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肖风翼就是司徒无吗?

    
    豁。伊蓝雪全身发凉,她不知道怎么得罪了眼前的女人,她要这样狠毒的害死他们。
    想问,但是恐怕问了她也不会说的吧。
    “只见一面,就一面!”忽然伊蓝雪不再那么强势,软弱的问道。
    忽然,胃里一阵翻腾,恶心“呕呕……呕……”伊蓝雪爬在那里便开始恶心的干呕起来,似乎要把肚子里肠子给吐出来才甘愿。
    这种难受,好像有一个星期了吧,一开始只是觉得没休息好,但是这种恶心程度,真的让她有些吃不消,似乎好熟悉的恶心啊……
    只见淑敏的眉头猛的皱紧,“你怀孕了!?”她冷声问道。
    只见伊蓝雪的身体也是一怔,发起呆来。
    如果不是淑敏的这句话,伊蓝雪似乎也意识不到,好像怀小痕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啊……
    “你,你知道!?”伊蓝雪结巴的反问,天啊,也未免太可笑了吧,快要死的时候,上天却给了她一个孩子?
    “呵……难道你不这么觉得!?”淑敏反问,可是眉头紧皱起来却没有再放开过,怀孕了怀孕了,孩子……孩子……
    这几句话不断的再她的脑海里回想着,一波一波的冲击着她的心脏,好痛,好痛。
    也许,可以让她把孩子生下来,也许不错……
    一个注意在淑敏的脑子里悄悄萌发。
    正待淑敏要开口的时候,门,忽然被打开了。
    刚才,伊蓝雪和淑敏的话,司徒无都一清二楚的,伊蓝雪,怀孕了……?
    他不知道该惊喜还是烦恼,这个孩子也许来的太不是时候……
    看着大门被推开,司徒无像个帝王一样站在那里,高大的身躯,还有那双高傲不桀的眼睛……
    淑敏有那么一下子的恍惚。
    “放开他!”他冷声说道。
    而洛洛则是吓得躲在一边不敢露头,她的要求只是傍个大款,生活无忧就好,不想把名也赔进去。
    “无……”伊蓝雪含着眼泪喊道。
    司徒无却对她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似乎在告诉她,没事,没事的……
    看着司徒无就这样冲进来,淑敏带着的十几个人一个猛的就冲了上去。
    司徒无很快的就与他们打在了一起。
    一开始凭司徒无的伸手,以一敌十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后来那十几个人不再跟司徒无拼命,而是缠着司徒无,直到司徒无渐渐的有些累了,他们才得逞。
    “无,小心……”伊蓝雪看着眼前惊心动魄的一幕,不禁为司徒无感觉到心痛揪心。
    只见一个人拿着棒子便朝司徒无劈去,而被缠了好久的司徒无,终于有些累了,被劈了一个正着,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哐当”一个水晶般明亮的东西从司徒无的身上掉下来,是水晶鹰项链,是司徒无小的时候妈妈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
    淑敏的身体一怔,看着那个掉落的项链,眼睛里含着泪水……
    看着那个心爱物掉下来,司徒无的心狠狠的以揪,顾不得那么多伸手就要去捡那个项链,说那时及那时快,一个男人飞快的拿起一个东西便朝司徒无的身上砸了去。
    司徒无的手猛的一收,下意识的用胳膊去挡,却还没感觉到那个物体砸向自己的时候,只见身体一热,“啊——”一声嘶叫从伊蓝雪的口中脱口而出。
    在那个东西快要砸到司徒无的时候,伊蓝雪再次奋不顾身的挡住了。
    那时,他清楚的记得,伊蓝雪为他挡刀之后他生气的对她说,以后只需要好好的保护自己,但是伊蓝雪却俏皮的对他一笑,如果事情可以重新来一次,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替他去挡……
    “伊蓝雪!”司徒无发出怒吼,像一个发狂了的豹子一样,眼睛顿时便得猩红。
    浑身充满了杀机,司徒无一眼看去那个袭击他的人,刚要起身,只见伊蓝雪拽住了他的衣服,“无……”她艰难的叫着。
    “啊,雪,你怎么样?没事吧?不要吓我……”司徒无顿时慌了,害怕了,为什么,为什么她这么傻,那一下子要不了他的命,但是却可以要了她的命啊……
    第二次,司徒无前所未有的慌了。
    只见红色的液体缓缓的从伊蓝雪的身下流出来……她却微笑的对司徒无说,“小痕,要救小痕……”她吃力的说到,在什么时候,小痕也是她心中的第一位,但是在出事的时候,伊蓝雪永远最担心的那个确实司徒无。
    看的司徒无触目惊心,而当场的却没有人再动了。
    “啊啊——”司徒无昂天一吼。
    只见伊蓝雪眼睛看向淑敏,“求你,让我一个人抵命,放了小痕和无好吗……”她梗咽着说道,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她感觉的到,下身不断流血,身体也越开越虚,死亡在向她靠近……
    但是处在发呆中的淑敏,根本没有把伊蓝雪的话听进去。
    她一步一步的走着,直到,在水晶鹰面前停住了下来,蹲下身子,傻傻的看着那个项链……
    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颤抖的手慢慢的伸向地上,捡起那个鹰……
    眼泪更是如旺泉一样流出来,“项链……这个,是从哪里来的!?”顿时淑敏没有了以往的戾气,转眼哭泣着问司徒无。
    现在仔细看看淑敏,司徒无也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哪里有点像,但是又不像……
    “这个不关你的事情!”他无视淑敏的哭泣,心里很不是个滋味,现在他满脑子都是伊蓝雪……
    正在这个时候,司徒凌冲了进来。
    “哥!”司徒凌根本没想到自己晚来一步竟然看到的会是这样的场面。看着躺在地上的伊蓝雪,苍白的嘴唇,还有,还有那些鲜艳的血液……
    “快点送她去医院!”司徒无看到司徒凌来,便打横抱起伊蓝雪便要走。
    “不准走!”有人拦住了他们,司徒凌刚出出手的时候。
    “放他们走!”淑敏的声音冷冷的响起。
    根本没有想到她会放自己走,司徒无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抱着伊蓝雪和司徒凌消失在这个空大的房子里。
    而淑敏则是拿着那个水晶鹰项链,发呆……
    忽然想起小时候,在经过店门口的时候,她从玻璃橱窗外看到这个水晶鹰项链,那天正好是肖风翼的生日,她就买了下来,在跟肖风翼过生日的时候,她把这个送给了他……结果,肖风翼开心了好一阵子。
    肖风翼那张可怜的童真脸再次浮现在淑敏的眼前,她的嘴角上扬起一个苦笑。
    司徒无,司徒无,他不是司徒行的儿子么?
    肖风翼,她的儿子,她的儿子不是早已经被司徒行给害死了吗?
    这个鹰项链……淑敏看着这个鹰项链,有些断过又被重新接住的痕迹,看起来,有很长的一段历史了,但是却看得出,这个项链的主人是多么爱惜它啊……
    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不行,这件事情她必须问清楚。
    于是,解散众人,朝司徒无奔去的医院赶了过去。
    司徒凌把车开到了极限,司徒无坐在后面紧紧的抱着伊蓝雪的身体,而伊蓝雪的眼睛有些虚弱,一闭一正的……
    “凌,快点,你快点!”司徒无一直催,不断的催着。
    可是这已经是极限了,可以理解到司徒无的心情,司徒凌也不语,只是继续加快速度。
    终于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医生!”司徒无抱着伊蓝雪一进伊蓝雪便开始大喊叫。
    听到司徒无喊声,护士和医院推着担架就过来了,把伊蓝雪放在上面,便推向急救室。
    司徒无刚要跟着,却被医生拦住了,“请在外面稍等!”说完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自己便进去了,然后手术中的灯亮了起来。
    司徒凌和司徒无两个人站在手术室的门口等着。
    司徒无的心一下子一下子的痛着,脑子里不断重复出伊蓝雪为他不顾一切挡道挡伤的情景。
    伊蓝雪总是这样,总是这样,嘴上不承认,但是一旦到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她总是那么的为他着想,为他不顾一切……
    但是,想起在耳麦里听到伊蓝雪和淑敏的对话时,他的眼睛忽然又浮现想要杀人的冲动,她怀孕了啊,怀孕了都不知道……
    一遍一遍的自责着,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他一边一边的问自己,深深的陷入自责当中。
    来回的踱步走着,他的心,倍感焦急。
    而站在角落里的淑敏,看到司徒无那样焦急的走来走去,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着急的不得了,她的心也跟着难受,她不确定司徒无是不是肖风翼,但是越开越想……
    此时,她只能偷偷的看着司徒无,整个事情因她而起,如果她现身的话,司徒无一定会杀了她的。
    她不是怕死,而是怕死在他的手上而已,如果怕死,她就不会选择这样一条路了。
    偷偷的望着司徒无,他不像小时候了,小时候的他很聪明,但是个子很小,现在却长的又高又帅……
    不禁想着,淑敏的眼泪掉下来,也许,她该找司徒无谈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