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章:杀掉,蛇妖

    
    此生蔡天庇最讨厌的动物就是蛇,看见蛇,巴不得将它们剁成肉酱,压成肉饼,丢到药酒里浸泡。
    苏和香找来一罐雄黄粉,沿路撒着雄黄粉,以此驱赶着宅子里的蛇虫鼠蚁,当走到之前遇上小白蛇的回廊处,小白蛇已经不见了,只瞧得见墙角遗留了一滩血迹。
    苏和香思索着之前把小白蛇扔出去后,自己下手不至于重到让小白蛇出了血。
    苏和香壮着胆子慢慢凑近那滩血,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苏娘子,你害本君渡劫失败,你相公蔡天庇还砍断本君的蛇身,踩烂本君的脑袋,本君要将你二人剥皮拆骨,嚼巴嚼巴吃了。”
    是谁在说话?苏和香抱紧了装雄黄粉的罐子,眼珠子吱溜地转,后脑勺一阵阴风吹来,她猛的回头去看,什么都没看见,耳边却还能听到那人讲话。
    “不过,念在你夸过本君好看,本君且饶你一条活命,可蔡天庇那早该死的瘟丧货,本君大人有大量饶了他,天道也不会饶他!”
    “他死期已至,难为你当个小寡妇,你就与本君同回青城山,随本君去洞府修炼,为本君生蛋,你只要为本君生下蛇蛋,本君将传授你驻颜长生不老之术。”
    这声音与梦里的蛇妖声音是一样的!
    苏和香一下反应过来,那日在青城山所见的蛇,纠缠至自己到了家中!
    法力未恢复的青山君显现不出人形,他如隐身那般,走到了苏和香面前,欲招风唤雨,要用一股妖风把苏和香刮走,将她带去青城山,苏和香被这只闻其声不见其蛇的景象吓到了,将抱在手里装有雄黄粉的罐子一丢,转身就逃。
    那撒出来的雄黄粉悉数飘进了青山君的口与鼻。
    他是修炼九百余年的蛇妖,离登仙还差一步,雄黄粉对他无害,可雄黄粉到底是用来对付蛇类的,还是具有一定的刺激性,那些雄黄粉吸进了口鼻,好似辣椒面呛入了咽喉,青山君咳嗽着,呛得他眼泪都流了下来。
    “毒……毒……毒妇!”
    苏和香正用尽全力跑着,听上去青山君咳得快吐出血了,苏和香停下来正犹豫着要不要去给他倒一盏茶润润嗓,转头就遇上了已走到身前的蔡天庇。
    “脸色这样慌张,怎么回事?”
    一见蔡天庇,苏和香揪扯住蔡天庇的衣袖,唤了一声相公。
    “相公,不好了,有妖怪……”
    蔡天庇一听有妖怪,忙问道:“是何妖怪?”
    “是蛇妖,我那日采药在山上见过,是一条又肥又大的白蛇,它追我到这里了。”
    听说是蛇,对蛇类恨之入骨的蔡天庇就燃起了要杀掉这蛇妖一家老小的壮志雄心。
    “娘子莫怕,我们这就一同去找城内的张道长除妖。”
    蜀州城的城隍庙内,住了一个问卜算卦、除妖驱魔的道长,人称张道长,上次员外郎家中枯井出现长发女鬼,还是张道长用符咒把那女鬼打得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夫妇俩急忙雇了一辆马车前往城隍庙去寻张道长。
    苏和香未见张道长之前,还以为对方是个上了年纪的人,哪知见到的,却是一个睡卧在土地爷神像脚下的年轻后生,他外表潦倒,身穿破烂的道袍,怀中抱了一个酒葫芦,就着几粒花生米在下酒。
    见了苏和香,张道长向空中抛了一粒花生米,张嘴接住那粒酥香的花生米。
    他醉眼一挑:“好俊的一个小娘子,青天白日的,来这破城隍庙莫不是来向土地爷求姻缘,许你一个相好的?你看道长我如何?”
    说罢,覆手一翻,只见他抽出一道符纸,符纸燃烧成灰后,一支珍珠花簪就出现在他手里。
    苏和香见那簪子眼熟,摸了摸自己的头上,摸了个空。
    好一个疯癫道长,不知道使了什么计法,将她头上的珍珠花簪隔空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