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4章:动了,春心

    
    “不哭,爹给你买好吃的。”青山君一把将月姬抱起。
    他不会抱人,月姬被他横抱着,姿势不舒服,两只小腿哒哒地乱蹬着,哭得脸红脖子粗。
    青山君只得把她变回蛇身,装进袖口就要把她带走,月姬死心眼,拼命从袖口里钻出蛇脑袋,对着金富贵喊道:“爹,救我,我要被这个坏蛋抓走了——”
    竹片再次就比划在了月姬的面前。
    “你说谁是你爹?你再说一次。”苏和香握在手里的竹片吓唬起月姬,那小蛇脑袋就缩回了袖口里,委屈地发出嘤嘤声。
    青山君见状,向金富贵走去,金富贵脚步一时没站稳,后退时打了个踉跄,扶住了木桌。
    “本君的月姬喜欢你,你随本君一起回去,变成猫儿和月姬一起玩耍。”
    青山君抬眸,扫向那道袍穿得松松垮垮的云奴。
    “至于你,七日内,本君都不想见到你,你若是七日内踏入本君的领地,碍了本君的眼,本君连同你和你那臭道士师父,一块儿连骨头嚼巴嚼巴吃下。”
    金富贵还在想这小道士怎么面对青山君连个屁都不敢放,下一刻金富贵的后领子就被青山君拎过。
    “咪咪,走。”
    不是全天下的猫都叫咪咪啊!金富贵被青山君拉走,肢体上没有抵抗青山君,顺从地跟他走,可言语间还是忍不住想要纠正他。
    金富贵尊敬地说道:“青大仙,我叫金富贵。”
    “知道了,咪咪。”青山君照喊他咪咪不误。
    那加重声音说出的‘咪咪’二字,颇有挑衅意味。
    青山君就是要叫他咪咪,就喜欢看他那张胖脸充满了不服但连一根指头都不敢伸的模样。
    回去后,青山君拎着金富贵,让他变回原身。
    “我现在不想变,做人挺好的。”
    金富贵本想维持着那一份渺小的尊严,可青山君给了他两个选择,他要么自己变回猫,要么就会被青山君打到变回猫。
    照金富贵这不吃亏的性子,自然是从容选择了前者,自行乖乖变成了猫,弓身伸了一个懒腰,趴在地上,甩了下金橘色的猫尾巴,抬头冲面前的青山君讨好般地喵叫了一声。
    被装在青山君袖口里的月姬看见那毛绒绒的金富贵,迫不及待从宽袖里钻出来,扑倒在金富贵身上,蛇身开心地翻滚在毛发间。
    这似曾相识对猫爱不释手的景象,不禁让青山君想到了苏和香。
    她摸金富贵这只猫时,除了两个猫蛋蛋没摸过,其它地方都摸了。
    青山君一挥衣袖,面前即刻就施法变出了一片立起来的湖面,水面竖直但未有水流出,照出了青山君与趴在猫背上打滚的月姬。
    倏然,青山君恢复成原身,白色巨蟒缠过在猫背上的月姬,将她从猫背卷下。
    “月姬,你瞧,你和谁长得像?”
    那一面镜湖,把叁者照得清清楚楚,这样对比明显下,再把那长毛的四条腿猫认成是她爹,青山君是真的认为这闺女太笨了。
    这么笨的蛇,若以后送到白婆婆身边修炼,都修炼不出个结果,这样蠢钝,反招来同门欺负。
    不如就让她顺其自然,做一条会生老病死的人蛇,让她在他的庇佑下,无忧无虑过活。
    金富贵都怕这笨蛋小蛇还要认错爹,开口说道:“你这死脑筋的小蛇,一看青大仙就是你爹,你长大后,保准和他一样粗,一样长,快叫他爹,叫了,我便能脱身,快快离开了。”
    早在苏和香第一次让青山君在月姬面前露出原身变成蛇,月姬就发现这条大蛇和自己长得一样了,只是对他生出的亲切感,没有金富贵来得多。
    在情感上,她倾向于金富贵是她爹。
    可事实摆在眼前,她不得不承认,青山君这条大白蛇才是自己的爹。
    但她还是喜欢金富贵多一些。
    月姬既没叫青山君为爹,也没否认青山君不是爹,她只是快速从青山君被卷的蛇身里爬出来,爬向了金富贵。
    金富贵往后退,退到墙根都没阻止月姬缠上自己。
    白蟒的嘴,张开叹了口气,蜿蜒着爬行走开了,金富贵扭了扭被月姬缠住的猫身,说道:“笨蛋小蛇,快去安慰你爹,你爹伤心了。”
    月姬将金富贵缠来又缠去,就是不肯追随青山君而去,一定要黏着金富贵。
    青山君藏了起来,苏和香到处找他,最终还是在老地方房梁上找到了他。
    房梁是乌色,他的蛇身跟着变成了乌色,缠在上面,将自己隐藏起来,不仔细看是看不出他的。
    苏和香搬来了梯子爬上去,站在摇摇欲坠不稳的梯子顶部,对躲在房梁缝隙里的青山君说道:“我近来肚子不舒服,小腹隐约发疼,是不是我肚子里又有小蛇了?你下来,帮我瞧瞧。”
    不可能这么快又有小蛇了。
    自从有了月姬后,在今后一年内,青山君都没与苏和香有再生蛋的打算。
    他亦从白婆婆那里要来了‘绝子丹’,无论是以蛇身,还是以人身与苏和香行云雨,只要在云雨前吃下一粒‘绝子丹’,苏和香便不会产蛋。
    不过以防万一,那个灰暗的蛇脑袋还是伸了过来,贴在苏和香小腹上听了听。
    又移开。
    “没有,你肚子里没有蛋。”
    青山君又缩回了房梁的角落缝隙里,靠近最里面一片烂瓦片中,可以看见月姬和金富贵在花园里玩得不亦乐乎,月姬缠在金富贵的猫身上,不断喊着:“驾!驾!驾!”
    “骑马马喽。”
    刚开始,金富贵还会强调自己是猫,后来纠正不过来,就随月姬怎么喊了。
    笨蛋小蛇都把猫叫成爹了,将猫叫作马,算不上是一件奇怪的事了。
    夜空就像被水洗透了,干净,明亮,不偏不倚在中央挂了一轮明月,还招来了几朵黑云相随。
    围墙边,云奴试图翻墙而入,一堆有着剧毒的眼镜蛇全都立在围墙下,像一排排竹竿,庄严肃穆无声地盯着坐在围墙上的云奴。
    只等他跃下,它们就扑上去。
    云奴差点就没看见它们,腿都伸了一条出来,一下看见那么多条有剧毒的蛇在等着自己,他吓出一身冷汗,遂把那条腿收了回去,不敢进入蔡宅了。
    因他私自做主把月姬放出去一事,青山君是记恨上他了。
    他想叫赵粉出来陪自己,可赵粉白日里痛快玩耍了一天,早就乏了,回到盆中埋在土里,现出原身变回了一盆绿油油的牡丹,深深安眠了。
    张元之站在牡丹旁,揽起了赵粉的一片枝叶嗅闻,不禁在心中感叹自己那好徒儿,把这盘牡丹养得实在太好。
    他对这牡丹,竟都动了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