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3又一次怦然心动

    
    漫长的湿吻过后,两人皆气喘吁吁,香汗淋漓。
    随着汗液蒸出来的体味和清新潮湿的泥土气味,还有山风、花香混合的味道混在一起,变得愈发蛊人,让人热血沸腾。
    汗湿的手十指交扣,热哄哄黏糊糊的,可却叫人心花怒放,两人都十分情热躁动,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赤裸的渴望。
    她们近乎急切地来到了房间,屋子里黑黢黢的,秦时然又把沉娆抵在门边忘情地吻着,边吻边脱掉两人身上的衣服。
    一只白皙的手在墙上在记忆的引导下摸索着,随后啪的一声按下了开关,但主卧并未像想象中的那样瞬间明亮如昼。
    贴着地板布置的一排小灯亮了起来,整个卧室被昏黄暧昧的光线笼罩着。
    在离床不远的位置,大窗开了一些,风吹进来,白色内帘随风飘飘,风里有茉莉的清香。
    有情人用含情脉脉的目光对视着。
    发带、连衣裙、衬衫、长裤、内衣裤铺了一路,两具身材姣好的赤裸胴体面对面跪着,秦时然拿着仿生阴茎,微笑着示意沉娆帮忙佩戴。
    沉娆接过仿生阴茎,轻车熟路地将其顶端舔湿,猩红的小舌时不时从殷红的口腔伸出,落在通体白皙的物什上,画面既具视觉冲击力。
    而她偏偏又低垂了眉眼,浓而密的眼睫轻颤,神情专注极了地舔舐着,明明是露骨淫秽的动作,被她做起来倒有一种纯洁不容诋毁地圣洁感。
    可,正是这股子纯净与圣洁,让人产有了破坏欲与毁灭欲,想让她清冷又明媚的脸上彻底染上情欲,让她深陷入欲望的深渊。
    仿生阴茎被彻底打湿,亮晶晶的,那握着性器的手也沾了湿意,就像污秽侵染了洁净,秦时然望向沉娆的目光愈发炙热。
    沉娆认真对待的东西是秦时然性欲延伸出去的部位,她以旁观者的视角注视着这一切时,发现自己很容易兴奋,不时有一股快感直冲天灵盖。
    秦时然单手扣在沉娆肩上,身形微微晃动。
    吻了吻女人平坦柔韧的小腹,跪坐在床上,矮了秦时然小半个身形的沉娆仰着头,星眸闪烁。
    “够湿了,我放进去了喔。”
    她湿润的嘴唇沾了几丝头发,漂亮的桃花眼像浸在水里的黑珍珠,莹莹润润的,脸颊攀上了薄薄的潮红,长而浓密的乌发垂在背后,衬得脸更小了。
    就那样柔柔地看着秦时然,仰望着她,好似她就是自己的一切。
    秦时然像被电了一般,尾骨一麻,下腹抽搐着刺激穴道深处吐出一汪腥甜的汁液。
    指尖勾了沉娆沾在唇边的发,捧着她的脸深深地吻了一下。
    白玉兰一般柔美又坚韧的成熟女人声音宠溺而暗哑。
    “嗯,放进去吧。”
    跪立着的双腿随即分开了些。
    沉娆双手捧着仿生阴茎,稍稍偏过头,黑色瀑布一般头发富有生命力一般滑到一侧的肩头,露出削薄漂亮的后背。
    她摸索着将顶端抵上对方双腿间凹陷的小口,一点点地将仿生阴茎送了进去。
    骚动的穴肉被一点点撑开,秦时然能够感受到那份愉快的阻力,她猛地仰头,露出漂亮的侧脸和修长的脖颈,扣在沉娆肩上的手指蜷缩着,手背绷出青筋和细骨,盘踞在白净的手背上,看起来有几分狰狞。
    眼皮热热的,发了汗,汗被蒸发后,眼皮又变得凉凉的,秦时然半眯着眼,浓密的眼睫在眼睛处围了一圈,簇拥着眼睛,用不着眼线,眼睛也漂亮迷人。
    特别是眼波流转间,魅极了。
    沉娆抬头看了一眼,一滴汗正从她脸颊上滑落,而后消失不见,那一霎那,沉娆瞳孔瑟缩了一下,心脏狂跳。
    她后知后觉才察觉那是对秦时然的又一次怦然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