
    谢斐立刻冲进了寝居一把抱住了面色煞白的魏纨珠,向来清隽冷静的面容,此刻尽是无止境的后怕与担忧。
    “公主你没事吧?!”谢斐握住了少女纤弱的肩,白皙的俊脸满是焦急。
    魏纨珠摇头,一张小脸微白,继而看向谢斐,焦声道:“你受伤了没?”
    谢斐也摇头,随即紧紧搂住了怀中的姑娘,俊美的脸庞紧紧埋在了少女的颈间,一向冷淡如他的性子,此刻已然乱了分寸,秀挺的眉头深深蹙着,眼底尽是自责。
    “都怪臣太大意,让公主受这般惊吓,臣属实该死!”谢斐嗓音依旧有些发颤,显然魏纨珠方才受胁迫的样子已经吓坏了他。
    魏纨珠也回抱着谢斐,心中从谢斐来的那刻已经安定不少,此刻见谢斐自责,立刻柔声安慰道:“这怎么能怪你呢,你别自责了,而且我已经没事了呀。”
    谢斐只紧紧抱了魏纨珠一下,继而松手看了眼脚旁昏迷的黑衣人,俊眉紧蹙,对外冷道:“将他也给带下去!”
    侍卫应声,随即上前欲将那黑衣人拖走。
    谁知几名侍卫还未碰其,只见那黑衣人突然僵直地坐起了身,猛然朝魏纨珠撒去一把银针,谢斐大惊,立刻上前紧紧护住了魏纨珠,霎时整个后背都落满淬着剧毒的银针。
    “谢斐!”
    ……
    谢斐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他依旧是燕朝的太傅,唯一不同的是,梦里没有他心心念念的九公主。
    谢斐醒来后只觉自己头痛欲裂,再睁眼时,发觉自己竟是在燕宫的碧溪湖畔。
    他明明记得自后背中了银针,可这厢后背却毫无痛感,谢斐微疑,垂眸看了看手心,也不见丝毫血迹。
    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
    他醒来竟然不在自己府上,而是在宫里?
    谢斐一惊,霎时想到了魏纨珠,难道珠珠出了什么事?谢斐面色一白,于是立刻起身便要回府去找。
    结果刚一抬眼就见到匆匆过来的木香,神色还微微有些慌张。
    木香怎么也在宫里?她不是应当在府里照顾珠珠的吗?
    “木香,你怎么在这里?公主现下在哪?”谢斐立刻上前去唤木香,可木香却像没听到似的,自顾自地往前走着。
    “木香!”谢斐急声,随即上前拦住了木香。
    “木香,九公主呢?”谢斐急声,生怕魏纨珠出了什么事。
    可眼前的木香就像是根本看不到他似的,直接从穿透了他的身体,随之径直走向书库的方向。
    谢斐一惊,霎时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左手,却只握住了一团虚幻。
    难道他在做梦?
    谢斐顿时眉头紧蹙,随即看向书库的方向,不管是不是做梦,木香面色慌张,一定是珠珠出了什么事了,他必须跟上去看看。
    随即谢斐立刻跟上了木香。
    一直到了书库门前,木香的脚步才停了下来,谢斐这时才注意到木香手里一直紧紧捏着一块帕子,神色为难,似乎有事在与殿外的书管太监商讨。
    “公公,您就让婢子进去一会儿,婢子进去送完东西就会走的。”木香低声乞求着。
    书管太监皱眉,嗓音有些阴阳怪气:“怎么?你家主子都要和亲去了,你还有这闲工夫来书库送东西呢!”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更
    第54章
    宫里向来都不缺踩低捧高的奴才,眼看着九公主如今要去突厥和亲, 显然是个没甚势力的公主, 宫里的人几乎都不将魏纨珠放在眼里,更别提其身旁的小小宫女了。
    “公公, 您就通融通融吧,婢子送完东西马上就出来, 绝不耽误片刻!您就行行好吧,公公!”木香又开始低声下气地求着, 可那书管太监只是白了她几眼, 随即只冷嘲热讽地扔了句话。
    “除皇室宗亲, 副一品官阶以下的官员不得入内。”书管太监冷哼。
    “我、我就是代九公主来的,公公, 您就通融通融吧!”木香继续求道,面色焦急。
    “呵。”书管太监冷笑, “你自己扪心自问, 这宫里谁把你们九公主看在眼里啊!”说罢, 秋管太监便进了一旁的外殿, 半点都不愿意再搭理木香了。
    木香捏着帕子都快急出眼泪来了,现下若是不将帕子交给太傅大人, 公主她就只能和亲去了……
    一旁的谢斐听得也是云里雾里,珠珠不是已经嫁给他了吗,为什么还要去突厥和亲?
    突厥和亲的人选不是已经定了魏如敷了吗?
    就在谢斐疑惑,且木香一筹莫展之际,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走到了木香面前。
    “木香, 你怎么在这里?”魏如敷带着一众婢女,姿态款款,如今燕宫里正得圣宠的公主除了嫡公主魏雪昭,剩下便只有魏如敷。
    虽然魏纨珠一直与魏如敷关系交好,可木香就是觉得魏如敷并不是面上那般单纯善良。
    “婢子只是来这里随便看看,不想碰到了七公主,七公主安好。”说罢,木香便福身行了一礼。
    魏如敷抿唇,笑容清浅动人,“你是替珠儿来送帕子的吧,交给我来办吧。”
    木香蹙眉:“七公主这是何意?”
    “珠儿已经告诉我了,知道你进不去书库,便托我来办了。”魏如敷柔声,美目似是真诚。
    不可能啊,公主明明交代她谁都不要说出去的啊,怎么可能自己转头就告诉了魏如敷呢?木香心中存疑。
    可一想万一真是公主托付给七公主办的呢,毕竟这件事除公主鞋外只有她与檀香知晓,而且这会子魏如敷又是一副心知肚明的模样,难道公主真的托她来办了?木香捏紧手中的帕子,神色有些为难。
    “多谢七公主好意,不过还是先容婢子回宫禀告一声我家公主才妥当。”木香谨慎开口,不是她不愿赶快替公主将帕子交给太傅大人,可毕竟此事关系重大,万万不能轻易交给外人来办的。
    魏如敷闻言顿笑,玉手掩唇笑道:“待你回禀完,太傅大人早就打道回府了,哪里还有时间同你见面。”
    木香一听顿时有些为难,她确实是好不容易才等到这次太傅大人来书库的机会,若是错过,下次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她倒是不怕等,只是公主和亲的日子在即,恐是不能再久等了。
    “难道,木香你是信不过我?”魏如敷弯唇,继而轻笑,“珠儿可是我的好妹妹,她都信得过我,你难道还不信我吗?”
    “这…”木香纠结,思索再三后还是将帕子交给了魏如敷,郑重道:“那此事就拜托七公主了,还请七公主务必替我家主子将话带到。”
    魏如敷浅笑盈盈,继而轻轻点头,伸手接过了木香手中的帕子后,便领着一众婢子鱼贯而入地进了书库了。
    谢斐蹙眉,隐隐有不安之感,于是连忙跟了进去。
    好在守在门前的侍卫也根本看不到此刻的谢斐,谢斐未有阻碍,瞬时便跟着魏如敷进了书库。
    “公主,您真要帮九公主去送帕子啊?”魏如敷身旁的婢女疑声问道。
    魏如敷闻言轻笑,继而勾唇道:“本宫有那么傻吗?好不容易在檀香那里套出话来,本宫怎么可能真的会让魏纨珠如意呢。”
    “她既然想求谢斐,那本宫就让她彻底死了这条心!”魏如敷冷笑,随即将手中的帕子扔给了身后的婢女:“拿去烧了。”
    婢女应声,继而便拿着帕子匆匆退了出去。
    谢斐皱眉,继而又见魏如敷从腰间取下了一块帕子,交给自己的贴身侍女道:“将这个交给太傅大人。”
    “公主,这不太好吧…”婢女迟疑道。
    “本宫让你去就去!”魏如敷挑眉,面色微微不悦。
    谢斐更诧异了,他明明站在这里,可不仅所有人都看不到他,而且所述之话的口气皆是还有另一谢斐之意,谢斐敛眸,神色困疑。
    婢女见魏如敷神色有些恼火了,顿时便拿着帕子去了旁阁,谢斐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婢女穿过长廊走至书阁后便在门前停步,上前轻轻叩门道:“奴婢伏夏奉七公主之命有事要与太傅大人相商,还请太傅大人移步。”
    谢斐顿足,静静地望着那书阁的那扇门。
    忽然那扇梨花木门被人从里推开,一道清颀的身影慢慢走了出来。
    正远远望着的谢斐顿时惊了,那人分明就是他!
    “何事?”太傅大人蹙眉,狭长的桃目带着冷然,白皙的面色疏离又清冷。
    “这是公主让奴婢交给你的。”伏夏扭扭捏捏,随即将帕子递给了谢斐。
    在大燕,女子送与男子私帕,乃有示爱之意。
    太傅大人皱眉,浅茶色的眼底闪过一丝嫌恶,面色却依旧波澜无状。
    “七公主盛情,谢某属实受不起。”太傅大人冷声回了话,继而便拂袖离了书阁。
    走至谢斐身旁时,太傅大人忽然顿足,狭眸微怔,继而落在了谢斐身上。
    谢斐微惊,难道梦里的自己能看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