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5进来...

    
    “唔....啊....”
    快感像潮水一般温柔又有力地推着她,沉娆握紧了秦时然的手,使了怀心事收缩穴肉,把插进来的性器狠狠一夹。
    腰眼猛地一酸,秦时然绷紧了腰臀,发出”嘶”的一声,但她将那股强烈的生理反应压下去之后,便看到乌发铺满了整个枕头的沉娆脸上露出狡黠得逞的神情,眉毛高高扬起,眼里含着满满的笑意。
    “不要,已经叫过了。”
    猩红的小舌在唇齿之间若隐若现,看得秦时然下腹直窜起一阵酸涩的酥麻,她俯身,叼住了对方湿滑的小舌,拖到自己口腔里肆意吮弄。
    如愿以偿地将明艳的小女人吻得娇喘吁吁,气喘不已。
    “调皮。”
    不无宠溺地给小女人的行为定性,下身依旧保持着挺动的频率,分开的湿润唇瓣中间粘了细细的银线,还未等它断裂,秦时然又将嘴唇贴到了沉娆唇上,黏黏糊糊地吻她。
    秦时然贴着沉娆的唇说道,“再叫一声。”
    沉娆还是摇头,满头的乌发像柔韧的水草般甩动着,柔柔地拂到秦时然脸上。
    “不要啦——”
    尾音拖得长长的,撒娇的意味明显。
    两人都心知肚明她们在玩推拉的情趣小游戏,因此戏弄的意味更浓。
    “真的不叫?”
    秦时然脸上依旧浮着细细碎碎的笑意,只是再次插入的时候用了些力道,速度也快了些,而且直直撞向那个黄豆般大小的敏感点。
    “嗯啊——”
    细韧的腰肢不自觉地抬起来了一些,沉娆软声呻吟着,”时然时然”地叫着,伸长了手臂要抱。
    秦时然自然拥住她,叼着她颈侧的软肉深深地肏她。
    ............
    在市中心最繁华地段的某一个高档小区,一个全然漆黑的房间里,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亮着微弱且稀薄的蓝光。
    蓝光淡淡洒在宋筝脸上,轮廓流畅,五官深邃立体,是造物主精心雕琢的宠儿。
    狭长的凤眸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而电脑屏幕正如实地播放着一对甜蜜般配情侣的交欢。
    她脸色黑沉得厉害,一双狭长凌厉凤眸藏着骇人的阴翳与晦暗,完全黑暗环境下的她就像一条吐着蛇信的毒蛇,湿滑阴森。
    她快速截取了那一小段画面,放到桌面新建的文件夹里,点开视频并重复播放。
    “姐姐...进来...”
    年轻女人娇柔的声音从音响里扩散开,充斥着整个封闭的房间。
    宽大的屏幕上,是高清针孔摄像头捕捉到的画面,肌肤纹理、头发丝清晰可见。
    潮红的脸蛋、迷离的桃花眼,无一不在刺激着宋筝的感官。
    如果是她处于秦时然的位置,她一定不会像她这般纵容沉娆。
    如果是她,她能就肏到沉娆哭着喊她姐姐....
    阴鸷的目光死死盯着那人的脸,看着她红润柔软的唇瓣轻启,发出叫她血脉喷张的可爱声音。
    修长冷白的手从睡袍底下钻进去,熟稔地摸到了早已湿透的阴唇,拨开肥厚的大阴唇,指尖捻上阴蒂,几乎算得上粗鲁地揉捻着那敏感脆弱的部位。
    手指插入翕张渴望的小口,大开大合,搅弄出”咕叽咕叽”的粘腻水声,她胸膛起伏得愈发厉害,饱满的浑圆将松垮的浴袍顶得更松了,冷白细腻的乳肉从松散的衣襟露出。
    看着沉娆的脸自亵,快感十分强烈,宋筝手下的动作加快,另一只手不得不扶着椅子扶手,脚趾收缩着抓紧真皮垫。
    高潮的时候宋筝发出一声闷哼,紧接在那声“姐姐...进来...”之后。
    在快感迭起带来的恍惚中,宋筝有一种是自己在肏沉娆的错觉。
    大脑空白了叁四分钟,宋筝又将画面切换至正在进行当中的性爱,她抽了一张湿巾,慢条斯理地擦拭着修长的手指,眼睛仍紧紧盯着秦时然身下的沉娆,不错过她的丝毫变化。
    末了,她端起桌上剩下的半杯红酒一饮而尽,暗红的酒液从下巴滑落至脖子,钻进浴袍,将冷白细腻的肌肤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