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计划,到底是谁在谋划,而谁又在计划?
    在知道小痕就在洛洛居住的地方的时候,司徒无的心终于明亮了起来。
    正好这个时候,洛洛也约他。
    让伊蓝雪安心的在公司等她,自己一个人去找了洛洛。
    咖啡厅里,落落一身妖艳的打扮,坐在那里,优雅的喝着咖啡,不急不慢。
    司徒无出现的时候,她还故意的放下手中的咖啡,朝他笑笑。
    而司徒无则是冷眼看了她一眼,坐下。
    “怎么?考虑好了吗!?”洛洛不看她,傲声傲气的问道。
    “考虑好了!”司徒无对她露出一个微笑,在听到司徒无这一句话时,洛洛的心跳慢了半拍。“当然是,不可能!”然而在听到司徒无冷绝的后话时,洛洛的身体都僵硬了。
    “你,你就不怕我把你的儿子给弄死吗!?”洛洛有些生气又有些激动的问道。
    “当然怕了,不过,会有人陪着小痕的!”司徒无淡淡的说道,然后整个人雅柔的靠在了沙发上,眼光照射进来,他整个人都神采飞扬的。
    这样一个绝世的男人,怎么就不属于她呢?
    听得出他话中话,“你什么意思!?”洛洛有些紧张的问道。
    而司徒无则是不紧不慢的看了看手表,时间刚刚好,“现在应该是你女儿放学的时间吧……!”司徒无微笑着说。
    而他的这个微笑,则让洛洛浑身发冷。
    不,不会的,她早就安排好了,现在含含一定安全的回到家了,司徒无一定在唬她,一定是。
    “呵呵,是啊,含含现在应该到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洛洛假装很镇定的样子,继续跟司徒无降下去说道。
    但是她刚才的表情已经把她生生的出卖了。
    “是吗!?”司徒无依旧保持着微笑,但是却是笑里藏刀,笑的那么阴暗。“你要不要打个电话确认下呢!?”司徒无“好心”的提醒道。
    是司徒无天生就带着压迫感还是怎样?洛洛真的失去主意了,慌乱的拿起包包翻出手机就打电话。
    “你在哪!?”洛洛冷声的问道。
    “对不起,含含抢先一步让人带走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洛洛就一下子把手机合上了。
    她紧张,害怕。
    可惜他的表情更加出卖她。
    “怎么样?她是否安全的到家了!?”司徒无杨唇冷笑,敢绑架小痕,他会让她尝尝更加痛苦的滋味。
    “你到底想怎么样!?”洛洛压低了声音问道。
    “哦?是我想怎么样还是你想怎么样!?”司徒无凑近她,微笑忽然变成了轻蔑“当初你绑架小痕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伊蓝雪?她是不是也跟你一样担心含含般的担心小痕!”司徒无忽然恶狠狠的说道,他最讨厌女人在他面前这么做作了。“我只是一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他淡淡的说道,语气里却透露着威胁的气息。
    “你——”洛洛被司徒无说的无话可说。
    “你放了含含,她是无辜的!”洛洛的口气顿时变的柔软起来,服软的说道。
    “那小痕呢?他不是无辜的吗?他就活该吗!?”司徒无一句句的逼问着说,连他还舍不得碰一下呢,凭什么她敢绑架小痕。
    “不,不是这样的——”洛洛也无话可说,确实,她没有想过这么多,她能想到的就是嫁给司徒无,以后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再也不要打工,一个人养活含含。
    “放了含含——”最后,洛洛哭着恳求道。
    “很简单,放了小痕,我自然放了含含!”司徒无无视她的眼泪,所有的女人在他面前哭泣那都是白白浪费眼泪,唯独伊蓝雪。
    目光狠狠的看着眼前的男子,那么优秀的男子,那么狠的男子,终究是与她无缘。
    “好!”她狠心答应道,眼泪不使唤的掉了下来。
    而司徒无的嘴角却上扬起一抹微笑。
    带着司徒无来到她居住的地方,一个不到30平米的房子面前,不是很新,但是也不旧,还勉勉强强的可以住人。
    “就在上面!”洛洛对司徒无说道。
    司徒无狠狠的看了她一眼,上楼去了,如果她敢说话,他就会立刻取了他的命,让她后悔去吧。
    看着他如此的着急,洛洛的心里也很难受,当初为了他,她显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却得到的是这样的回报,虽然含含不是他的孩子,但是如果不是他要了自己的第一次,自己也不会那么难过,以至于堕落,才有了含含……没有直接的责任,也有间接的责任。
    打开门,司徒无一脚踢开,冲了进去。
    然而在冲进去之后,却看到的是空荡荡的房间,还有一条仍在地上的绳子。
    找遍了所有的房间就是没看到小痕的影子,司徒无的眉头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紧皱了起来。
    而洛洛也不敢相信,她明明绑着他,怎么就不见了呢?
    “人呢!?”司徒无努力的压制着要爆发的火气问道,如果不是看在还没有找到小痕的份上,他真想掐死这个女人。
    “明明就在这里的啊……”洛洛也不敢相信,继续在房间里东看西看的找着。
    如果找不到小痕,司徒无一生气,那么她就再见到含含就很困难了……
    看着他转来转去的身影,司徒无都快要疯了,“你不要再装了,如果你找不到小痕的话,那么你也别再想见到含含!”他对她怒声喊道。
    委屈,眼泪掉下来。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明明就用这根绳子绑着他的……”洛洛被司徒无的话吓住,他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所以她害怕,那起地上的绳子对着司徒无尽情的解释着……
    但是司徒无却不屑她。
    “我不听解释!”他冷冷的说道,“咣当”一声,他一脚踢飞了在地上的花盆。
    吓得洛洛直哆嗦。
    忽然想到……
    会不会是他吧小痕带走了?好像也只有她和他知道吧?
    洛洛忽然想到这个人,“我想起来了……”她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想起什么了!?”司徒无看着她,逼问着说。
    而洛洛在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时候,立刻闭住了嘴,他说了,千万不可以把他泄露出去,否则事情一定完蛋了。
    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司徒无更是恼火。
    ——————————————————————————————————————
    晚上还有两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