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我娘亲是爹爹哒

    
    “哦,既然你那么闲,不如我们谈谈药草的事情?”林宛清瞥了怼她的成德一眼开口。
    “你你你……你这个丑女人,暴露了吧?就是想讹我吧?”
    “成德,别胡闹!”旁边的男子瞪了他一眼,声音中带着几分严厉。
    “姑娘有办法救他?”
    “可以试试。”
    “试试?我熊哥要是被你试死了怎么办?”成德连忙防狼般的看着林宛清。
    “我们在这么聊下去,神仙来了都救不了他。”
    “你!!!”
    “姑娘,他现在都快不行了,你的意思是……你能救他?”旁边,白胡子大夫紧张的开口。
    “我可不敢保证,最多帮他止血处理伤口。”林宛清仔细打量了一眼担架上的人开口。
    “真的?若是能止血处理好伤口,那他自然能活下来,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伤口实在太大,根本没办法啊。”白胡子大夫皱着眉头。
    “恳请姑娘帮忙!”这时,成德旁边的男子突然对着林宛清开口。
    “翔哥,你不是疯了吧?真的相信她?她长的那么丑,还强词夺理的……”
    “我丑碍着你啥事儿了?吃你家大米了?就因为我不好看,你就可以踩我脚踩我草药不道歉,还对我进行人身攻击了?”林宛清冷冷的看着成德。
    “我……”一时间,成德居然被她眼中的凛厉和严肃震慑住了,大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你什么你?你以为你长的帅?又黑又笨,口无遮拦,肯定是个单身狗吧?没事就被大家嫌弃吧?挨了不少揍吧?”
    “你怎么知道?等等,你说的单身狗是啥?”成德瞪大了眼睛。
    这丑女人有些邪门啊,怎么知道他经常被打的?
    “呵呵,让我帮忙可以,一会儿全部听我的。”林宛清冷眼看了成德一眼,随后盯着旁边的男子认真的开口。
    “好。”
    “关门,拿酒,剪刀,纱布,热水,针线,面巾过来。白老头,有麻药不?”林宛清开口。
    “问……问我?麻药?姑娘说的莫不是麻沸散?”白胡子老头嘴角一抽,随后开口问道。
    “是。”
    “有,小林子,去拿!”
    “好的!”
    “喂,少年,帮我照顾一下我儿子。一会儿我动手的时候不要有任何人来打扰。那什么,白老头,你帮忙啊!”林宛清快速说着。
    “姑娘,老朽姓王。”白胡子大夫快速走到林宛清旁边待命,忍不住开口解释。
    “哦哦,知道了,白老头,剪刀。”
    “……”白胡子大夫略心累的将剪刀递到林宛清手中。
    然后就看到戴了面巾的林宛清快速用酒冲洗了她的手,然后拿起剪刀将伤者的受伤区皮肤剪开,又用干净的纱布按压伤口止血。
    同时,另外一只手捏起一块纱布放在倒了酒的碗里侵湿,随后擦拭伤口处消毒。
    完了之后一边穿针引线,一边吩咐着双手消了毒的白老头帮忙按压纱布止血。
    “卧槽,她……她居然真的在缝我熊哥的身体,太可怕了!”旁边,传来成德震惊的声音。
    “成德,闭嘴!”另外那个男子严厉的开口喝道,随后转身看着乖巧可爱的楚小宝,轻声问道。
    “那个姑娘是你娘亲?”
    “嗯呐。”
    “她今年多大了?你们哪个村子的?你娘亲在哪里学的医术?”
    “干嘛?我娘亲是我爹爹哒!”楚小宝顿时一脸防备的盯着面前这个男人。
    “……”许翔。
    他就好奇问问而已,又不是对那个女人感兴趣,怎么这小孩子防贼一般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