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3节

    
    “皇祖母送了我一件宝贝,我急着回去去拆呢!”魏纨珠脆声道。
    话音刚落,马车已行至府前,魏纨珠连忙扶着谢斐跳下了马车,随即便像一只小陀螺似的飞快地奔向后院。
    谢斐失笑,继而也跟上。
    回到寝屋,魏纨珠连忙从桃木多宝格密锁柜里取出了太后赠得那只檀木匣。
    深呼吸了好几口,魏纨珠郑重其事地将其揭了开来。
    一本书?
    魏纨珠蹙眉,望着木匣里那本封面精美的书册,顿时有些疑惑。
    这是什么宝物啊?难道是流传多年的古籍典藏?
    魏纨珠连忙将书取了出来,翻了几页,大惊失色,瞬时一把将书阖上。
    小姑娘白嫩粉颊飞快的通红一片,绯红的脸蛋简直烫得能冒出火来。
    这、这…!
    如果她没看错,方才、方才…那书上竟是两个交缠在一起的白花花的小人?
    皇祖母为何要赠自己此物啊?竟还、还说是什么不可多得的宝贝!魏纨珠羞煞,可内心却又是克制不住的好奇。
    原来…这就是男女之事吗?少女浓密的眼睫微颤,又怯怯抬起了白嫩小手去翻书页,一手遮着眼,一边又好奇地去看,连翻了好几页。
    最后停在一页姿态甚怪的画上。
    还、还能这样吗?魏纨珠惊了,遮着眼的小手顿时放了下来,粉嘟嘟的小脸立刻凑近去看,白嫩的耳根又羞红了大半。
    “在看什么?”耳边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线。
    魏纨珠惊得连忙扔掉了手中的书,转头看向来人。
    恰好被魏纨珠手忙脚乱丢下的书正大剌剌地摊在了谢斐脚边,翻开的那一页正是魏纨珠方才研究许久的画。
    “我…我…你听我解释!”魏纨珠脸颊羞得通红,慌里慌张地就想上前去捡,可还没近身,那书边被谢斐弯腰拾起,握在了手中。
    狭长的桃花眼微敛,淡淡地扫过书页,少顷眼底浮上了一起笑意,看向魏纨珠的神色带了几分揶揄。
    “这就是姑母送给珠珠的宝贝?”
    “才、才不是呢!我才不知道!”魏纨珠绝不承认方才偷看地是自己,连忙撇清关系道,“我、我去沐浴了!”
    说罢魏纨珠便要往浴池的方向跑,却忽然被谢斐拦腰抱了起来。
    “一起吧,珠珠。”
    魏纨珠闻言顿时惊恐抬眸,却对上了谢斐那双深意沉沉的眼。
    ……
    在浴池胡闹一回,谢斐才将魏纨珠抱回了榻上。
    被折腾许久的魏纨珠不仅身子无力,脑子也愈发昏昏沉沉起来,精疲力竭得只想睡觉了。
    可还未吃上肉的谢斐哪里满足于此,放下纱帐,自然又是将魏纨珠按在绵软的被榻里好一顿揉搓。
    魏纨珠哼哼唧唧地不依,却还是被谢斐以吻缄口……最后实在受不住,只得软声哭着求饶了,可今夜的谢斐就像是只不知餍足的兽,非得一点一点将掌下的少女吞噬至尽,心中的爱意、怜意全然是化成了无止尽的渴意……
    ……
    一夜被翻红浪,朱幔招摇。
    作者有话要说:  作话看评论吧,不然又要锁了
    第57章 正文大结局
    翌日一早,魏纨珠是在谢斐怀里醒的。
    对上了谢斐笑意盈盈的眼, 魏纨珠面色一红, 随即缩进了温热绵软的被窝里。
    谢斐哂笑,清俊的面上罕见地带着几分懒散之意, 长臂微揽,一把便将羞成一团的小姑娘搂进了怀里。
    “醒了?”
    “才没…”魏纨珠捏着被角, 娇软的嗓音闷闷的,空出了一只手推搡了身后的胸膛几下, 那人却是纹丝不动。
    “你、你怎么不穿衣裳啊!”察觉到身后的滚烫, 魏纨珠红着脸娇声娇气地喊, 薄薄的粉白面皮涨得通红。
    谢斐轻笑一声,一向清冷的嗓音此刻语调却是带着些许哑意, 听得魏纨珠愈发羞窘了。
    “羞什么?”谢斐温声,长指微屈, 轻拧了一下少女白嫩的粉颊, 狭长的桃花眼半敛, 蕴着几分灼人的潋滟。
    “哼~”魏纨珠气鼓鼓地哼唧, 伸出一截粉嫩的手指头戳了戳谢斐的肩膀,圆润的小脸气得鼓成了一只河豚。
    “都怪你!”小姑娘娇声娇气地埋怨。
    谢斐哂笑, 捉住了那只作乱快要怼到自己脸上的小指头,随即又递到唇边轻吻了一口。
    “还疼吗?”谢斐握住了少女纤细的腰肢,五指骨感修长,轻轻一拢,便掐住了魏纨珠的绵软小腰。
    “你、你还说!”魏纨珠羞愤, 气得扑上去挠了谢斐几下,不过还没挠够便被男子翻身压在了身下。
    “还有力气折腾,看来是不疼了。”谢斐低声,随即便轻咬几下了少女秀白的耳垂。
    “唔……”魏纨珠刚想挣脱,却被突如其来的吻给堵住了未说完的话。
    床榻微摇,纱幔轻曳,其中香艳,自然不足为外人道也。
    ……
    用过早膳后的魏纨珠扶着小腰气急败坏,发誓今天绝对不会再理会谢斐了。
    可一见到那平日里仙姿佚貌的太傅大人半垂着一双好看的桃目温声细语地哄着她,魏纨珠顿时又没了底线了。
    “那下、下回不可以了……”魏纨珠伸手揪着谢斐的衣角,勉为其难地别扭了几下,“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小姑娘仰着脑袋看向谢斐,水润的杏眼亮晶晶的,嗓音娇甜还带着几分“恃宠而骄”的意味,显然不是真的生气。
    “好。”谢斐弯眸,温声应着,长指微屈,宠溺地刮了刮少女挺翘的鼻尖。
    “那你把那书给扔掉!”魏纨珠气鼓鼓额地指着那木匣,白嫩的小脸绯红。
    都怪这书!要不是昨夜被谢斐给瞧见,她怎么会…怎么会……魏纨珠腹诽,心想着下会去宫里,定要好好
    二人腻到一块儿,旁边的木香、长生瞧着也都在暗自偷笑。
    最后还是在福禄挤眉弄眼地提示下,三人这才识相地退下,临走之时还贴心地替谢斐、魏纨珠二人带上了屋门。
    “书是姑母亲手所赠,可不能轻易丢弃。”谢斐勾唇,继而俯身轻轻捏了捏魏纨珠的小脸,温声哄道:“答应你以后不看便是,可别再生气了。”
    魏纨珠听罢只气鼓鼓地哼了一声,揪了揪手上的白绢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趣事,杏眸微转,继而跳下了束腰高花凳,小步凑近了谢斐跟前,双手搭在了谢斐肩上娇气道:“听闻陛下准你告假一月是不是?”
    谢斐点头,温柔应了一声,继而为了配合少女的动作,又将身子低了几分。
    “怎么?”谢斐轻声,好看的眼尾微扬。
    “我往日看书上说,益州郡的冬天温暖如春,不仅有各色花草,还有许多燕京都没有的奇珍异兽呢。”魏纨珠扬声,漆黑的杏眼里带着几分希冀之色。
    谢斐听出来魏纨珠的小心思,却故意装作不明,狭眸半敛,清俊的面上故不解。
    “所以呢?”
    魏纨珠顿噎,继而搂着谢斐的颈项轻轻摇了几下,软声道:“既然有一个月的空余,那我们一起去益州郡看看好不好,我想想看看那些传闻中的奇珍异宝,定是燕宫里都没有的宝贝。”
    谢斐故作为难,眉头轻蹙道:“可是陛下安排了不少政务,恐怕……”
    听出谢斐语气里的为难,方才还兴致勃勃的魏纨珠,顿时耷拉下去,乌润的杏眼儿微垂,显然蔫了气性。
    “这样啊……”魏纨珠叹气,随即懂事地拍了拍谢斐的肩,“那就下次有机会再去吧。”
    不过小姑娘话刚说完便被谢斐捏了鼻尖。
    “唔…你干嘛呀?”魏纨珠皱了皱粉鼻,白润的小脸有些娇憨。
    “傻瓜,逗你的。”谢斐勾唇,继而又揉了一把魏纨珠的脑袋,像是揉搓小猫似的那样揉着小姑娘乌软的秀发。
    “哎呀,你又欺负我!”魏纨珠气得直娇气地嚷嚷,揽着谢斐的脖子气鼓鼓的像只河豚,不过这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小姑娘便反应过来。
    “这么说,你愿意陪我一起去益州郡啦!”魏纨珠兴奋地喊,粉嫩的小脸激动地红通通的。
    谢斐点头,半弯的狭眸里带着丝丝宠溺。
    “太好啦!我就知道你最好啦!”魏纨珠开心地笑着,搂着谢斐的脖子蹦蹦跳跳,激动得脑袋差点撞到谢斐的胸口,还好被谢斐一把按住。
    “谢斐你最好啦!”魏纨珠踮脚亲了谢斐的下巴一口,随即便美滋滋地找木香等人商讨去益州郡的事宜了。
    谢斐哑然失笑,继而伸手摸了摸少女方才吻的那块肌肤,好看的桃目弯成了月牙。
    ……
    是夜。
    院外的雪仍在下着,清冷的寒风卷着雪粒子,扑簌簌地拍在了辞风居新糊的窗纸上,噼里啪啦的响声,像是除夕夜里总角孩童里用来戏耍游乐的小炮竹,听起来颇为热闹的很。
    屋子里倒是一片烛火的暖意。
    墙角的壁炉里燃着碳火,整个屋里都是热烘烘的。
    魏纨珠靠在谢斐的怀里,掰着白嫩的手指头接数着,红润的小嘴里还念叨着此去益州郡要带的衣物用品。
    谢斐倒是无状,半靠在床榻上,一手握着一卷书沉眸看着,另一只手却是紧紧揽着怀里的少女,偶闻魏纨珠询问,也会低头略答几句。
    “益州郡的冬天温暖如春,不像燕京这般冷得慌,那我们此去是不是就不要带冬衣了,可听福禄说,那边夜里温差也不小,若是夜里冷的话,岂不是又要带些暖炉过去?”魏纨珠念叨着,白嫩的小脸鼓成包子。
    谢斐闻言刚想开口,便又被小姑娘娇声娇气地接了话。
    “可若是要带暖炉的话会不会太不方便呀,毕竟燕京到益州郡路途遥远,若是带了太多物件,路上恐怕不太……唔…”魏纨珠话还未说完便被身旁骤然压下身子的谢斐以吻缄口。
    温热的唇轻覆在少女的檀口上,带着几丝灼热的宠溺。
    “好了,快早些休息吧。”谢斐贴在魏纨珠的耳侧,嗓音清沉带着几分笑意,“明明用晚膳时还嚷嚷着困呢。”
    谢斐随手抛下的书卷落在了一旁的案榻上,掷丢时掀起的轻风应景地熄灭了屋里还燃着的烛火。
    霎时,屋内回归一片宁静。
    “好吧……”魏纨珠软声,钻进了暖热的被窝,随后小身子挤呀挤的,终于挤进了谢斐怀里,“那我们明日再讨论好不好?”魏纨珠靠在谢斐的胸膛上,耳里传来谢斐的阵阵心跳声,心里觉得从未有过的安稳。
    谢斐轻笑,望着怀里乱拱的小姑娘,忽然伸手捉住魏纨珠纤细的腰肢,低头在少女耳边说了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