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真千金继承道观后 第6节

    
    刘晓芙忍不住抱怨,身上翻滚的怨气却淡了很多。
    即便是半信半疑的孟淮在看到这一幕时,心中最后的坚持开始摇摇欲坠。
    或许,这个世界上真有灵魂?
    孟淮忍不住看向宋檀,后者察觉到他的注视,漫不经心地把目光移了过来。
    “还有事?”
    孟淮:“……”
    怎么可能没事!
    “你——”
    孟淮本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又改了口:“你先上车吧,我现在就去见柳柳,如果柳柳没有问题,我就直接把你送去警局!”
    整件事情的起因就是柳柳,他不明白宋檀为什么坚称他女朋友有问题,但就现在这个情况,他都忍不住心生怀疑——莫非柳柳真有问题?
    宋檀倒是无所畏惧,“行,你说了算。”
    就算他现在把她送进警局也没关系,她只是拍了他左肩上的阳火,这种东西用科学手段根本没法检测,难道在路上拍人肩膀属于违法行为吗?
    宋檀拖着行李箱走到后方,刘晓芙瞥见连忙催促:“你傻啊,快去帮人家把东西放进去,不然怎么开口请人家帮忙让我们见一面?”
    然而李哥根本听不到她的声音,依旧沉浸在失而复得的激动情绪中。
    最后还是孟淮看不过眼,推了李哥一把,“你老婆让你去放行李箱,好开口让人家帮忙让你们见面。”
    “哦——对对对!我来我来!”
    李哥恍然大悟,他欢喜地拉开车门准备下车,激动之下忘了低头,脑门直接撞在车门框上。
    “咚——”
    孟淮:“……”
    刘晓芙:“……蠢死了。”
    “嘶…”
    李哥捂着脑门直抽气,脸上的笑容却怎么都止不住,他快步跑到宋檀旁边,主动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热情道:“我来我来!您直接上车就好。”
    看他这么热情,宋檀也猜到他的意思,“我可以让你见到她,不过在明天天亮之前,她必须回地府报道,明白吗?”
    正在放行李的李哥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那如果他选择不见面,小芙是不是能继续跟在他身边?
    宋檀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补充说:“当然,就算你们不见面,我还是会送她下去报道,这是我的职责。”
    李哥:“……”
    他一咬牙,“行,麻烦您了!”
    既然天亮之前就要走,那至少在小芙永远离开前好好道个别。
    宋檀拍了拍他的肩膀,直接走到副驾驶的位置上拉开车门,对孟淮抬了抬下颚,“你去开车。”
    孟淮一脸古怪地看着她,“为什么是我开车?”
    他要是想开车,至于请李哥当司机吗?
    宋檀有些意外,“人家夫妻俩阴阳相隔,明天就要彻底分别,难道你不多给他们一点相处的时间?”
    还不等孟淮说话,坐在后面的刘晓芙已经惊喜地凑上来,眼神期待地看向孟淮。
    孟淮:“……说得很有道理,我开就我开。”
    正好还能把李哥留下来,说真的,他也不想回头就看到这张阴森惨绿的脸,这可太瘆人了。
    ……
    黑色商务车在一栋地处偏远的小区外停下,这栋小区如同被遗忘在繁华城市边缘的阴影,寥寥几点灯火显得格外昏暗阴森。
    孟淮不是第一次到这来,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头一次觉得这地方怪阴森冷清的。
    ——就像坟墓。
    孟淮连忙按下这个可怕的想法,转头看向宋檀,“我现在给她打电话,让她下来?”
    宋檀正在观察这片小区上方的气,可能是地处偏僻、住的人少,这地方的阳气很弱,小区上方都盘踞着阴气聚成的云。
    看起来有点棘手,如果放在以前,她至少要带上法器、数十张符纸再行动。可惜现在时间太短,她没时间准备那些东西。
    不过没关系,她打不过还能摇人,谁让她在天上、地下都有靠山呢。
    宋檀若有所思,“把右手伸出来。”
    “干嘛?”
    孟淮不明所以地看着她,迟疑着伸出右手。
    宋檀抓住他的手腕翻过来掌心朝上,把法力凝聚在指尖,在孟淮的掌心画了一道符。
    随着指尖勾勒游移,淡淡的金光从她的指尖倾泻而出,等宋檀勾勒完最后一笔,金红色的光芒乍现,一道符清晰地印在孟淮的掌心。
    孟淮:“!!!”
    “卧槽,这是什么?!”
    孟淮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的右手,试图辨认上面是否有粉末残留——他的掌心刚才在发光啊!
    然而不管他怎么看,掌心都干干净净,刚才那一幕就像是他的幻觉。
    “你怎么做到的?”
    孟淮满脸的不可思议,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会把那一幕当成特效!
    “刚才给你画的是护身符,这个地方阴气太重,不太干净,这道符能保护你的安全。”
    宋檀看了眼小区上方的阴气云,眯了眯眼,“等会儿不要用右手碰你女朋友,免得打草惊蛇。”
    见她语气平淡无波,孟淮恨不得把问号打在脸上——不是吧,这么炫酷的东西落在你嘴里怎么变得平平无奇?
    他敢说,要是宋檀一开始就露这一手,他当场就信了!
    瞥见孟淮还坐在驾驶位上不动,宋檀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愣着干什么,给你女朋友打电话啊!”
    现在都快十点了,再不打,他女朋友说不定就不出门了。
    听到这话,孟淮的表情顿时变得一言难尽,他还是没忍住:“你当时为什么不用这一手来说服我?”
    原来他在想这个?
    宋檀眉梢轻扬,弯起一个矜持的笑容:“抱歉,画符是另外的价钱。”
    孟淮:“……”
    这么现实吗?
    不等孟淮说话,宋檀又说:“而且,就算我真给你画了,你也以为我用了某种特殊药剂,更何况还看不到直观效果,你肯定觉得我是骗子,我为什么要吃力不讨好?”
    “可……”
    孟淮试图反驳,然而他想了半天也没找到反驳的理由,因为宋檀说得完全正确。
    他到现在都不能完全相信这种神鬼怪力,更不用说没有见过鬼魂的时候。
    就算亲眼看到掌心画符,他也很可能把宋檀当成高科技诈骗犯,当场报警把她抓走——当然,报完警还要弄清楚她到底怎么做到让掌心发光的。
    见孟淮沉默不语,宋檀再次催促:“赶紧打电话,再不打我要涨价了。”
    孟淮:“……说得好像我缺这点钱似的。”
    对此,宋檀只是微笑着看着他,孟淮被她看得面颊发烫,不自在地清了下嗓子。
    好吧,他只是不想承认自己是在逃避那个真相——柳柳很可能比李哥老婆还可怕。
    孟淮深呼吸着平复情绪,到底还是拨出了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一道轻快悦耳的女声从手机中传了出来:“你到啦?我现在就下来找你!”
    等孟淮挂断电话,宋檀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这一动作吓得孟淮立刻叫出声:“你要去哪?”
    柳柳马上就要来了,这种时候她居然要下车?
    看出他的慌张,宋檀耐心地解释说:“你的狗都能辨认出我身上的功德气味,更何况是阴物,所以我要先找个地方藏起来,等她上了车我再过来。”
    原来饭桶是闻到她身上的功德气息吗?
    不对,怎么越说越玄乎了。
    孟淮连忙把那些荒谬的念头甩开,“那我不是要独自和她待在一起?”
    宋檀叹气,这家伙刚才还挺刚的,怎么临门一脚开始害怕了?
    她无奈地提醒道:“你完全可以在外面等她,等她过来之后,你帮她拉开车门,让她先进来,到时候把车一锁,她不就被你关在车里了。”
    “唔…你说得对!”
    孟淮赞同地点头,见状,宋檀摇头下了车。
    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孟淮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件事——李哥老婆不就是直接穿过车门坐到车里的吗?
    孟淮浑身一紧,连忙打开车门想追上去,“等等,你骗我!车门根本关不住阿飘!喂——”
    然而那道高挑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
    黑暗和寂静重新笼罩在这片区域,唯有车灯悠悠照亮前方的路。
    孟淮打了个冷颤,小心翼翼地挪到车前盖旁站着,试图让自己站在光亮中。
    没一会儿,黑暗中有东西在涌动,孟淮下意识往后靠了靠,耳边满是鼓噪的心跳声。
    一张熟悉的面容越过黑暗,眉眼弯弯,杏眼红唇,是柳柳!
    柳柳步伐轻快地走来,笑容明媚动人,“让你久等了,我们出发吧!”
    孟淮下意识冲她笑了笑,目光有意无意扫过柳柳的全身,见柳柳与往常无异,他松了口气。
    什么嘛,柳柳哪里可怕了,明明和普通人没有区别。
    孟淮暗自嘲笑自己神经紧张,他刚要说话,鼻尖忽然闻到一股古怪的气味。
    像是血腥味夹杂着香灰的气息,还有一股很奇怪的气味,他分辨不出来,总之闻得人头疼、犯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