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章:蛇身,分离

    
    蔡天庇的爹娘没有因为当初蔡天庇非娶苏和香不可,而轻待苏和香,也没有因为苏和香家境逊于他们而轻视苏和香,反而认为苏和香愿意嫁蔡天庇,实乃苏和香善良仁义。
    在蔡天庇叁岁时,路过蔡记医馆的癞头和尚说蔡天庇是天上宫殿里扫香灰的小仙童,他私自偷偷下凡,发现后会被叫回天上的,断定了蔡天庇活不过十五岁。
    蔡天庇从胎里带出的这一病身,指不定什么时候会撒手人寰。
    现如今,蔡天庇十四岁。
    蔡天庇爹娘找媒婆到处为蔡天庇说媒,蔡天庇没看上那一个个如花的姑娘,这一下看中了苏和香,蔡天庇爹娘明知这是把苏和香往火坑里推,也立马请了媒婆来向苏和香说媒。
    两人拜堂成了亲,结为夫妇,蔡天庇爹娘就放了心,饮了苏和香奉上的请安茶,两口子把早准备用红布包上的碎银两打发给了苏和香。
    蔡天庇娘亲开口道:“巧媳,要早日延绵子嗣,开枝散叶,诞下我儿的后代。”
    “儿媳明白。”苏和香握着两个红布包的碎银,双手揣在腹前,身体紧绷着,低着头站在蔡天庇的爹与娘面前。
    她是一个爬山挖药自由惯了的野丫头,但在公婆面前,也竭尽恪守礼仪,等出了那道门,苏和香的脚步就大了起来,走路姿势生风,裙摆摆动的更大了。
    绕过回廊,苏和香的手勾过回廊下的一个柱子,正欢快地蹦跳着,要跑回房去找蔡天庇玩耍,房梁上突然落下一个东西,正好挂在她的脖子上。
    锁骨附近一处地方突然被叮咬了下,轻微的疼痛让苏和香皱眉,哎呀地呻吟了一声,她往脖子一抓,一碰上那冰冷软绵的触感,预感不妙,当从脖子上扯下了那一条通身雪白的小蛇,看见手里的小蛇抬起头,不断朝她吐红信子,苏和香满脸恐惧,一把将那条蛇甩的好远。
    “我的个亲爹!”
    苏和香吓的掉头逃窜,腿脚发软,双手抱着脑袋没命地奔跑,想不明白这里不是荒郊野外,宅子里平白无故的为什么会出现蛇?
    幻化成小白蛇的青山君被苏和香扔出老远,摔在了墙根,蛇尾拍在墙壁上,发出霹雳一声响,蛇身疼到快要断成两截了,他恨不得化为一条巨蟒,追在苏和香身后,将那个不识好歹的小娘子一口吞入腹中。
    他好心咬她一口,种下结印,想让她能听见自己说话,提点她这几日不要让蔡天庇出门走动,否则蔡天庇会有性命之忧。
    这倒好,蔡天庇还没出事,他堂堂蛇大仙就快被摔死了。
    昨夜她还在怀里缠绵,说喜欢自己,夸自己眼睛、鼻子、嘴唇好看,如今一见到自己,毫不留情把自己扔出去好远,尖叫着害怕地跑开了。
    青山君贴在墙根动弹不得,正想运用微弱的法术召集几条蛇,把自己摔伤的蛇身运走,而召唤的咒语还没念完,它的蛇头与蛇身就分离了。
    蔡天庇手握砍柴的刀,赤血顺着刀尖淌落,他呼哧地喘气,两缕发须飘在脸颊两处,盯着地上被自己砍断的那条小白蛇,不带任何犹豫,对准已经一命呜呼的蛇头,一脚踩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