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2节

    
    可屋子里头暖意融融的,地龙烧着,墙角的壁炉里碳火也燃着,纱帐外还贴心地燃着一盏小烛灯。魏纨珠懒洋洋地在绵软的被窝里打了个滚,骨碌碌地滚到墙角却没有滚进熟悉的怀抱时,魏纨珠这才睁开了她那双惺忪睡眼。
    身旁的位置虽已经空了,却被人贴心地放了一个捂在羊毛暖袋里的汤婆子。
    想都不用想,一定是谢斐给她留的。
    而谢斐今日应该又是上早朝去了,魏纨珠想,随后心满意足地将汤婆子抱到了怀里,又缩进了暖乎乎的被窝里。
    ……
    谢斐退朝回府时,不过也才辰时。
    大燕早朝定于卯时,他向来也是寅时便起身沐浴更衣,准备去宫中上朝的,而平日没有早朝的日子,他也是寅时起身练武。不过现下府中多了个爱赖床的小娇娇,在没有早朝的时日里,谢斐便会陪着魏纨珠一起赖到卯时才起了。
    主要原由还是因为小姑娘生性畏寒,每日都要撒娇地窝在他怀里入睡,久而久之,谢斐便习惯抱着魏纨珠一同赖床了。
    而要上朝的日子里,谢斐忧心魏纨珠醒来受凉,便每次都会在临走前给魏纨珠提前在被窝里备好汤婆子。
    “夫人用过膳了吗?”谢斐刚从宫里回来便直接到了辞风居,披着氅衣的肩上还落着一层雪,此刻神色清疏,提到魏纨珠时,眼里却带着柔意。
    木香摇头:“夫人还在睡着。”
    谢斐闻言蹙眉,继而解开了氅衣,长生见状连忙上前接过,继而便将衣上的碎雪抖落下来。
    谢斐推门进了屋内,见到榻上拱起的一小团时,狭眸微敛,瞬时划过了几丝笑意。
    走至榻边,谢斐俯身便将小姑娘从被窝里掏了出来。
    魏纨珠方才还睡着,白嫩的小脸蛋红扑扑的,这会子突然被人给捞醒,顿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见面前的人是谢斐后,瞬时便憨憨地笑了起来,一下子就扑进了谢斐的怀里。
    “你可算回来啦,我都等你好久了。”魏纨珠娇声娇气地埋怨,明明是才睡醒,却非说自己是等谢斐等到现在,两只胳膊挂在谢斐的脖颈上,又开始撒娇卖乖起来。
    谢斐哂笑,却也不戳破,只抬手顺了顺少女额前睡得乱蓬蓬的碎发,温声道:“饿了吗?”
    魏纨珠闻言肚子顿时“咕噜”叫了一声,随即面色微红:“方才还不饿的呢,被你怎么一问,倒是有些饿了。”
    谢斐听罢轻笑,一双狭长的桃花眼都弯成了两柄月牙。一旁的魏纨珠见谢斐笑她,霎时羞恼起来,掀开被子上来就要去捂谢斐的嘴,最后还是被谢斐给一把摁在了被窝里好一顿揉搓,方才还娇蛮地不得了的小姑娘顿时哭唧唧地嚷着自己要用膳。
    谢斐笑罢便传了膳,自己也陪魏纨珠坐在了楠木嵌螺钿云腿细牙桌膳一同用着早膳。
    望着一桌子都是自己爱吃的东西,魏纨珠顿时便将谢斐揉搓自己的事情抛到了脑后,拿起筷子,便开始一口一口嚼了起来。
    “慢点吃,别噎着。”谢斐替魏纨珠盛了一碗粥,看向少女的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魏纨珠点头,随即也夹了一块豆沙糕放在了谢斐面前的餐碟里:“谢斐,你也吃呀。”
    谢斐点头,继而轻轻咬了一口那块清甜的豆糕,凝眸看向魏纨珠。
    “今日陛下已将陆氏一族发配漠北了。”谢斐嗓音清沉,提到此事时面色有些凝重。
    魏纨珠持箸的手微微一顿,继而抬眸看向谢斐,黛眉轻蹙,却出声宽慰道:“陆骁本是魏雪昭的夫君,依照父皇对魏雪昭的疼爱,今日能有发配陆氏全族的举措,已是对他们最严苛的惩罚了。”
    谢斐叹声,眼中尽是不甘:“就凭刑部手中的那些证据,每一条都足以治他们死罪,更何况,他们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害你。”谢斐握拳,一想到大婚那日魏纨珠所遇之事,他便心有余悸。
    况且,魏雪昭害珠珠之心早已有之。谢斐在调查后发现,不仅是这次大婚所遇的那些死士是魏雪昭派来刺杀魏纨珠的,不久前在陵安街的茶肆里所遇的刺客竟也是陆骁布下的杀手。
    他将证据呈向太后与燕帝,本想让燕帝治下陆骁与魏雪昭二人的死罪,可燕帝有心偏袒,最后只削了二人爵位,将陆氏一族发配漠北。
    虽说如此二人再翻不出什么风浪来,可却也是难解谢斐的心头之恨。
    魏纨珠听罢上前握住了谢斐的手,杏眸黑润,嗓音娇软:“他们虽害得是我,可每次受伤的都是你呀,若是没有你一直护着我,我恐怕现下也没命嫁给你了。”
    小姑娘睁着水润的杏眼,眉眼清丽,白嫩绵软的小手安抚地摸了摸谢斐的手背。
    谢斐微顿,好看的长睫微微颤了颤,随即抬手刮了刮少女粉嫩的鼻尖,清沉的嗓音带着些许无奈与宠溺。
    “说什么傻话呢,你若是没命了,那我便也没命了,不过到时候,咱们两个孤魂野鬼去那阴曹地府做对夫妻也正好。”
    魏纨珠闻言顿时笑了,轻轻地推搡了谢斐一下,佯恼道:“谁要和你做夫妻了,真不知羞!”
    谢斐也笑,随即一把捉住了少女柔嫩的小手,忽然俯身凑近道:“公主都嫁与臣好些时日了,臣却还未做上真正的驸马一回呢。”谢斐勾唇,故意嗓音压低道,“臣见今日天色正好,要不就今日吧,公主觉得如何?”
    魏纨珠闻言神色微怔,继而反应过来,面色羞红一片,羞恼道:“…谢斐!你、你太不知羞了!”
    谢斐弯眸,轻轻屈指弹了面前红着脸的小姑娘一记脑瓜崩,轻笑:“小傻子,骗你呢。”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圆/房←_←
    第56章
    魏纨珠闻言更加羞恼了,抡起粉拳砸了砸谢斐, 不过那拳头软绵绵的, 瞬时就被谢斐握在了手心。
    谢斐哂笑,另一只手轻轻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 哄道:“好了,快用膳吧。”
    魏纨珠骄气地哼了一声, 随后又团着奶糕往嘴里塞了了几口。
    待二人用完早膳,谢斐便去书房处理政务。魏纨珠跟去书房替谢斐研了一会儿墨, 不过才研了一会儿, 就又被院子里正打着转儿的雪花给吸引了目光。
    魏纨珠随即便提着裙摆噔噔地跑到了窗台边, 撅着小腚,趴着脑袋张望着院外的雪。
    “好大的雪啊!”魏纨珠感叹, 随即便伸手去抓那鹅毛似的雪片,白绒绒的雪落入白嫩的手心后并未及时融化, 而是成了几片晶莹的结晶体。
    “谢斐, 你快看!”魏纨珠捧着雪花小步跑了过来, 粉嫩的小脸近日又被谢斐给养得圆润了几分。
    乌黑的杏眼弯成了月牙儿, 小姑娘笑得又娇又憨。
    谢斐抬眸见魏纨珠跑过来,随即便放下了手中的书册, 弯眸看向了魏纨珠,本以为魏纨珠是要过来给他看雪花,谁知小姑娘竟是举着小手就要往他脸上贴。
    “哈哈,冰不冰,冰不冰!”魏纨珠将冰凉的小手贴在了谢斐清俊的脸颊上, 粉润的小脸蛋儿上满是得逞的狡黠。
    谢斐失笑,随即便握掌将小姑娘的小手裹了起来,温热的掌心捂着魏纨珠的凉凉的手心,“傻乎乎的。”谢斐轻笑,狭长的桃目微扬。
    “谢斐,你还要写多久呀?”魏纨珠仰着脑袋,乌润的杏眼儿巴巴地望着面前神色温和的谢斐,嗓音软糯糯的,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谢斐听罢轻轻捏了捏少女的鼻尖,语调宠溺:“怎么了?要我陪你吗?”
    “谢斐,你快些写完,我们一起去堆雪人好不好?”魏纨珠摇了摇谢斐的胳膊,杏眸亮晶晶的。
    谢斐勾唇,掐了一把小姑娘的两腮上的软肉,微微点头算是应了。
    守在屋外的仆侍们破天荒地见自家主子竟没有在书房待一天,而是领着自个儿夫人在院外堆雪人后,皆是惊诧地瞪大了眼。
    昔日的谢斐可并无这份情致,可如今娶了美娇儿,也不得落了俗,事事都心甘情愿地依着自己心尖上的那个小姑娘。在旁人认知里,谢斐喜静,而魏纨珠又是个天生活泼缠人的性儿,二者性情相磨,谢斐必然是顺着的那一方。
    可别人却是不知,这往日里清冷疏离的太傅竟也在这男女情事上栽了一道,殊不知魏纨珠虽是黏人,那光风霁月的太傅大人却是二者中尤为更甚的那人。
    彼时魏纨珠兴致勃勃地跑东跑西地团着雪,那厢谢斐已经堆好了一个滚圆的雪球。
    魏纨珠见状顿时慕了,立刻撒娇卖乖地也让谢斐也给她堆一个,谢斐故意不依,魏纨珠便吵着闹着去追,最后便是二人笑着闹成了一团。
    魏纨珠低头团了一手掌的雪,笑呵呵地朝谢斐砸着雪球,白嫩的小脸洋着得意的笑,谢斐也不恼,只伸手接了几片雪,随后便是逮着小姑娘,作势要对那张肥嫩的小脸一顿揉搓。
    分明是要报方才在书房里的那一“仇”。
    魏纨珠见状立刻软声求饶,立刻揽着谢斐的脖子,娇声娇气地说不闹了,谢斐弯眸,随即便收了手。
    本就只想吓唬吓唬小姑娘而已,谢斐哪里会真的舍得将这冰天雪地里的冷气往魏纨珠身上揉搓呢。
    魏纨珠自然也知晓谢斐舍不得,继而便又搂着谢斐的脖子软声糯语地撒娇让谢斐给她堆个雪人了。
    谢斐低头吻了吻了少女白嫩的额际,继而两人便开始堆起雪人来。
    堆好了一个雪人后,魏纨珠又说要再堆一个雪人陪着他才行,随即便又堆了一个扎着两根冲天揪的小姑娘。
    黑豆眼,胡萝卜鼻,树枝胳膊,两只雪人一模一样的憨。不过一只有冲天揪,另一只圆乎乎的脑袋上却似乎有些空荡。
    “嗯……好像不太像呢……”魏纨珠疑声,随即灵机一动,似是想起了什么,连忙又给那脑袋空荡的雪人头顶上又加了一团雪,左拍右拍,做成了一顶帽子。随即魏纨珠又从一旁捡了两根长度差不多的树枝插在了帽子两侧,顿时便成了两根长长的帽翅。
    谢斐勾唇,心中了然,继而便从院里的梅树上折了一枝梅花,轻轻别在了“小姑娘”的冲天揪上,像是一根别致的梅花簪。
    魏纨珠这边刚替雪人做好帽翅,那边便见谢斐替“小姑娘”别了“簪”,顿时笑了。
    “谢斐,你看他们像不像我们?”魏纨珠扬声,抬眸望着谢斐的眼此刻都是亮晶晶的,娇嫩的面颊虽被寒风吹得红扑扑的,可少女的心思却是异常雀跃的。
    谢斐点头笑,目光落在魏纨珠微红的脸颊上后,立刻伸臂将小姑娘揽入了怀里,侧身挡住了风口。
    “风越来越大了,我们还是去屋里吧。”谢斐温声,抬手用手背轻轻碰了碰魏纨珠的脸颊,察觉微凉后,清隽的眉头微微蹙了蹙。
    魏纨珠乖乖点头,随即两指抚了抚谢斐微蹙的眉心,软声道:“别皱眉啦,我一点都不冷的。”
    谢斐笑,随即握住了魏纨珠的手,递到唇边轻轻印了一个吻,点头轻应了一声。
    ……
    今日是元宵佳节,太后早在谢斐退朝时便托宫人向其打了招呼,嘱咐谢斐今夜务必带魏纨珠一同来慈安宫用晚膳。
    现下已是酉时,谢斐便与魏纨珠一同来了慈安宫。
    太后早已命人备好了膳食,这会子见谢斐领着魏纨珠来了,便立刻让安嬷嬷布好了菜。
    待魏纨珠与谢斐入座,太后便一直拉着魏纨珠的手话家常了。直至用完膳,太后仍然留下魏纨珠闲聊。
    “毓章啊,哀家要与珠珠说些体己话,你且去皇帝那里请过安才过来罢。”太后笑言,随后便牵着魏纨珠的手走到了内殿。
    谢斐应声,随即看了一旁的魏纨珠一眼。
    谢一眼自然也是落到了太后眼里,太后即刻出声逗趣道:“我说呢,果然新婚燕尔得紧,就这么一刻也是离不得了。”
    安嬷嬷闻言也发笑,坐在一旁的魏纨珠顿时被闹了个大红脸。
    谢斐倒是无状,只望着魏纨珠温声说了一句:“我去去就回。”随后,谢斐便对太后行了揖礼,退身出殿了。
    谢斐刚出殿门,太后便拉着魏纨珠的手神神秘秘道:“那日哀家赠你的宝贝,你可瞧了?”太后嗓音微扬,眼中笑意甚是古怪。
    魏纨珠听罢才记了起来,原是大婚那日太后送她的檀木箱子。还记得太后当时嘱咐她一定要看,可当日谢斐受伤后,她也再无心思去打开那箱子,直至今日,要不是太后再次提及,她已将那檀木箱忘到了九霄云外了。
    “皇祖母,珠珠……好像、好像将它给忘了……”魏纨珠不好意思地垂下了脑袋,水雾蒙蒙的眼里多了里几分歉意。
    太后一听,顿时“怒其不争”了,一把掐住了姑娘的小肥脸,气笑道:“你这小妮子,记性怎么这么差呢,今日回去就给哀家去看,不然今后都别来哀家这里吃好吃的了。”太后说罢轻笑,显然带着几分调侃之意。
    魏纨珠捂住自己被捏疼的小脸,哼唧道:“到底是什么宝贝嘛?皇祖母您就先给我透个底呗。”魏纨珠抱着太后的胳膊软绵绵地撒娇。
    “哀家可不告诉你,你自己回去看看就知道是什么好东西了,要是一般人哀家可不会送给他的!”太后神秘地笑。
    太后此状实在勾得魏纨珠心痒难耐,更不得一下子就回府开箱去看了。
    直到与谢斐一同回府的路上,魏纨珠都还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怎么?姑母同你说了什么开心的事吗?”谢斐勾唇,轻轻揉了揉小姑娘柔软的发顶。
    听着耳边传来一道清冷温润的声线,魏纨珠这才回过神来。
    只见少女美滋滋地笑,两只杏眼都快眯成了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