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9恶人先告状

    
    宋筝越来越过分了。
    其实从很早之前沉娆就注意到宋筝看她的眼神不对劲了,几乎是秦时然带她跟宋筝第一次见面,宋筝看她的表情就很奇怪。
    暧昧、探究又兴致盎然,沉娆当下心里”咯噔”一下,只觉得宋筝的目光未免太过赤裸、炙热,让她感到很是冒犯。
    她小声又礼貌地说了句”筝姐好,我是沉娆”,便移开了视线,之后她也一直有意无意地避开宋筝。
    宋筝被推倒在椅子上,手肘磕着了椅背,毛细血管破裂,血渗了出来,白皙到透明的肌肤很快便通红一片。
    她像是没有痛觉似的,连眉也不皱一下,只是看着沉娆笑,笑得极天真又魅惑。
    红唇,黑眸,雪肤,乌发,在强烈的颜色对比下,宋筝就像刚出鞘带着寒气的剑,美得极有攻击性。
    软软地倚靠在椅背上,长且直的腿往旁边随意一搭,便将沉娆离去的机会截断了。
    沉娆气得发抖,她咬牙切齿地说道,“宋筝你已经无法用无耻来形容了。”
    她想离开这个包间,但她要走,势必要经过宋筝,宋筝会轻易地放了她吗?
    沉娆内心既愤怒又忐忑。
    因为情绪上涨得太快,她眼眶很快便红了一圈,眼睛不光要留意宋筝,还不停地瞄门。
    想走却不敢走的小模样在宋筝看来便尤其可爱。
    被欺负得狠了,也只是骂些没有任何威慑力的话,眼睛红红的好不委屈,宋筝心底痒痒的,忍不住再出声撩拨她。
    “一口一个宋筝的,在时然面前不是叫我筝姐的吗?怎么她不在了就这么凶巴巴的了,再叫一声姐听听。”
    冷白的指捏着沉娆的下巴,沉娆再想拍她的时候,双手却被背到背后,而那只固定她双手的手,她怎么挣也挣不开。
    最过分的是,宋筝把她拖到自己怀里,沉娆意识到自己就坐在宋筝大腿上,她脑袋都要炸开了。
    沉娆慌得不行,用脑袋撞宋筝,但每次都被对方巧妙地躲开了,她扭动着身体,试图从宋筝怀里挣开,但她的力气对于宋筝来说就是想撼动大树的蝼蚁,白费力气。
    沉娆时刻观察包间门的动静,祈祷秦时然不要进来,生怕秦时然进来看到这怎么解释也解释不通的画面。
    “宋筝你别太过分了。”
    她一急一慌,眼睛就红得更厉害了,就连声音都开始发颤了。
    宋筝哈哈大笑,将脸埋进女孩馨香的脖颈,任凭她破口大骂,奋力挣扎也不为所动。
    怀里的宝贝又香又甜,红润的嘴唇看起来很好亲,但宋筝怕自己唇上的口红沾在她唇上,因此便作罢了,但她并不是吃亏的人。
    不亲她,总要从哪捞到些好处。
    于是她便愈发肆无忌惮地摸沉娆的脸,对着她耳朵哈气,要沉娆展示出更多可爱的反应。
    沉娆气得浑身发抖,可宋筝的手跟铁钳似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同为女性,力量的悬殊也可以这般大。
    她无法挣脱宋筝的桎梏,只能任她上下其手。
    宋筝逗够了即将奔溃的小猫才将她放开,脱离掌控的沉娆立刻躲得远远的,防什么似的防着面前的凶神恶煞。
    餍足的宋筝心情愉悦地享用着美食,脚尖一晃一晃的,秦时然进来时已经是20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像是看到了救星,沉娆眼眶微红,黏着秦时然。
    宋筝倒是恶人先告状,“时然,你女朋友太不经逗啦!”
    女人没骨头似地朝后倚靠着,密密匝匝的眼睫在下眼睑的位置投下一小片扇形的阴影,看不见她眼底的神色。
    “娆娆脸皮薄,你别闹她。”
    搂着粘人的小猫,秦时然有些警告意味地瞟了宋筝一眼。
    宋筝作投降状地将双手举起来,修长的手指稍稍屈起,指尖水红,狭长的凤眸里盈着笑意,“小的哪敢啊。”
    她何止是敢?她太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