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章:相公,亲亲

    
    青山君本想夺了苏和香的清白就走,可苏和香坐在床上贴着他身体,唤着相公,温热的体温传来,让向来血液都是冷的青山君改变主意,决定当人当到天明。
    他抱过苏和香,拉过大红喜被将自己与苏和香盖在了一处。
    “相公,你身上好好闻,这是什么气味?”苏和香枕在青山君的胸膛,使劲嗅着青山君的脖颈。
    那香味不是沾染在他身上的,似是从他体内骨子里飘出,像体香,他之前挺动的那几下,身体温度一高,苏和香就闻到香气浓郁热烈,从冷香变成了热浪。
    现在闻着淡多了。
    青山君修炼了九百余年,是妖,同样也是半仙,身上自带的冷香是修炼多年凝结而成,他闻不出自己身上有香味,苏和香说他身上有香味,他低头往自己身上嗅了嗅。
    “有吗?”
    “有。”苏和香搂过青山君,仰头看着他,“我好喜欢闻相公身上的香味。”
    青山君听到‘喜欢’二字,差一点就没控制住吐出了蛇信子。
    有人类居然说喜欢自己。
    “那为夫长得好看吗?”
    “好看,相公是这蜀州城第一美男子。”
    被夸好看的青山君在心里嘿嘿发笑,又听苏和香夸道:“相公的眼睛好看,鼻子好看,连嘴唇也好看。”
    苏和香盯着他的嘴唇看,想到两人都洞房了,连一个吻都没有,妥实有些不合理。
    都拜堂成了亲,还行了周公之礼,那就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了,苏和香盯着蔡天庇的嘴唇良久,见他只一味地傻笑,不向自己看来,想等着他主动亲来的苏和香就扯紧了被子,伸头快速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羞的脸颊绯红,拿被子盖住了头,躲进了被窝里。
    顷刻间,青山君耳朵就红了。
    心跳的这么快,是中了这小娘子的什么邪术吗?
    邪术,定是邪术!
    人类明明那么不堪一击,没有金刚护体,不会修炼法力,肉身轻易就被损坏了,可人类的一个吻,就强到让蛇大仙心魄不稳,脑袋晕晕。
    蛇大仙青山君甩甩发晕的脑袋,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研究人类,知已知彼,不能让对方抓到弱点,如此才能胜过对方。
    下了山,来了人间,也是一种修炼。
    “相公……不亲我吗?”
    藏在被窝里羞得不敢露脸的苏和香心似地动山摇,呼吸急促不平稳。
    什么是亲?青山君不明白。
    不过好歹也是修炼了几百年的灵体,很快就参透刚才苏和香对自己那样做就是亲,青山君就有样学样,掀开被子,对着被窝里热出细汗的苏和香脸颊就是一亲,对她也实施了‘邪术’。
    苏和香的脖子都红了。
    她红彤彤水灵灵的模样看得青山君心痒想把她抓回去生蛋了。
    新房内摆了几对喜烛,烛光摇曳,燃烧直天明,至燃尽,灯火一灭,一小缕青烟化雾消失。
    苏和香睡了一个美觉,枕在蔡天庇的怀里一觉到了天亮,梦里再没有出现过那条会说人话的蛇妖了。
    屋外鸟鸣啼叫,轻风拂叶,苏和香先与蔡天庇醒来,她看向自己身边的蔡天庇,发现昨夜的蔡天庇与此时的蔡天庇稍许不一样。
    他昨夜额间是没有小红痣的,现在有了。
    他昨夜身上有一股冷香,现在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