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5找你玩啊

    
    周四下午沉娆有课,结束后她打算叫个车回去,她想着洗完澡,煮饭的阿姨就差不多把饭做好了,她吃过饭后准备构思个设计稿。
    她是这么计划的,可刚踏出教室门,计划便被没骨似的倚靠在走廊栏杆上的宋筝打散了。
    宋筝这天穿得很低调,一身灰色休闲装,戴了顶棒球帽,四肢修长,很是青春活力,随便一站都是画报既视感。
    她朝沉娆歪头笑,狭长凤眸里闪着似有似无的笑意,痞痞坏坏的,很是抓眼。
    沉娆却如临大敌,寒毛直立,在赶着回去的同学们尚未发现她的时候,急匆匆把她拉走,带到走廊尽头转角没人会经过的角落。
    将她的手狠狠一甩,沉娆不可抑制地低声吼道,“宋筝,你来这里做什么?”
    宋筝没个正形地松松垮垮地站着,左手扣在自己右手的手腕上,指腹轻轻摩挲着那一小片温热的肌肤。
    宋筝手指修长冷白,指甲干净圆润,泛着自然有血色的水红色,松松搭在纤细骨感的手腕上,手指,手腕组成的画面就是一副活生生的艺术品。
    对美有着绝对敏感的沉娆即使再不愿承认混蛋宋筝的魅力,此时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地瞟了两眼她的手指。
    宋筝也不及时搭话,而是像是欣赏够了沉娆脸上细腻鲜活的表情,才轻笑着说道。
    “找你玩啊。”
    她看着沉娆因为感到荒唐而瞪圆的眼,褐色的瞳孔折射出细碎的亮晶晶的微光,眼底干净透亮,纯净极了,和远处淡蓝到纯粹的天空组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画。
    宋筝感叹这真真是冰雪般纯净美好的人儿,总是能给她带来被春雨洗涤过后的清新,她忍不住翘起了唇角。
    “刚好知道一个朋友在你们学院的教务处上班,就问她要到了你的课表。”
    “果然是一丘之貉,否则也干不出出卖学生隐私的事。”沉娆双臂抱胸,冷冷地说道,眼里无声地控诉着。
    宋筝挑眉,惊诧在墨色瞳孔里一闪而过,“你怎么这么可爱,看来时然真的把你保护得很好。”
    搭在手腕上的指用了些力道——沉娆留下的触感,已经所剩不多了。
    “别废话,你来找我做什么。”
    沉娆脸色冷青,望向宋筝的是丝毫不加掩饰的厌恶。
    这态度多少有些伤人了,宋筝的视线往一旁移了移,落在浓绿茂密的矮灌木丛上,那儿正盛开着一朵朵小小的白花。
    手腕上残留的触感已经彻底消失,再怎么挽留也留不下。
    她松了手,身体下意识地想找个地方倚靠,但却没有干净的地儿。
    于是便换了条腿做支撑,依旧是松松斜斜地站立着,脸上又是一副风流多情的软笑。
    “嗯,就是单纯地想见你,想找你说说话,你不回我微信,也不接我电话,我真的好伤心,为了见你,我今天还推了某新晋顶流小花的拍摄。”
    没见过如此恬不知耻的人!
    沉娆往后退了一步,她拳头已经捏紧了,藏在身后,想狠狠地朝那张秾丽的脸蛋来一拳,要让她鼻孔流下两管鲜血才能解自己的恨意。
    她在愤怒的边缘即将爆发,但沉娆眼前不合时宜地闪过秦时然笑得温柔的脸,也忽地意识到把宋筝这号人物彻底得罪后的下场。
    她还是慢慢松了手,后背倚靠在墙皮裂开的,被调皮学生恶意涂鸦后的墙面。
    连同自己也成了个不堪的笑话。
    仰起的头最终还是低垂了下来,沉娆用一种愤怒到了极致后又松弛的无力语气说道。
    “宋筝,求求你放了我吧,你跟时然是朋友,别把事情闹得太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