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章:上山,采药

    
    再走两里路,就到青城山了。
    阴雨天,雨下的绵密,雨线被风斜吹着飘落,往山上的路寸步难行,还没上山前有石板子铺路,等上了山寻起草药,地上的泥能把人摔得好远。
    苏和香抬起脚上的鞋,见鞋底已黏了厚厚一层的黑泥,她站在山脚下的一处茅草破亭内休息,眼瞅着鞋底黏了那么多的泥,待会儿不好行路,她向四处望了望,看见了落在地上的一条小树棍。
    她捡过那条小竹棍,单腿站立,单手扶在斑驳的亭柱上,转过鞋底,刮起了鞋底那一层层黑泥。
    左右两只鞋底的泥刮干净后,苏和香从袖口里拿出一卷油皮纸看了起来。
    画纸上,画的正是‘蛇目草’这味药。
    蜀州城,有人等着这味药救命,那人正是苏和香已定亲还未过门的相公蔡天庇。
    小郎君蔡天庇是娘胎里带的病,生下来就与别的孩子不同,眉心一点红痣,从小体弱需要用药,幸投生在开医馆的蔡家,缺什么,都不会缺蔡天庇吃的药。
    与蔡家开医馆的显赫相比,苏和香与爹爹苏半子就稍显贫寒了,他们靠去山上采药买卖维生,风餐露宿,利润不高,采来的草药晒干,卖给城内各个药铺、医馆。
    苏半子与蔡记医馆打了有两年交道,往来送药卖药。
    上月苏和香去蔡记医馆收蔡家未结清的一笔账,那日蔡天庇拨着算盘,瞧上了来结款的苏和香,回去就求他老娘老爹替自己说媒去,非苏和香不娶。
    隔天媒婆带着蔡家的聘礼进了苏家寒酸的院落,举目看去,一件值钱的家当都没有,院里摆的全是晒干的草药。
    听到媒婆的来意,苏半子问苏和香是个什么想法,愿不愿意嫁。
    蜀州城的姑娘十一岁就嫁了,最迟不过十四岁,苏和香十五岁了,头一回遇到上门提亲的人家,她点了好几个头,连说愿意。
    蔡苏二家,就此定盟结亲。
    可在成亲之日前夕,蔡天庇旧疾复发,寻遍蜀州城都唯独缺一味名叫‘蛇目草’的中药,苏半子早两年在青城山上见过‘蛇目草’,倒也不难采摘。
    苏半子本要动身上山为良婿天庇采这味药,可临行前,脚上忽然生出了一个拳头大的脓疮,难以下地走路,苏和香就担负起为夫君蔡天庇去青城山采摘‘蛇目草’这味药草。
    苏和香未见过‘蛇目草’,苏半子在她临行前,给她绘制了‘蛇目草’,这味草药通体碧绿,大圆叶,叶茎紫红色,长势低矮,约有人的一巴掌高,常与长势齐腰的‘观珠仙草’混合生长在一起,需拨开‘观珠仙草’,细细寻找。
    现在是四月,处于‘蛇目草’的开花期,冠顶结紫色小花,容易辨别寻找,可下起了雨,这给苏和香上山寻药造成了不小的难度。
    在亭内啃完半个芝麻烧饼,苏和香把绘有‘蛇目草’的画纸折迭好,揣回袖内,戴好斗笠,理了理身上的蓑衣,就走出亭内,向着蜿蜒的山岭小路出发。
    雨水丰盛,山间昆虫鸟兽蜱虫居多,蛇也不少。
    这个季节,蛇出没的最频繁了。
    苏和香最怕蛇了,那光溜溜在地上爬行的软体动物,她见到都犯怵,上山前,她往身上撒了不少雄黄粉驱蛇,沿路上山,还是看见好几条蛇。
    它们或卷成一团趴在路边,或挂在树上,看见苏和香,根本不惧她,还朝她吐着蛇信子,吓的她每见到一条蛇,冷不丁的就尖叫起来,惊起丛林间一群鸟儿抖动着被雨淋湿的翅膀,争先向上飞去。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苏和香一边走,一边念,从背上的小竹篓里取出一把弯镰刀,拨开长到小腿的杂草,仔细脚下,就怕被杂草蒙了眼,踩到了草里的蛇。
    被无毒蛇咬一口,不要紧,若被那有毒的蛇咬一口,这青城山就是苏和香的葬身处了。
    相传,青城山有一条‘青大仙儿’在此修炼。
    青大仙儿就是蛇,苏和香不知真假,反正大家都传,青城山有一条修炼好几百年的蛇妖,不轻易现身,一出世,那就是修炼成功了,化成龙去天上当官施云布雨了。
    苏和香走了约莫一时辰,雨势不小反变大,正是未时,天就暗了下来,乌云压顶,重重黑色云层里,隐约显现出发紫的闪电。
    “得赶快找到蛇目草才行,不然雨下这么大,根本下不了山。”苏和香手扶在一颗有腰粗的树上,看着这愁人的天气叹了一口气,松开树干,拿着镰刀拨开杂草,继续前行了。
    越往前走,前方就越暗。
    苏和香胆怯,想要退却了,她五岁就跟着爹爹上山采药了,来这青城山采药也有好几次了,但今日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反常的天气。
    山上树木本就直耸入天,遮天蔽日,现在更是黑到伸手不见五指。
    云里有翻滚的轰轰声,似是打雷前的预兆,瓢泼的雨水打在苏和香身上,视线被雨水淋到朦胧模糊。
    既上了山,若不采到蛇目草,回到蜀州城内,可怜那蔡天庇就瞪眼归西了。
    未过门就做了小寡妇,那真是触了大霉头。
    苏和香的手往脸上一抹,抹开了脸上纵横交错的雨水,一咬牙,退缩的步伐便又向前了,为了自己,也为了蔡天庇,也要摘到蛇目草。
    一道划破天际的闪电劈下,还伴随了一声震破天的雷声,苏和香被吓得蹲下来,捂紧了双耳。
    雷声暂停,闪电时不时地亮几下。
    苏和香蹲在那里,心就和那雷声一样,隆隆的,被震的都有了回音,她眼神慌张,扫视周围,想找一处地方躲这雷,免得被雷击中劈中,死在蔡天庇前面就不值当了。
    闪电忽明忽暗,苏和香忽然看见前方草丛里有紫色的小花,再定睛一辨认,矮小的紫色小花周围,正是长到人腰的观珠仙草。
    苏和香慌张的眼神一亮,抢步上前就向那片观珠仙草跑去,一道雷劈下来,正好落在苏和香脚后跟。
    “老天爷喔,你开开眼,我这是在救人,你行个好,不要劈我。”苏和香手脚发颤,边说边拨开了观珠仙草,确认结着紫色小花的植物正是蛇目草。
    她顾不得一株株采摘蛇目草了,连同那些观珠仙草一起,将两种植物连根拔起,连薅了叁把扔进小背篓里。
    雨大风大雷声还大,正拔草的苏和香依稀听见了草里出现蜿蜒爬行的窸窣声,前方的一片观珠仙草摇动着,那庞然大物正朝她爬来,离得越来越近。
    在没看见它之前,苏和香从脚底就升起了一股寒意。
    雨水打在脸上,冷冰冰的。
    苏和香想叫,想丢下背篓就逃,可她就像被定住了,想挪动步子都不行,想要大呼救命都喊不出口。
    雷电交加中,一条鳞片闪着白光的蛟从观珠仙草中悄然抬起身,现了形,雨点子全甩在了苏和香的身上。
    苏和香脸上的雨水顺流而下,瞳孔里印出那条蛟的威风姿态,近到能闻见那条蛟身上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清新香味。
    蛇脸龙身,有十岁小孩的腰肢粗,长度未知,眼睛有灯笼大,泛着紫光,一对爪子挥动着,眼神温和地注视苏和香,期待苏和香能说出夸赞它的话。
    此时的苏和香被这突然出现,还能半立的蛟吓得没了魂,当能说出话后,恐惧从她心间碾压而过,她流着泪喊道:“好……好肥的一条蛇!救,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