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真千金继承道观后 第3节

    
    旁边沉默的佣人们都陷入了震惊——宋檀身无分文又没有背景势力,她去哪弄来一百万?
    林夫人根本就是故意的!
    宋檀早就预料到林夫人会狮子大开口,听到这个数额,连眉毛都没动一下,“行,那就一百万。”
    话音刚落,宋檀的右手小拇指上浮现出一道白气,白气的另一端系在林夫人的右手小拇指上——契约成立。
    见宋檀答应得这么爽快,林夫人又喜又恼。
    她高兴这死丫头这么快就上了钩,但看到宋檀面不改色地应下,又觉得自己说少了。
    就在林夫人犹豫是不是要提高数额的时候,徐叔算完账回来了,他把账单递给宋檀:“二——宋小姐,这是你这段时间在林家的全部花销。”
    既然宋檀要走,再称呼“二小姐”就不合适了。
    宋檀接过账单,发现徐叔算得果然详细,不仅是水电费,就连做饭、洗衣请保姆的钱都平摊费用算了进去。
    算得越清楚,她就能和林家断得越干净。
    “——19134元,那就算两万块,多出的几百块就当是利息了。”
    “什么?!”
    林夫人难以置信地抢过账单,林岳都怀疑地去看账单上的内容。
    宋檀怎么可能就花了这么点钱?
    然而账单记录得非常清晰,从水电费到房间卧室的布置整理,堪称事无巨细。
    林夫人看了一遍,立刻找出其中的漏洞,她耀武扬威道:“老徐你怎么搞的,她的衣服首饰呢?还有美容设计,这些为什么不记上去?”
    这些可都是大头,老徐怎么净记些鸡毛蒜皮的东西,反倒把那些大头全省了。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偏向宋檀了,他不会是和这死丫头有什么勾结吧?
    徐叔看了眼宋檀,神情略显尴尬,“宋小姐回来后,林家没有为她购置过任何衣服首饰,她也没有见过美容师和设计师,所以没有产生相关费用。”
    林岳听到这话一愣,他下意识看向宋檀,后者依旧是笑容愉悦,似乎根本没放在心上。
    如果没记错,宋檀回来已经两个月了,家里竟然没有为她添置过任何东西,他倒是买了几件首饰,不过都是送给清宜的,因为清宜自从知道自己不是林家的亲生孩子后一直很难过……
    徐叔话音一转,“不过,我的确有费用没算进去。”
    林夫人一听这话立刻来了精神,原本还冷眼旁观的宋檀也转头看向徐叔。
    什么钱没算?
    徐叔略显迟疑:“宋小姐晕倒后,陈医生的诊疗费没有算进去。”
    那毕竟是林岳导致的,他没理由把医疗费算在宋檀头上。
    林家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格外难看,宋檀一时间没忍住笑出了声。
    “哈…那还是算进去吧,我不想用林家一分钱,更何况,林岳打我那一巴掌,我刚才已经还回去了。”
    宋檀强忍住笑意,这徐叔可真是个妙人。
    这句话落在林岳耳里格外刺耳,他脸上越发臊得慌。
    见林夫人阴着脸不说话,徐叔最后还是按照宋檀的意思,把五千块的诊疗费也算了进去。
    “那就是两万五,再加上还给林夫人的生恩一百万,我一共欠你们林家一百零两万五千元。”
    宋檀拿出纸笔准备写欠条,刚写下“共计一百零两万五千元整”,正要写于一个月后偿还,就听林夫人语气阴冷:“三天!给你三天时间还债,还不上你就留在林家打工,直到还完为止。”
    三天?!
    徐叔惊诧地看向林夫人,三天时间拿出一百万,这不是把宋檀往绝路上逼吗?
    林岳也不赞同地皱起眉,“妈——”
    才三天时间,宋檀能从哪拿出一百万?
    林夫人根本不理会他们,见宋檀面色微变,她只觉得终于拿捏住了宋檀,很是扬眉吐气了一把,“怎么,做不到啊?做不到就不要签,从现在开始就留在林家打工吧。”
    宋檀眉梢轻挑,“谁说我不签的?”
    她皱眉只是因为看到林夫人身上的煞气变得更浓了,林夫人赶着投胎,她还不想被牵连呢,这钱当然是越早还越好。
    见宋檀爽快地签下欠条,林夫人一口气还没吐完就堵在胸口,差点没给她憋死。
    行,她倒要看看三天后这死丫头从哪掏出一百万!
    宋檀把欠条放在茶几上,“欠条在这,三天后我会把钱还给你们,从此就两不相欠了。”
    “最后,就当是我善意的提醒,你们林家的钱不干净,想活得久一点,该赔偿的赔偿、该支付的支付,剩下的财产全都捐出去——”
    “滚!滚出去!”
    林夫人尖叫着,拿起桌上的杯子朝宋檀砸了过去。
    宋檀轻松躲开,她精通命理和观气术,说的可都是实话,要不是“天机不可泄露”,她就直截了当地说“不然你们活不过两年”。
    反正她该说的都说了,对待林家算是仁至义尽,至于林家听不听得进去,那就和她没关系了。
    作者有话说:
    新文求收藏!!!
    第3章 倒霉蛋
    离开林家所住的别墅后,宋檀拖着行李箱在别墅区里转悠。
    要想在三天之内凑齐一百万,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收人钱财,□□”。
    住在这里的不是富商就是明星,身价没个上百亿都进不来,宋檀只要挑选一位没做过坏事、又倒霉透顶的人就行。
    具体方法也很简单,观察每栋别墅上方的“气”,再从运势差的人中筛选出没做过亏心事的。
    “这家运势平平无奇…诶,这栋风水格局都不错,可惜运气还挺不错的。”
    宋檀暗自可惜,要是对方运气不好,她还能上门自荐帮忙,毕竟这个年代难得遇到一个信风水的。
    “汪、汪、汪——”
    身后激烈的犬吠声吸引了宋檀的注意,她回过头,就看到一只活泼帅气的哈士奇正兴奋地朝这边狂奔而来。
    “蠢狗,你跑慢点!!!”
    年轻人狼狈地拽住牵引绳,试图拉住这条突然发疯狂奔的傻狗,然而这狗根本不受影响,依然欢快地往前蹿。
    差点被拽倒在地,年轻人踉跄着稳住身型,一抬头就看到站在正前方的宋檀,慌忙喊道:“小姐你快让让,我拉不住这条蠢狗!”
    宋檀:“……”
    宋檀拉着行李箱往后退开几步,那条狗似乎认准了她似的,她一动,狗就跟着换了方向,直直地朝她跑来。
    这狗……?
    宋檀把行李箱拖到面前,试图阻挡这狗的路径,没想到狗居然在距离她两三米的地方主动停下,乖巧地蹲坐在她面前,毛茸茸的大尾巴几乎要摇成电风扇,“汪!”
    牵引绳的拉扯力突然消失,年轻人猝不及防差点扑倒在地,好在宋檀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才避免了他五体投地的惨剧。
    好不容易站稳的年轻人惊魂未定:“谢谢。”
    “不客气——嗯?”
    瞥见年轻人头顶上聚集着的淡粉色“气”,宋檀目光一凝。
    ——他的眉目间隐约能看出一点桃花印记,配合头顶上淡粉色的“气”,是典型的走桃花运的征兆。
    但真正让宋檀在意的是,他的桃花运气沾了阴煞,桃花印记中也透着猩红血色。
    多了这一点,桃花运就成了致命的桃花煞。
    宋檀仔细打量着年轻人,发现他身上没有沾染厄运因果后,眼睛一亮——就决定是你了!
    “你这傻狗,跑那么快干什么?!”
    年轻人气恼地怒搓狗头,心里还奇怪自家狗子怎么对一个陌生女孩这么热情,明明对谁都爱答不理的。
    他正想看看这位女孩的模样,一抬头就对上了一道明亮灼热的目光。
    “……?”
    被这眼神看得心惊肉跳,年轻人迟疑道:“…刚才谢谢你了,呃,你认识我?”
    不然为什么要用这么热情的目光看他?
    宋檀坦然道:“我不认识你,不过我能帮到你。”
    年轻人:“???”
    年轻人听得一头雾水,这话题转的太生硬了吧,他又没遇到麻烦,不需要人帮忙啊。
    他试图扯出礼貌的笑容:“呃,多谢你的好意,但是我应该没有事情需要你帮忙?”
    宋檀没有解释,转而问到:“你最近是不是交了女朋友?”
    “?”
    年轻人怔了两秒,眼神逐渐变得古怪起来,“这好像和你没关系吧?”
    他根本不认识这个人,怎么上来就问这种隐私问题,这也太冒昧了。
    宋檀微笑道:“的确和我没关系,但是我要告诉你,你那位女朋友有问题。”
    年轻人:“???”
    不等他皱眉质问,宋檀泰然自若道:“先别着急打断我,我会说一些关于你的事情,你可以判断一下是否正确。”
    年轻人:“……”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人啊?
    要不是看在对方是个年轻又漂亮的女孩,他就直接抱着蠢狗走人了。
    看着他的面相,宋檀开始解读:“你是家里的独生子,你五岁的时候母亲去世,不过你的父亲没有再婚,你和你父亲的关系很好。”
    年轻人:“……”
    他好歹算是半个公众人物,这点事情稍微在网上查一查不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