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真千金继承道观后 第18节

    
    看到站在门外的宋檀,女孩眼里闪过一丝惊艳,她仓促地拉开门,伸手拨弄头发,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整洁一点,“不好意思,请问你找谁?”
    宋檀先前还以为会是男孩,毕竟对方说要出去搬砖,没想到是个女孩。
    不过女孩更好,住在道观更方便。
    宋檀拖着行李进入道观,她打量着道观里的模样,自我介绍说:“我叫宋檀,是上清道观第二十七代弟子。”
    “等等——你说什么?第二十七代弟子?”
    女孩语气骤变,“我师父说上清道观就剩我们这一脉,连他都是第40代弟子,你怎么可能是27代,撒谎也要讲逻辑!”
    27代弟子算起来距现在至少有一千年,她怎么可能是第27代弟子?
    “哦!你是想来骗道观的地吧?我告诉你,你想都别想!”
    女孩恍然大悟,看到宋檀抬腿走进主殿,她快步跟上去,“你最好别打道观的主意,这是师父一生的心血,我是不会交给其他人的,你赶紧出去——”
    “你是不是没看过道观的弟子谱?”
    没有理会女孩的话,敬过三支香后,宋檀径直走到祖师爷的画像前,伸手触碰画像角落的印章,她将法力灌注进去——
    “什么弟子谱,别乱碰——哇!”
    原本灰秃秃的墙面上浮现出一张散发出金光的庞大图谱,或灰或明亮的名字印在其中,最耀眼的就是最顶端、也就是第一任观主,祖师爷的名字。
    那些亮起的名字绝大多数都集中在前面,往后基本都是灰暗无光——亮起表示功德圆满、修得仙身,暗淡则是身死道消、已入轮回。
    宋檀指着第27代那一行中最明亮、散发着金红色光芒的名字,“看,第27代弟子,宋檀,也就是我。”
    她又指着最末端、没有任何光泽的黑色名字,“第41代弟子,张姣姣,是你。”
    张姣姣半晌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听到自己的名字,她才哆嗦着回过神,“你…你用的投影机?”
    她在这里生活了快二十年,从没见过道观里有这种东西!
    宋檀眉梢微挑,她指着她师父——第40代弟子张玄的名字,“你师父刚刚去地府报道,我可以帮你叫他。”
    她轻轻触碰那个名字,将法力灌注进去。
    很快,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在主殿内响起:「谁啊,谁找我?」
    居然真是师父的声音!
    张姣姣浑身剧颤,顿时眼眶红了,“师父!”
    对面愣了下,立即大喜:「是姣姣?!」
    「不对,你哪有这水平,是师祖奶奶回道观了吧?你对师祖奶奶尊敬点,人家是正儿八经的玄门高手!」
    听着熟悉的声音,张姣姣鼻头都红了,她泪眼朦胧,态度缓和不少,瓮声瓮气地说:“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找来的录音,但是谢谢你,不过道观的地你别想了,我是不会给——”
    “咚!”
    张姣姣突然一个脑袋后仰,像是被看不见的手敲了脑门。
    清脆的声音听得宋檀脑门疼,虽然她的师父从来没敲过她的脑门,但祖师爷经常敲,敲得她头都大了。
    「你这丫头,我刚才说的话你当耳边风是吧,人家是师祖奶奶,不是什么骗子,尊敬点!」
    张姣姣茫然地捂着脑门,像是被敲傻了似的,直到过了好几秒——
    “哇——”
    她张嘴哇哇大哭,泪水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她师父正气着,一看她哭成这样,也急了:「哎哎!别哭别哭,是师父不好!师父给你道歉,哎…多大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样的哇哇哭…」
    “呜呜呜…师父,我好想你……”
    ……
    等张姣姣好不容易平复下激动的心情,又和师父叭叭地分享了最近的生活,花了近半个小时才结束了这次交流。
    经过这一遭,张姣姣知道是自己误会了,既激动又羞赧,“师祖奶奶,真是对不起,是我误会您了,请您别和我计较!”
    “你别叫我师祖奶奶,叫我观主就行。”
    宋檀被这声“师祖奶奶”叫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她的辈分是比张姣姣高,但不代表她乐意听人家叫她“师祖奶奶”。
    现在她要回道观,这观主的身份自然就落在她身上,还不如叫观主。
    “好、好!”
    张姣姣连连答应,她看着宋檀,心里充满好奇,可又不敢询问。
    看出她的好奇,宋檀大方地抬了抬下颚,“想说什么就说吧。”
    张姣姣眼睛一亮,腼腆地笑笑:“观主啊,您是27代弟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时间第27代弟子应该是齐朝时代的人,怎么会出现在现代?
    宋檀笑眯眯地撒谎:“因为你师父到地府说你要关闭道观,祖师爷只好把我送过来,免得断了上清道观的传承。”
    经历过刚次那一遭,张姣姣哪有不信的道理。
    一听说居然惊动了祖师爷,她顿时涨红脸,两只手局促地揪着衣摆:“我…我,对不起…师父他没教过我,我以为……放在现在,这些都算封建迷信……”
    把人逗成这样,宋檀一点都不心虚,笑吟吟地说:“没关系,我理解。”
    见师祖奶奶这么好说话,张姣姣期期艾艾地看着她,“那、那师父跟我说的玄术都是真的吗?”
    “我不知道你师父和你说过什么,不过玄术的确是真的。”
    宋檀相当有耐心,“这三天你先跟我学一点基本功,看看你天赋,如果天赋不错,我就把上清道观的玄术全部教给你。”
    也省得她出去找合适的徒弟。
    听说能学玄术,张姣姣期待地捏紧衣摆,转念又有些担心:“要是天赋不好呢?”
    宋檀想都没想,“那就出去搬砖吧。”
    张姣姣:“……”
    可恶,她想学玄术!
    ……
    教过张姣姣基本功后,宋檀惊喜地发现她的天赋还算高,虽然比不上自己,但比起她那几个师兄弟倒是不相上下。
    “此水非凡水,北方壬葵水,一点在砚中,运两许庚至……”[1]
    张姣姣对着那碗水念念有词——敕水咒,用于给画符的水点灵,也是玄术中最基础的基本功。
    宋檀一边监督张姣姣练敕水咒,一边玩手机。
    她在微博上发的那条小广告因为没有后续内容,热度渐渐消退,不过评论区增加了一条正面评价:
    「@在下罗某某:谢谢小檀姐出手相助,我这辈子大概都忘不掉秋娘,以后再也不敢乱说话了,你就是我的恩人!!!ps:小檀姐记得常来啊,欢迎你随时来家里做客!」
    这是她离开罗家的当晚,罗绍在她微博下留的评论,现在被顶为热评第二,和孟淮一前一后地排着,评论区对他们是如出一辙的嘲讽。
    宋檀刚从零食袋里抽出一根牛肉干,手机上方弹出一条微信消息:
    「姬老板:在哪?」
    自从那晚上姬善莫名生气后,他们就再没联系过,现在看到他发来消息,宋檀顿时来了精神。
    ——s市的花销虽然不高,但她还要还福利院的债,怎么可能拒绝呢?
    宋檀秒回:「我回道观了,姬老板又有新委托?」
    「姬老板:……」
    「姬老板:正好,璨星投资的电影在s市取景,导演有点邪性,这次参演的一个演员体质有点特殊,我担心出事,想请你去跟组。」
    饕餮说别人邪性……
    宋檀按下古怪的情绪,回了消息:「邪性是个什么邪性法?特殊又有多特殊?」
    「姬老板:导演叫左怀笙,拍过七部电影,其中六部发生过灵异事件,一部差点弄出事故」
    「姬老板:演员叫俞莉,她很容易沾鬼,每次看到她,身边都跟着不同的鬼魂」
    「姬老板:跟一天一万,去不去?」
    姬老板这么阔绰?!
    宋檀大为震惊:「时间地点」
    对方很快回复给她:
    「剧组明天下午3点抵达s市,会在绿季酒店下榻,我让助理给你定房间,你跟剧组一起走」
    作者有话说:
    [1]网上查的敕水咒口令
    本文明天入v,v后日九,请大家多多支持(鞠躬
    顺便宣传一下预收文:《穿成病弱女配后我爆红了》
    文案:治疗系异能强者宋妶穿成了娱乐圈文里的病弱女配——为了男主,经常找女主的茬,最后被女主粉丝活活气死。
    宋妶穿过来时,正在参加一档直播型真人秀节目,从黑粉到观众都嫌她娇气做□□找事。
    对此,宋妶压根没放在心上——
    分到最破的屋子,宋妶动作麻利地收拾好,睡得格外甜;
    为了每天的伙食,她以碾压姿态取得胜利,吃得格外香。
    不仅如此,连爬树、种菜、下河捉鱼都异常熟练,看得观众们直呼“666”——哪里娇气了,宋姐强得很!
    直到男主前来找茬:
    男主:“你今天又和洛洛过不去,我警告你——”
    宋妶:“我警告你,我身体不好,一旦情绪起伏大就会吐血,到时候赔死你。”
    男主一脸轻蔑:“你少来——”
    还没说完,宋妶小脸苍白地呕出大口鲜血,晕厥前颤颤巍巍地伸出手:“……赔钱!”
    男主:“!!!”
    节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