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真千金继承道观后 第2节

    
    宋檀更在意的是自己小拇指上的债务线——林夫人身上的黑煞气分出一股极淡的灰线延伸过来,尾端系在她的右手小拇指上,那线淡到仿佛随时会被风吹散。
    看到这一幕,宋檀满意地收回目光。
    这根债务线这么淡,显然和生恩无关,应该是她搬进林家后用了林家的钱才造成的。
    这林家果然不能待了,还是赶紧走吧。
    被宋檀这么盯着,林夫人一腔怒火再也忍不住,厉声斥责道:“你看着我做什么,你大哥都道歉了,你还想怎样,还不赶紧把东西拎上去?”
    真是小家子气,丁点大的事情还要闹得家宅不宁!
    宋檀把两个行李箱安置好,轻挑眉梢,漫不经心道:“想我原谅他也可以。”
    这话听得林夫人和林岳当即变了脸色,林岳刚想说“你这是什么态度”,就听宋檀懒洋洋地说:“只要你用打我的力气,打林清宜一巴掌,这件事就算了。”
    什么?!
    不等林岳质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宋檀笑眯眯地补充了一句:“如果林清宜没有当场晕过去,那我是不认的。”
    林清宜清秀的小脸唰地变得惨白,林岳更是气得直接站起来,椅子在地面上拖拽出刺耳的声响。
    “——你他妈是不是疯了?你也配和清宜比?”
    如果不是记着父亲对自己的警告,林岳现在已经冲上去甩她一巴掌了。
    林夫人气得胸脯剧烈起伏着,声音都变得尖利起来:“你在胡说什么?!赶紧向你哥和清宜道歉,否则就滚出去!”
    宋檀轻笑了声,她给过机会了,只是他们不珍惜。
    宋檀步伐轻快地走到林岳面前,后者以为她要道歉,正高傲地抬起下颚,眼神变得轻蔑,“你——”
    不等他说话,宋檀眼底冷光乍现,她右手握拳,朝着林岳的脸用力揍了下去。
    “!”
    林岳猝不及防被揍到在地,他下意识想抓住椅子稳住身体,却带着椅子一起砸在地上发出剧烈的声响。
    “咚——”
    众人:“……!!!”
    别说被揍的林岳,就连林清宜都懵了,她都没来得及思考宋檀怎么敢揍亲生哥哥,心里已经飞快做出选择,快步走过去想要搀扶林岳。
    在经过宋檀身边时,林清宜扭头指责说:“你怎么能——”
    “啪——”
    一记响亮的巴掌把林清宜还没说完的话全都抽了回去,半张脸直接肿了起来。
    林清宜整个人都被打懵了——宋檀,刚才打了她一巴掌?
    宋檀仿佛没有看到管家和佣人们投来的震惊目光,她笑容明媚,语气愉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众人:“???”
    这还不是故意的?
    宋檀勾起唇角,扬起一个单纯又无辜的笑容:“我已经道过歉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你们肯定不会和我计较吧?”
    原本时刻保持着“豪门贵妇”姿态的林夫人这才回过神,磅礴的怒火裹挟着羞恼齐齐涌上心头——她怎么敢这样跟他们说话?!
    “老徐报警!我要她坐牢!”
    作者有话说:
    祝大家节日快乐,新文请多多收藏!
    前期日更,v后日九,依旧是大女主爽文!
    第2章 欠条
    林夫人气到失去理智,不代表林岳和林清宜也失了理智。
    哪怕林岳再冲动鲁莽,他都能意识到宋檀是在还他的那一巴掌,这要是传出去丢的还是他们林家的脸。
    哪怕不提他打了刚认亲回来的亲妹妹,光是他妈报警处理家事就足够被旁人笑话大半年了。
    林岳捂着脸爬起来,连忙去劝自己的母亲,末了忍不住恶狠狠地瞪了宋檀一眼:“妈,您别冲动,这事报不了警。”
    宋檀对此只是愉快地弯了弯嘴角,师父不仅教了她玄术,还教她一些拳脚功夫,虽然做不到飞檐走壁,但打一个林岳绝对绰绰有余。
    只要林岳敢动手,宋檀就能给他来一场深刻的品德教育。
    看到宋檀的笑脸,林岳感觉被深深挑衅了一次,但他知道绝对不能动手,因为宋檀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等到那时候就是他妈亲自打电话报警了。
    “妈,这种事我们自己解决就好。”
    林清宜也捂着脸过来劝,她这会儿很想躲进房间里叫医生来看看,但要是真让林夫人报警,那就太丢人了。
    看到林清宜高高肿起的脸,林夫人心里的怒火烧得更旺,“她才回来几天,居然就敢还手了,这要再住久一点,是不是连我这个亲生母亲都要打!”
    瞥见管家站在原地没动,林夫人怒斥道:“你站那干什么,快点报警啊!”
    林岳连忙给管家徐叔使眼色,后者心领神会,直接给林先生打去电话。
    正在参加酒局的林高旻接到电话后差点砸了手机。
    他不是气宋檀敢打林岳和林清宜,而是气他那个没脑子的妻子居然要因为这种事报警。
    她生怕别人不知道林岳打了他刚回家的亲妹妹,是吧?
    林高旻极力保持冷静,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才说:“把电话给夫人。”
    徐叔把电话转交给林夫人,“夫人,先生有话要和你说。”
    听到是丈夫的电话,林夫人的表情有瞬间的不自然,但想到这次是宋檀冒犯在先,她并不认为自己有错,于是理直气壮地接过电话:“喂?”
    谁知道电话那头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
    “蠢东西,你脑子进水了吧,宋檀想走,你就让她走!你非得闹得所有人都知道林岳把他亲妹妹打成脑震荡了是吧?”
    “你知不知道周家打算跟我们联姻,他要是知道林岳打了自己亲妹妹,你看他愿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你儿子!”
    这句话就像一盆凉水浇在林夫人身上,她瞬间清醒过来,但是又心有不甘,“那就这样算了?”
    她可是宋檀的亲生母亲,难道连她都拿宋檀毫无办法?
    林高旻差点被她气笑了,他怀疑这蠢妇是美容针打太多,连脑子里的褶皱都打没了。
    “你还想怎样?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林家把刚认回来的女儿往死里逼,是吗?”
    林夫人:“……”
    试图教训宋檀不成,还反而招来一顿训斥,林夫人恼火地丢开电话,目光狠毒地瞪了眼管家徐叔。
    又是这个老家伙多管闲事!
    徐叔早就习惯了女主人无脑又虚荣的脾气,只当作没看到,拿了电话就准备退下去。
    宋檀连忙叫住他,“徐叔等一下,麻烦你算算我这两个月在林家的全部花销,汇集成账单给我。”
    “?!”
    这是什么意思?!
    就连林清宜都震惊地瞪大眼——她想离开林家?
    宋檀只当没看到林夫人因愤怒羞恼而扭曲的神情,自顾自地说:“我和你们林家不合,我花了你们多少钱全都会还给你们,以后就不必来往了,你们就当没看过那张亲子鉴定书,林清宜还是你们的亲女儿,我还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我们互不相干。”
    “你个死丫头,你说什么?!你当我们林家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林夫人气得恨不得手撕了宋檀,多少人想攀他们林家攀不上,宋檀能回来已经是天大的福气,她都没嫌弃宋檀穷酸相、小家子气,宋檀居然敢嫌弃他们林家?!
    对待这位生母,宋檀耐心十足,“你们林家的确不是什么好地方,钱太脏,用了会折寿,我还想多活几年,就不跟你们林家往来了。”
    众人:“???”
    折寿?
    这句话简直是疯狂打林家的脸,林岳听了都忍不住想要动手,但他还没站起身,就看到宋檀漫不经心地往这边扫了一眼。
    明明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瞥,林岳只觉得一股凉气直蹿天灵盖,他的理智疯狂警示他——别犯蠢,她很危险。
    这个反应让林岳又惊又恼——宋檀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气场?
    林岳还愣着,林清宜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口,“姐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你还不快点向妈妈道歉!”
    只要再浇点油……
    宋檀懒得理会她,又是道歉,他们林家肯定是有道歉癌,一天不听别人道歉就浑身不舒服。
    “我说的都是实话,只是不怎么中听,你们要是想多活几年就赶紧把财产都捐出去,否则啊……”
    就这黑煞气缠身的样子,怕是活不过两年了。
    “逆女!你这个逆女,我是你亲生母亲,你居然敢咒我死?!”
    林夫人气得浑身发抖,才被丈夫骂出来的一点智商再次烧得一干二净:“我们林家供不起你这尊大佛,老徐过来,把账单拿给她——要是还不上来,你就等着坐牢吧!”
    管家徐叔:“……”
    夫人怎么又来了?
    徐叔已经看出来了,宋檀现在存心要和林家撕破脸,他一个管家也没办法插手,只能转身去拿账单。
    等徐叔走了,林夫人想起自己是宋檀的亲生母亲,又高傲地抬起下巴,“是你说要和我林家断干净,我是你的生母,当初我生你吃了那么多苦,这恩情你得还吧?”
    没想到林夫人会主动提到偿还生恩,宋檀有点意外,不过这样也好,由林夫人自己提出来再好不过。
    她赞同地点头:“您说的对,您希望我怎么还?”
    ——你就留在我林家当佣人!
    林夫人张嘴就想这么说,但她意识到宋檀现在不吃硬的,她要真这么说,宋檀恐怕转身就能把这件事捅到出去、闹得沸沸扬扬。
    不行,她得换个办法。
    林夫人眼睛一转,心生一计:“一百万!你给我一百万,我就当没生过你这个死丫头!”
    她倒要看看这死丫头能从哪掏出一百万来!
    一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