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3娆娆自己坐上来好不好?

    
    “帮我盘个头发?”秦时然笑着把其中一个发夹递给沉娆。
    “好。”
    将发夹夹在衣袖上,沉娆倾身靠近低垂了头颅,但她依旧只能勉强够到的高挑女人。
    “还要再低一点点。”她伸出一根食指,轻轻点了点秦时然光洁饱满的额头。
    成熟一些的女人闻声莞尔一笑,双手撑在大理石台面上,将腰弓成一道漂亮的弧线。
    这个高度刚刚好,沉娆以指代梳,双手从女人发际线的位置,往后梳,熟稔地将滑溜溜的头发拢到手心,再细致地将鬓角的发,一点点收拢再一起。
    她挺直了腰,柔柔的长发披散在肩头,斜直的眼睫反射出柔和的光线,神情专注认真,好似不是简单地在给女人盘发,而是在给她的爱人加冕。
    两人靠得极近,从宽松的领口,秦时然可以窥见那美好的乳房随着沉娆的动作轻轻晃动着,嫩红的乳头,白腻的乳房时隐时现,并且飘出好闻阵阵好闻的馨香。
    那是她的温柔乡,她的梦归处。
    腰软榻了下来,撑着台面的手将那松垮的领子勾得更松了,轻薄的蕾丝内衣将白腻的乳轻轻托起,并且往中间稍稍聚拢。
    秦时然将脸埋在她胸前,叼了一小块嫩肉,吮得很细致。
    “别乱动,我不好盘啦。”沉娆伸长了手臂勉强握住秦时然的头发。
    “好,我不动了,可是宝宝你好香...”
    “它们好可爱,好软,形状好美...”她边说边揉了揉沉娆的胸,将那对美好的胸脯堆高,聚拢,形成一副血脉喷张的爆乳画面。
    秦时然从那柔软饱满的胸前仰起脸来,下巴还抵在那嫩生生的乳上,一点不害臊地说着调情的话。
    手一抖,刚拢好的浓密秀发散了大半,脸也羞红了,余光里有秦时然的笑脸,有她自己裸露的乳房,沉娆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看了,眨着眼,眼神闪烁着。
    “都怪你,刚梳好的头发,散掉了。”
    秦时然笑,拉着沉娆的手,直起腰来,头发彻底散落,像铺了满纸的墨,洋洋洒洒地披在肩头。
    “不想跟我接吻吗?”
    秦时然用手指托起女孩的下巴,低头望向她。
    女孩眨着眼,刚哭过的眼睛就像水洗过的天空,明亮澄澈,她骨架纤细,头发和她的眼睫毛一样又黑又直,及胸的长度散在身后,雪肤乌发。
    在暖黄灯光下,仰着脸的女孩美得不像话,艳丽夺目,却又清新自然。
    没等到沉娆的回答,秦时然便俯身吻了她。
    沉娆回握了秦时然的手,手指挤进她的指缝里,因为身高差的缘故,她脖子伸得长长的,在对方温柔有力的侵袭,发出小声的轻哼,。
    这哼声在浴室回荡开来,听得人耳朵痒痒的,心下骚动着。
    浴缸里的水满了,蔓延到了脚下,白皙的玉足被温热的水冲刷着。
    紧贴着的唇瓣这才分开,“水好了娆娆。”
    她边说边利落地给沉娆还有自己盘上头发,用发夹夹住,而后脱光两人的衣物,进到浴缸。
    水里加了些精油,味道淡淡的,有舒缓神经的功效,按摩模式下的水流以一种温柔但有力的推动舒缓着紧张的肌肉。
    舒服到连脚趾头都张开了,沉娆呼出一口气,捧了水,浇到秦时然肩上,看透明的清水舔舐着她白净细腻的肌肤,再坠入浴缸。
    眼神对视,炙热缠绵,爱意蔓延,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等意识到的时候,她们已经抱在一起黏黏糊糊地亲吻着了。
    秦时然用一双手将沉娆弄得娇喘吁吁,浑身酥软。
    沉娆冷艳的桃花眼湿漉漉的,折射出细细碎碎的微光,看起来很是水光潋滟,上挑的眼尾含着绵绵的情意,眼里的冷调被暧昧狎昵的春色彻底掩盖。
    眼睛里像是藏了蛛丝,只望一眼,便被密密实实地缠绕住了。
    潮湿的指腹抚摸着女孩的眼尾,眼里的深意深不可测,成熟一些的女人声音暗哑地说道。
    “等我一会儿。”
    “嗯——”
    就连声音都彻底软了下来,沉娆眨着眼,巴巴地望着秦时然离去的赤裸背影。
    秦时然不一会儿就返了回来,她手里拿着能够让两人沉溺于性爱的器物,粉白的胴体慢慢沉入浴缸,熟稔地将仿生阴茎插入体内。
    她笑,双手捧着沉娆的脸,声音含了蜜,眼里藏了小勾子。
    “娆娆自己坐上来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