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2章:变人,逃跑

    
    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走不出这座宅子,气得月姬驮着碎花包袱钻进了草丛里,只露出一小截白色尾巴尖在外面,忘了收进去。
    一日两日叁日都是如此,勾起赵粉好奇心的不是她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地出去,她老爹都往她身上下印了,她想要翻得出她老爹的手掌心,起码要修炼上千年。
    让赵粉好奇的是,她绑在蛇身上的碎花包袱里装了什么。
    忌于青山君,赵粉不敢欺负这条小白蛇,去硬抢她背着的小包袱,看里面装的是啥。
    “月姬。”赵粉蹲在草丛边,和月姬有商有量地说道,“能不能给我看看你包袱里装了什么?”
    “给你看了,你能带我走出这座宅子吗?”
    赵粉如实相告:“不能。”
    赵粉以为这小家伙会说‘那我就不给你看包袱了’,但那条小蛇大方地抖落了包袱,用脸拱开了包袱,让赵粉看自己的包袱。
    包袱里装的是半块绿豆糕,半块芝麻饼,两块薄荷糖,一片蛇壳碎片,以及一只苏和香的耳环。
    那一堆小玩意儿看得赵粉很是疑惑,月姬一一介绍道:“绿豆糕芝麻饼薄荷糖是我喜欢吃的东西,蛇壳碎片是我与爹爹相认的凭据,要是我想念娘亲了,我就亲亲娘亲的耳环。”
    离家出走还自备干粮,赵粉心想这条蛇也不傻嘛,可为啥就连亲爹都不认识。
    而赵粉不知道的是,月姬走不出宅子,她就躲在草丛里趴着,用不了一盏茶的时间,那包袱里的食物就会被月姬吃到连渣渣都不剩。
    贪吃到已然忘了这是她为离家出走备上的干粮。
    “月姬,吃饭了。”
    到了用午膳的时候,苏和香站在门口一敲锣,小白蛇就会慢悠悠地爬出来。
    月姬的牙齿没长出来,吃东西不靠嚼,她靠吞,最喜甜食,午膳给她备了一盘一口可以吞一个的白糖饼,她能吃到把盘里的白糖舔干净。
    贪吃到已然忘了她是在离家出走。
    不过,次日她又会循环离家出走找爹爹,在头一晚把喜欢吃的食物咬着拖进小包袱里,为离家出走做准备。
    等她睡着后,青山君往她包袱里多塞了一块糕点,被苏和香看见后,制止道:“她那么小一个,你多塞一块糕点,她会驮累的。”
    “娘子说的是。”青山君就把那块想塞进月姬包袱里的糕点,塞进了他自己嘴里吃下。
    苏和香似乎有些明白了,月姬这么能吃的原因。
    =
    云奴的内伤调养的快好了,早上他坐在假山上吞纳气息时,就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叫他。
    “道士小哥哥。”
    云奴双手落于盘迭的双腿上,启眼看见了那条驮着碎花小包袱的小白蛇。
    这次云奴认出了,这不是青山君。
    他从赵粉嘴里听了一二,知道这小白蛇就是青山君和苏和香的女儿,名唤月姬,小名美人。
    不过这条小蛇不喜美人这个小名,故而大家都唤她为月姬。
    赵粉还说,这条小蛇傻傻的,如今一看,云奴觉得赵粉才傻。
    这么一条有灵气的蛇,千年都难遇,加以修炼,日后可有一番不小的成就。
    “你有什么事?”作为一个道士,理应与妖保持距离,可目前情形特殊,云奴就只对赵粉这一个妖亲近,对别的妖都冷冷的。
    月姬立起了蛇脑袋,说道:“道士小哥哥,你能解开我身上的印吗?我想出去吃糖葫芦。”
    云奴一看,那是青山君下的印。
    青山君下的印,只有他能解。
    “解不了。”
    “噢。”月姬就知道,正要失望地钻进草丛里,就被云奴叫住了。
    “你说你想出去吃糖葫芦?”
    月姬点头。
    “你爹娘把你管的也太严了,将你圈在这座宅子里,连出去吃糖葫芦都不行。”
    月姬附和,蛇眼里泪花闪动:“对啊。”
    “青山君在你身上下的印难解,但容易破,印是以你蛇身下的,蛇身不能出,你变成人形,你就可以走出去了。”
    一听云奴这样说,月姬的蛇脑袋激动到左右摇晃:“可是,我变不了人形。”
    云奴闭上眼,准备再次运功调息:“你都变不了人形,那你就别出去了,呆着玩草吧。”
    “这里的草,我全都和它们认识了,它们和我已经成为了要好的小伙伴。”蛇脑袋蹭上云奴的腿,“道士小哥哥,我想出去吃糖葫芦。”
    小蛇又黏又缠,声音又很乖。
    她只是想吃一串糖葫芦,她能有什么错?
    云奴受不了这么一条发嗲爱撒娇的小蛇,遂咬破了食指指头,念着咒语,抹了血在小蛇的脑门上。
    月姬一下就感觉到身体发胀,比吃了十盘白糖饼还要撑,身体热热的,还有点疼。
    有东西从身体里长出来了。
    “这法力幻术只能维持你半个时辰的人形,超出这个时间,你就要变回原形了,买了糖葫芦就赶快回来。”
    说话间,地上那条小蛇就变成了趴在地上的光屁股孩童,散着发髻,长得粉雕玉琢,肉团团的一个。
    她抬头,可爱的长相让见多识广的云奴都惊讶。
    还没修炼就长得如此有灵气,要是开窍开化后修行,日后还不得修炼成一条倾国倾城的美女蛇。
    月姬的脸庞已初现与青山君相似的五官,但还没有长开,小脸蛋粉扑扑的,两颗眼珠子又黑又圆又大,小鼻子挺翘,表情灵动。
    配上额间抹上的小血点,她与天上的仙童无二,看不出她是妖的后代。
    手边没有合适的衣服,云奴就脱掉了身上的道袍,念了一道缩小咒,将那缩小的道袍套在了月姬身上。
    云奴正一筹莫展找不到鞋给月姬穿,月姬就系紧了身上的小包袱,握着肉拳,光着两只小脚往门外跑去。
    “谢谢道士小哥哥。”
    “等等,你买糖葫芦有钱吗?”云奴摸出两枚铜板想给她,而她小小的身体坐在比她还高的门槛上,翻越了过去,从门内翻到了门外。
    她欢呼一声,背在身上的小包袱随她一蹦一跳的身子就消失在了云奴视线中。
    云奴敛气,静坐合拢眼,继续运气调理内伤。
    树上蝉鸣嘶叫,从树间透下的刺眼光线从云奴的脚慢慢移动,等移到了他脸上——
    他就听见苏和香敲锣:“月姬,你爹给你做了牡丹花烤饼,快回来吃饼啦——”
    又接连喊了几次,苏和香没看见小白蛇从草丛里窜出来,无所回应,苏和香起疑,对左脸沾面粉,右脸沾炭灰的青山君说道:“这孩子今日真奇怪,有吃的都不出现。”
    “我去草丛里把她扯出来。”青山君拍拍手,来到院子,走到那片月姬常呆的草丛里,摸了好一阵,都没摸到月姬。
    以为她是躲去别的地方了,青山君就找起了别的地方,经过打坐的云奴,脚趾都缩紧了的云奴恐慌,触不及防对上了青山君犀利冷漠的眼神。
    “你有看见本君的月姬吗?”
    不仅看见了,还破了印让她变成人形溜出去这种话说出来,一定会被青山君挫骨扬灰吧。
    于是乎,云奴闭紧了唇,坚决地摇了摇头。
    “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