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初夜,落红

    
    青山君脱了裤衩,一眼看去,阴毛卷曲,毛量浓密,那一条阳物显现,坠坠的往下沉,两个卯蛋胀鼓鼓,挨挤在一块儿。
    青山君握过苏和香的手,让她去触碰那条黢黑的肉虫。
    起先苏和香红着脸抗拒,手指头还没挨上就退回去了,青山君硬拉着她的手,不仅要她摸,还要她握。
    “娘子,你把它握硬了,它就能钻你的洞穴了,蛇都是会打洞,往洞里钻的嘛。”
    这胡话说的苏和香小脸红到要淌血了,右手握着青山君的那物,在他的教引下,上下套索着。
    那根稀罕物眼见着就在她手里变粗变硬了,烫得灼她手心,她嗫嗫:“相公。”
    那酥声气,挠人心。
    “好娘子,让本君抱抱。”
    青山君这一句话不小心现了他的声音与自称,苏和香一愣,觉得这声音分外耳熟,像是梦里那蛇妖说话的声音。
    苏和香来不及细想,青山君就扯下了她裙内亵裤,将她的腿弯曲一迭,露出尻眼,右手摁住她,左手扶着身下那根阳器,找到她身下窄小的洞穴,顶端对准干燥的花穴就硬要推进。
    这人与人的交媾还是叁百年前,青山君下山云游时,趴人屋顶学会的,略学了皮毛,不懂精髓,这是第一次将眼睛学会的东西,用在了身体上。
    连一条母蛇都没碰过的青山君初次就要与人类女子交媾,他口干舌燥,体内欲火全往那处使了。
    “相公,疼……”苏和香只觉下身涨疼干涩,被那硬物顶进来,一片泪眼汪汪。
    青山君挺动了两下,也觉得有点疼,暗想这人类男子的劳什子玩意儿也太难用了,还只有一根。
    他在山上用尾巴卷着石头自磨时,能磨出两根。
    苏和香喊疼的呻吟声变大,青山君的手摸向了她喊疼的地方,想为她施法止疼,可一摸,四根手指头都沾上了血。
    坏了!坏了!
    伤人了!
    青山君不知那是女子的初夜落红,大为慌乱,吓的他以为是伤了苏和香。
    他无恶意伤人性命,只想吓她一吓,以惩她说自己是肥蛇,坏了自己得道升天为龙的功德。
    “罪过,罪过。”青山君忙与苏和香分离,低眸见到身下那根性器都染上了血丝。
    真是罪过啊!
    青山君整个就一慌张样,又是拿裤衩揩下身,又是将脸凑去苏和香身下,探头看她被自己伤的如何了。
    还好没有流出血。
    苏和香没曾想,行周公之礼原是这般的疼痛,晃眼一瞧,见青山君趴下来瞅着自己那个地方,苏和香脸上红晕未消,双腿一下紧闭,不要他盯着自己的那个地方看。
    腿闭上了,看不成伤口了,青山君就把手搭在了苏和香闭紧的双腿间,尝试施法,隔空探知她的伤口,关切道:“娘子,还疼吗?伤的重不重?”
    苏和香声音细细的:“还有一点点疼。”
    用法力探了探,未探到苏和香那里面有伤口,青山君在心里犯起了嘀咕:莫不是本君法力没有恢复,尚且微弱,探不出个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