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章:求他,下山

    
    见有水能沐浴了,还是山中的温泉池水,苏和香拆下发髻,散了青丝一起放入池水里清洗。
    方才在洞穴中欢爱,头发都沾上了干稻草灰。
    那一条粗壮的白蛇拘于池水中,在水下游来游去,蛇身穿过苏和香的双腿,蹭着她滑腻的私处,苏和香恼烦这条好色的男蛇,又不便对他使坏脸色,搓洗着头发就从池水中站了起来。
    那蛇见苏和香站了起来,蹭不到她的私处了,蛇脑袋冒出了水面,对苏和香说道:“娘子,坐下。”
    与蛇交媾后,苏和香见到蛇没有从前那样胆战心惊了,可看着水面浮出的扁扁大蛇头,心里还是一阵怕,这么粗,这么大的蛇,惹他不高兴了,他都不用动口,甩过蛇身往自己脖子上缠那么一圈,自己这条小命就呜呼了。
    况且这蛇妖,还会法术。
    苏和香握着滴水的长发,在泉水中坐了下来。
    看出了苏和香脸上的惧怕,青山君在池水中以蛇身游了须臾,就变成了人身,坐在苏和香的身后,两条手臂圈上来抱住她,冰冷的胸膛贴上了她的玉背。
    “娘子抱着好软,为夫还想和你生蛇蛋。”
    谁是他娘子了?可笑,还自称起为夫了,苏和香不悦,但也惧于他的淫威,小心说道:“大仙,小女子已嫁作人妇,还请大仙唤小女子为苏氏,或是,苏娘子。”
    “娘子与蔡天庇那瘟丧货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娘子与为夫才是天造地设,有名有实的夫妻,为夫在与娘子洞房那夜,就知道蔡天庇那瘟丧货的死期了,上次为夫就想提醒你,这月都不要蔡天庇那瘟丧货出门走动,否则他会有血光之灾,然而你与蔡天庇那瘟丧货请了假道士来降为夫,为夫是真的,很伤心。“
    青山君扮作委屈,头就往苏和香肩上靠去,苏和香侧头,想看看这蛇妖究竟长什么样,就只瞄见了那男子戴在头上的一个蛇形发冠,发冠间插了一个云纹素白玉簪,未窥见全貌,青山君就一掌把苏和香的眼盖住了,扭过她的头看向前方。
    “为夫如今相貌稍逊从前,待为夫恢复了容颜,让娘子一睹为夫的盛世美颜。”
    是有多丑?连脸都不敢让人看了。
    不过想想也是,苏和香想道,要是这条男蛇长得好看,就冲着他外表,不说能吸引上万条女蛇和他生蛇蛋,也有千儿八百的女蛇来洞穴外向他示爱,这妖怪相貌丑陋到连同类都不待见,下山抢了自己,要自己给他生蛇蛋。
    修炼上千年的蛇都已成功渡劫,化成龙升上天,去行云布雨了,这座青城山中,就属他是修为最高的蛇妖了,看来是没东西能治得他了。
    思及此,苏和香叹了一口气。
    “娘子何故叹气?”青山君的手往苏和香的小腹下摸去,温热的水荡漾着。
    苏和香被这山野温泉熏得皮肤红里透亮,男人的手掌摸着她私处,一根手指就试探着在水中插了进去。
    苏和香的背一震,短促地呻吟了一声后,反手摸上了贴在自己身后的青山君脸庞。
    “大仙说已知我相公的死期,不知我相公何日亡故?还请大仙放我下山归家,让我夫妇能得以见最后一面。”
    “都是一个快死的人了,娘子惦记着他作什么?本君今后就是你相公,你与为夫就在这青城山一直住下去。”
    “我与蔡郎到底是有婚书在身,他是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我,大仙把我掳上山,独占了我,想来此事蜀州城内已传遍,让我妄遭非议,大家也会对大仙指指点点,说大仙不是一个正人君子……”
    苏和香讲到这里,眼下垂了两滴泪,变着法演着戏的让青山君放自己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