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6我的老婆太暴力了

    
    周一沉娆是满课,下午六点秦时然来接她,车照例停在学校西门口的老樟树下。
    沉娆那天心情很是不错,大老远地看到秦时然的车就招手,小跑着跑过来,眼睛亮晶晶的。
    “怎么今天这么开心呀。”
    拨了拨沉娆光洁额头上的碎发,拉了安全带给她系上。
    提起这个沉娆就来了兴致,还未开口,唇角就已经高高翘起了。
    “我们班有个同学真的太逗了!”
    “哦?发生什么了?”
    秦时然开着车,还不忘给沉娆一个眼神,示意她很有兴趣听下去。
    于是沉娆唇角的弧度翘得更厉害了,她兴致勃勃地说道。
    “针织服装设计课的时候,有一个男同学睡着了,因为这课是连着上四节的嘛,我们那老师有时候讲话没克制住自己的话,就有点念念叨叨的。”
    “所以他睡着了也能够理解啦其实,但他睡了半节课了,老师可能实在不想忍他了,于是就喊他的名字,但是他睡得太死了,竟然没听见。
    然后老师满脸黑线地叫旁边的同学把他摇醒,那男生就推了他好几下,前面几下他都没有反应,最后一下可能特别用力吧,都差点把他推出去了,这时候他就突然惊醒了,迷迷糊糊地直起身来,瞪着老师大声喊道:别追我!
    叁个班一起上课的大教室里顿时哄堂大笑,老师脸都气绿了。”
    沉娆边说边笑,笑得脸都红了。
    秦时然认真听着,也笑得眼睛弯弯的,“后面呢,老师有没有罚他?”
    “有啊,叫他写检讨,下周课上要他当堂念出来。”
    秦时然看了一眼沉娆,橙红的夕阳映照着少女鲜活明媚的侧脸,惊鸿一瞥,内心颤动,“对他的检讨内容感兴趣么。”
    “是啊,想知道他会写些什么,我们班同学说要录下来,等以后班级聚会的时候放出来,让他社死。”
    两人说说笑笑,分享着自己在公司或班级发生的事情,车厢里的氛围很好。
    “待会儿跟阿筝一起吃个饭吧。”
    汽车左转进入不再拥挤的支路,圆盘似的大太阳更红了,红得像血,映照着眼前的一切也皆是通红一片。
    沉娆脸上的笑意一下便散得干干净净,好似一口气将蒲公英吹去了,只留下一根光秃秃的杆子,她嘴角垮了下来,脸色也沉了。
    秦时然笑到,侧脸温柔,“怎么啦,有谁惹我的娆娆不开心啦。”
    不无娇嗔地看了秦时然一眼,沉娆气鼓鼓地说道,“你。”
    秦时然握住沉娆的手,意识到这可能不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她神色敛了敛。
    沉娆微低了头,带着些撒娇的意味嘟囔道。
    “怎么不是我们两个一起吃呀。”
    年长一些的女人于是便明了沉娆的意思,她温柔地笑着解释。
    “阿筝说好久没见面了,正好有空约个饭,你知道我工作忙,最近跟阿筝的联系确实少了,她老念叨着我有了老婆忘了好友。”
    “抱歉没有提前跟你说。”
    沉娆放在腿边的手握紧了。
    宋筝是秦时然最好的朋友,她们认识了13年,从高中开始关系就已经很好了,而她和秦时然,只短暂地交往了两年...
    沉娆不能扫秦时然的兴,至少不能在她面前表现出对宋筝的不满,一是不想秦时然夹在中间为难,二是...
    她不敢赌,她在秦时然心中的份量究竟比不比得上宋筝。
    而且,秦时然会不会因此对她心生芥蒂?
    沉娆没有把握。
    只要躲着宋筝就好了,对她过于轻浮的语言置之不理,提前避开她过于挑逗的行为。
    小心一点就可以了,沉娆告诉自己。
    沉娆尽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露出个与平常无异的笑,甚至还可爱地歪了歪头,眼睛像月牙般弯弯的。
    “没事啦,今天我是大方小娆,把我老婆让给她。”
    “说什么呢。”
    秦时然笑着用屈起的手指往沉娆头顶上敲了敲。
    “好痛的好不好?”
    “我的老婆太暴力了。”
    沉娆抱着脑袋,委屈巴巴地说着。
    “你呀,可真是我的大宝贝。”
    车停在红绿灯前,秦时然一寸寸把玩着年轻女孩葱段般嫩白纤长的手指,很是爱怜地沉娆,眼里的爱意满溢出来。
    车厢的气氛又变得轻松愉快了起来,不过只有沉娆自己知道她的情绪已经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