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真千金继承道观后 第7节

    
    孟淮稍稍前倾,发现那股气味正是从柳柳身上传来的,“你换香水了吗?”
    柳柳被他的举动弄得面色绯红,“没有呀,我刚洗完澡出来的,怎么了?”
    说着,像是撒娇似的主动握住孟淮的右臂。
    “呃,等等——”
    孟淮突然想起宋檀刚才的叮嘱,正想要柳柳把手松开,但又觉得自己想太多——柳柳根本没问题,掌心符怎么可能对她起作用,更何况她抓的还是手臂,又不是右手掌。
    柳柳疑惑地问:“怎么了?”
    “没事。”孟淮失笑摇头,“上车吧。”
    柳柳嗔怪地瞥了他一眼,松手绕过车头走到副驾驶那边。
    孟淮正要转身,余光瞥见自己的袖子上多了一道白色的手印。
    好像是柳柳刚才抓着留下的手印?
    柳柳手上擦了什么,居然能留下这么明显夸张的手印。
    孟淮心里正奇怪,抬手准备拍掉手印,接触的瞬间惊觉这根本不是手印,入手滑腻像是尚未凝固的油脂。
    ——对,就是蜡油的气味!
    孟淮惊出一身冷汗,他猛地回头看向柳柳,那女孩正要拉开车门坐进去,注意到他的动作,女孩动作一顿,抬头看向他,“怎么了?”
    刚才看着秀美粉嫩的面庞突然变得铁青惨白,纯白色的浓稠液体顺着五官、轮廓往下滑动,如同燃尽的蜡油,沿着蜡烛往下滴落。
    “啪嗒。”
    这一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明显,孟淮的心脏骤然紧缩,他眼睁睁看着那个女孩的轮廓越来越窄,鼻尖更是像融化的蜡一样塌了进去,鲜红似血的嘴唇正开开合合。
    “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姐姐,你的脸融化了!!!
    作者有话说:
    对不起,我忘了设定存稿箱时间!!!
    新文求收藏,呜呜呜……
    感谢在2022-05-05 14:34:01~2022-05-06 19:42: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凰盛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章 活偶
    柳柳似乎对自己的状况一无所知,看到孟淮惊恐的眼神,她甚至还有闲心回头往后看。
    本就融化变细的脖颈承受不住压力,顶着黑色头发的头颅从脖颈上歪倒掉下来,“啪嗒——”
    “!!!”
    孟淮头一次恨自己的视力太好,这么惊悚的一幕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他两腿一软险些跌坐在地上,想着那颗掉在地上的脑袋,不知道从哪生出一股力气,硬生生撑在车前盖上,努力让自己站稳。
    然而砰的一声巨响,柳柳抬腿往这边走,“你到底怎么了?”
    看着那团没有脑袋、还融化得不成人形的躯干靠近,孟淮吓得急忙后仰,一屁股摔在地上,声音都带着哭腔:“你、你不要过来啊!”
    他到底造了什么孽,要经历这么可怕的事情?
    像是被他的动静吓到,那躯干真的站在原地没动,依旧甜美的声音从车底响起:“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很可怕吗?”
    这还不可怕?!
    孟淮连往车底方向看的勇气都没有,他手脚并用地往后爬,嗓子像是被看不见的手捏紧,只能挤出蚊子似的声音:“宋、宋檀,救我!”
    宋檀呢?
    宋檀不是在这吗?她怎么还没过来?
    孟淮几乎要哭出来了,他就不该让宋檀下车!
    “孟淮……”
    那甜美的女声落在孟淮耳中无异于索命魔音,他慌不择路地往外爬,仿佛后面有恶鬼在追。
    直到一道女声从容淡定道:“不用怕,她已经化掉了。”
    这声音就像是照进黑暗中的一束光,孟淮顷刻间泪流满面——他从没想过一道声音居然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强烈的安全感!
    孟淮终于找回一点力气,他小心翼翼地转过头,余光瞥见明亮的车灯照亮了一张精致漂亮的面容,她正垂眼打量地上的东西——是宋檀!
    孟淮长舒一口气,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翻过身,脱力般地躺在地上。
    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在你面前融化,先是五官轮廓,再到身体躯干,这放恐怖片已经够阴影了,更何况是亲眼所见。
    柳柳已经成为他这辈子挥之不去的阴影,他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了。
    另一边,宋檀正在检查地上的蜡油,她用脚尖挑开堆积的衣服,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又走到车门旁,挑开那团黑发,果然在里面找到一具巴掌大的木质人偶。
    还真是活偶。
    早知道就不给孟淮画护身符了,谁能想到活偶会毫无防备地抓上孟淮的右臂,护身符中的法力对尸蜡制作的活偶来说相当于高温火烤,这直接导致恐怖效果翻倍。
    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孟淮,宋檀心中生出了一丢丢歉意。
    当然,这件事她是不会跟孟淮说的,最多这次画符的费用就不算进去了。
    孟淮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地面上的凉意源源不断地透过衣物传达到皮肤上,因为恐惧而颤抖的脑子终于冷静下来。
    他好歹算半个公众人物,就这样躺地上哭也太丢人了。
    孟淮连忙抹掉脸上的泪水,从地上爬起来,声音还残余着对那一幕的恐惧,“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
    宋檀朝他举起那块人偶,“活偶,先制作一具躯壳,再用人偶招魂,把魂魄附在躯壳上,就能制作出与活人无异的活偶。”
    至于躯壳需要用尸蜡、尸油、香灰和鲜血制作,就不跟他说了,他今晚受到的刺激太多了,要是说出来,他怕是要当场吐出来。
    这活偶可是他正处在热恋期的女友,不得拉拉小手、亲亲小嘴?
    对此一无所知的孟淮摇摇晃晃地走到车旁,狼狈地撑着车顶,“到、到底是谁要…要害我?”
    太歹毒了!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活偶融化的样子,不仅颠覆了他的世界观,还给他留下了终生阴影,这种行为太恶毒了!
    “那要等招出人偶的魂魄才能知道,我给你一份清单,你让人尽快凑齐。”
    宋檀倒是有办法现场追查,但活偶在损毁的时候,对方会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稍微有点脑子的都会直接消除痕迹跑路,怎么可能留着痕迹给人追查?
    “好好好,没问题!”
    孟淮连连点头——宋檀说什么就是什么,要不是宋檀坚持认为柳柳有问题,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在跟什么东西谈恋爱。
    ……
    回去的时候是宋檀开的车,孟淮的精神状态太差,让他开车指不定会出什么事。
    黑色商务车再次回到别墅区,宋檀正按照孟淮的指引拐入街道,余光瞥见前方有道白色身影跑过,她急忙踩下刹车。
    “噢!”
    孟淮被安全带拉了回来,后背直直撞到椅子上,“怎么了?你看到什么了?”
    宋檀没有解释,迅速解开安全带下车。
    孟淮见状连忙解开安全带跟上她,他可不要一个人待在车里!
    “小孩等等!”
    宋檀试图叫住前面那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孩,那孩子已经跑过路口,很快就要消失在街角。
    孟淮顺着她的目光往前看,看到那条眼熟的白裙子,立刻明白了宋檀的意思,立刻出声帮忙喊住对方:“穆甜甜,等一下!”
    那道小身影果然停下脚步,她转过身,好奇地往这边张望。
    宋檀惊讶地看了眼孟淮,她没有说话,只快步跑了过去,“你怎么会在这?”
    按照常理说,人在去世后会有三种结局——第一种是最常见的,在无常的指引下前去地府报道;第二种是受到生者强烈的感情指引,留在生者身边徘徊不去;最后一种,因为死亡前强烈的情绪化身厉鬼,除非消除怨气才能下去报道。
    这孩子明显和这三种情况都不相符,她怎么会独自出现在这?
    穆甜甜很高兴又有人能看到自己,乖巧地回答说:“我忘了回家的路了,姐姐,你能送我回家吗?”
    忘了回家的路?
    这个回答让宋檀皱起眉,不对,肯定有问题。
    见宋檀沉默不语,孟淮主动蹲下身,对穆甜甜说:“放心,我等会儿就送你回家!”
    穆甜甜惊喜地瞪圆了眼睛,“真的吗?太好了!谢谢大哥哥!”
    看到她甜美的笑容,孟淮只觉得今晚备受惊吓的心脏都被治愈了。
    如果所有的鬼魂都像穆甜甜这样可爱该多好!
    没等孟淮直起身,就听到宋檀沉声说:“不行,你不能送她回家。”
    “为什么?”
    孟淮不理解,既然穆甜甜想回家看看,那就让她回家看一眼,再把她送下去报道不行吗?
    看到穆甜甜一脸的失落困惑,宋檀解释说:“她的状态很奇怪,我得找人问问是怎么回事。”
    事情有这么严重吗,都过零点了还要打电话找人问?
    孟淮不明所以,就见宋檀右手捏决,口中念念有词。
    孟淮:“?”
    这是什么玄学特有的联系方式,难道比打电话还方便?
    就在孟淮屏息等待时,身后忽然响起一道疑惑的声音:“请问您是哪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