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8能肏到你这样的美人,我这脸留着有什么用

    
    细长的柳叶眉一挑,宋筝那张浓稠到艳丽的脸上露出些兴致来,她没有问沉娆有没有找到实习,而是直接问,
    “哦?有没有兴趣来去我工作室实习?”
    沉娆脑子”嗡”的一下,绝对不能答应,当时她脑海中下意识地浮现出这句话来,她正要出声拒绝,却听见秦时然温和的声音从一旁响起。
    “对了,正要跟你说这事呢,娆娆实习去你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去别的地方我还真怕她被人欺负,受委屈了。”
    说罢柔柔的目光便转向了她,“娆娆你觉得呢?”
    对上那样一双温良柔和的眼,沉娆说不出拒绝的话来,而且也没有理由拒绝。
    宋筝自创的服装品牌放在国际上也是响当当的一线奢牌,她们服装设计专业的学生哪个不在暗戳戳地准备着自己的作品,好进“残筝”。
    如果沉娆拒绝了,那就太不识相了,而且理由呢?难道说宋筝对她的举止轻浮,言语挑逗吗?
    秦时然会不会怀疑她对宋筝不满,有意见?
    牙齿打碎了也要往肚子里咽,沉娆扯了扯唇角,笑笑。
    “能进筝姐的工作室自然是好的。”
    “有阿筝照应着,我是放一百个心,别看她平常看着不着调的,心眼细着呢。”
    秦时然显然心情很好,眼睛里亮亮的,很是有神采。
    轻咬了下唇,沉娆想说什么,但始终还是未开口。
    两人的话题围着沉娆,身为话题中心的沉娆却低垂着眼睑,长而浓密的眼睫敛了破碎的目光。
    秦时然突然收到个电话,是产品经理打来的,大概是遇着些麻烦了,沉娆看到她脸色愈发凝着。
    “抱歉,出去接个电话。”
    她指了指手机,而后施施然站起了身,往包间门的位置走去。
    沉娆心想要遭,她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跟宋筝独处,正纠结着要不要找个借口溜出去。
    但秦时然前脚刚离开,那扇门刚关上,宋筝便手撑着桌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下了沉娆的领子。
    目光所及是星星点点的淡红吻痕,颜色很像红树莓汁。
    宋筝记得在福利院的时候,院子里就种了几棵树莓,她不喜欢吃树莓,但喜欢把它们一个个碾碎,看指尖染上玫色的血,她会有一种病态的欣悦感。
    没想瓷白的肌肤染上淡淡的红痕,也是极漂亮的。
    宋筝的情人中不乏有跟沉娆皮肤一样白皙到透明的年轻女孩子,但她从不喜欢在那些人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一想到要吮吸她们的肌肤,她便感到极恶心。
    如果是沉娆的话,她愿意吻遍她全身......
    宋筝非常轻浮地吹了声口哨,红唇咧开,她眯着眼抚摸着沉娆锁骨上点缀着的吻痕。
    “啧,怪不得穿有领子的衬衫,原来是为了遮吻痕啊。”
    “时然昨晚肏你了?她经常锻炼,是不是被肏得超爽的?”
    沉娆立刻黑了脸,她狠狠拍开宋筝的手,站起来的时候椅子在地板刮出一道尖锐的声响。
    拉开与宋筝的距离,沉娆要走。
    却被隔着小方桌的宋筝拉下,隔着裙子用力揉了两把穴。
    顾不得下体传来的麻痛,沉娆一把将笑得妖冶的女人推开,气得浑身发抖,破口大骂。
    “宋筝你要不要脸?”
    “能肏到你这样的美人,我这脸留着有什么用呢?”
    宋筝歪了歪头,一缕弯曲的发落到她肩颈的位置,像一尾黑亮的小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