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强掠,抢走

    
    蔡天庇与苏和香是看不见青山君的,不过苏和香能听到青山君说话,他让张元之叫他爷爷,张元之舌头都不打结一下,马上就叫他为爷爷。
    张元之来到这里之前,说过要剖出蛇妖的内丹,还大言不惭说少则与这蛇妖打个叁天叁夜,多则厮杀十天半月,然而这人刚来宅子里,就被蛇妖撂倒了,失去逐斗的机会。
    堂堂一个道士,居然被蛇妖打趴下,让叫爷爷了。
    见情况不妙,张元之都对着一团空气叫爷爷了,蔡天庇拉着苏和香就跑,苏和香边跑边思索,到底是张道士法术没有传说中那么厉害,还是这蛇妖法力太强,连和尚道士这类的,都不是他的对手?
    青山君法力还没有恢复完全,脚踏在张元之的胸口前,恍惚觉得有些硌脚,一把扯开他衣襟,摸出了那支珍珠花簪。
    “苏娘子头上的东西,怎么到了你的手里?嗯?”青山君的脚一踹,张元之胸口疼到彷佛是快碎裂了。
    张元之哭丧着一张脸,不懂这蛇妖到底是什么来历,这么猖狂。
    他抱住青山君踩在自己胸口上的脚,献媚讨好道:“祖宗爷爷,这是我隔空变法从小娘子头上取来的,想卖掉换两个酒钱。”
    青山君收好了那一支簪子,骂道:“别叫本君祖宗,你是臭道士,本君是大仙,本君没你这样的后代,不好好找座道观学你的法,来当什么驱妖道士,小心本君一口吞了你,嚼巴嚼巴,连骨头一起给你吃了。”
    “爷爷饶命!小的不知道爷爷驾临,如若知道是爷爷您,借小的一百个胆子,小的也不敢对付爷爷!”
    “滚!”
    青山君蹬开张元之,不想与他纠缠下去了,前去追逃掉了的蔡天庇与苏和香。
    青山君恼怒蔡天庇这个瘟丧货,竟找了一个臭道士来对付自己,这简直就是对他的羞辱。
    这不堪一击的臭道士,给自己捡蛇皮都不配。
    “娘子,快。”蔡天庇带着苏和香从宅子的后门匆匆跑出,牵过她的手,奔跑在小巷里。
    跑过这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就到热闹的大街了,到时找一辆马车上去,蔡天庇料想蛇妖是找不到他们躲藏之地。
    还未跑出这一条小巷,一股冷香挟风飘来,苏和香随即就感觉到自己的腰上,有了一双手攀上来,她朝蔡天庇急呼:“相公——”
    蔡天庇牵着苏和香的手正撒腿地跑着,回头一瞧,苏和香忽的腾空而起,他被迫与她分手。
    一股狂风卷着落叶,从平地吹起,蔡天庇被迷了眼,拿袖子挡住脸,风渐止,小巷内,只立了蔡天庇一人,苏和香不见了。
    小巷外,悠长地传来了磨刀匠的声音:“磨刀打铁啰——”
    滴答——
    滴滴答答——
    有水珠滴落,在石板上溅开的声音。
    意识混沌之初,苏和香朦胧睁眼,发觉自己身处在一个幽暗阴凉的洞穴内,穴中岩壁长满了青苔。
    她被绳索绑在一块天然形成的石柱上,她没有身在洞穴的腹地深处,往前看,能看见洞穴的入口,洞穴外有一处水帘瀑布,日光倾泻,照在水帘上,形成一道小彩虹。
    苏和香挣了下绑住自己的绳索,没挣开,怒了,大喊道:“死蛇妖,你有种给我出来,我不怕你!强抢民女是重罪,你别以为你不是人,你就可以逃得了人间的律法,雷公电母在上,小心劈到你……”
    一条白色巨蟒粗蛇从黑暗中探出头,游曳着,爬向苏和香。
    它一出现,本就阴凉的洞穴好似成了阴曹地府,温度冷到能从嘴里哈出冷气了,令人胆寒恐怖。
    苏和香就后悔起来不该叫嚣骂他。
    哪儿有买哑药的?现在服下哑药,看在自己再不会骂他的份上,他会不会就此饶过自己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