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真千金继承道观后 第20节

    
    张姣姣勉强算是网上冲浪少女,因为从小在道观长大,对神鬼怪力这种事特别敏感,早就听闻过这位导演的名声。
    她没想到观主居然还能接到娱乐圈的委托!
    观主穿到现代才几天啊,竟然就已经联系上娱乐圈里的人了。
    看她一脸兴奋,宋檀伸手轻弹了下她的脑门,“兴奋什么,还不赶紧去练习?”
    这点力度根本不痛,比起惩罚,更像是提醒。
    张姣姣根本不怕,看着宋檀的眼睛亮闪闪的,“观主,您能不能说说,左怀笙身上到底有什么问题?”
    以前她根本不信这种事情,但还是对左怀笙身上发生过的事情格外好奇,现在身边有一位正儿八经的玄门高手,她心里好奇地跟小猫挠似的。
    宋檀带她过来就是想教她一点东西,也没瞒着:“他的煞气很重,但是身上的气很干净,说明不是他行事作风导致的,可能是上辈子遗留的问题。”
    具体的还得看他的面相命理,或许今晚就能知道结果。
    几句话听得张姣姣眼睛都要发光了——
    她刚才看到那位左怀笙导演包得严严实实,就露出一双眼睛,观主居然还能看出煞气、气,甚至联系到上辈子。
    张姣姣迫不及待地问:“您怎么看出来的?”
    宋檀眉眼弯弯,笑容和善:“想知道啊?”
    张姣姣点头如捣蒜,“嗯嗯嗯!”
    她太想知道了,这听起来就很厉害啊,一眼就能看出前世今生的因果,根本不是所谓的“半仙”、“神棍”能够比拟的。
    “那就赶紧去练你的基本功,把基本功练扎实了,我就教你开天眼、观气术。”
    宋檀拎着她的衣领把人拽回来,顺手关上房间门。
    现在练张符纸都画不出来,还想着观气呢。
    “好好好,我现在就去!”
    ……
    比起宋檀和张姣姣之间的和谐共处,左怀笙差点和于柏吵起来。
    “他是什么意思?还把这种事情当真了是吧?”
    左怀笙像是一头愤怒的困兽,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坐飞机的疲惫早就被怒火烧得干干净净。
    但凡可以,他都想给姬善打电话讨回公道。
    ——既然这么害怕就别找他啊,怎么还玩这手呢?
    “你别这么大气性,你冷静一点,如果姬老板真以为你邪性,他会请你执导拍摄吗?”
    于柏耐心地劝着,“姬老板名下那么多产业,光是做慈善就捐了十多亿,你真觉得他缺你一个商业片导演?”
    左怀笙气恼道:“那他为什么还要请我拍摄这部电影?”
    “这还不简单吗,我昨天才跟你说宋檀背后关系硬,姬老板这一招是在卖宋檀的好!”
    于柏刚说完,看到左怀笙愤怒的表情一顿,他就知道这人听进去了。
    “你想想,宋檀在微博上的小广告到现在都没删,姬老板现在还特意请她过来跟组,这说明什么?”
    左怀笙挠了下脸,“……他想和宋檀背后的人结交?”
    “嘶——那也不对啊,谁还需要他上赶着结交啊,不都是别人赶着认识他?”
    姬善是什么人物?
    人家的影响力可不仅仅只在娱乐圈,那可是方方面面的。
    看他一脸困惑,于柏都想叹气了,“你管姬老板要干什么,你想想你自己。”
    “我自己?”
    左怀笙更困惑了,他又怎么了?
    于柏解释道:“宋檀跟组是你的机会,宋檀这次跟组,剧组肯定是想炒作灵异事件被解决了、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事,你也能顺理成章地摘掉邪性的帽子啊!”
    “对啊!”
    左怀笙眼睛一亮,他是很讨厌制片公司拿封建迷信炒作,但如果能帮他摘掉这个帽子,他当然乐意配合。
    看他这样,于柏就知道他不会再闹着要走,心里默默松了口气,嘴上说着:“从灵异事件开始,到高人解决结束,这不是很好吗?”
    左怀笙已经被彻底说服了,“你说得对!这个主意还不错。”
    他满意地摸了摸下巴,“是璨星那边跟你说的吗?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姬老板这招可以啊,顺手还能帮他把烦心事给解决了,如果提前跟他说一声,他还能发几个微博配合炒作,这热度不就起来了吗?
    于柏自然不会告诉他,这都是自己想出来的,只说:“你安心拍电影就行,没必要拿这种事分你的心,拍摄才是你的重心。”
    这话说得左怀笙心情愉快,他摆摆手,“那就交给你了,需要我配合的时候跟我说一声。”
    哎,总算有制片公司记得给他摘帽子了,姬老板真是个好人啊!
    -------------------------------------
    晚上七点,夜幕降临
    宋檀原本打算等刘助理的消息再出门,意外的是,左怀笙居然主动来敲她的门。
    “我们准备去吃饭,宋小姐要一起吗?”
    左怀笙一改上午不耐烦的模样,对她笑脸相迎。
    他还想靠这次机会摘了帽子,既然宋檀是来“解决”问题的,他当然有必要和宋檀好好聊一聊,免得把他说的太玄乎。
    这热情和蔼的样子有些出乎宋檀的意料,她记得当时这位导演气得都想转身就走,现在居然心态这么平和。
    不过这都和她没关系,她不在乎对方到底是想通了还是被说服了,总之在亲眼见识过之后,就没有一个态度不好的。
    宋檀好声好气地应道:“好啊,俞莉小姐也在吧?”
    听她提起俞莉,左怀笙并不意外,毕竟俞莉也是有名的倒霉演员。
    和他“克”剧组不一样,俞莉是自己倒霉,只要进组拍戏就会出事,不是摔了腿就是出车祸,最严重的一次是急性肠胃炎进了医院,虽然都不是大问题,但经常这么搞,谁受得了?
    “她在啊,我们这不是在楼下见面嘛,到时候一起去吃饭。”
    看着左怀笙客气的笑容,宋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那你们先下去吧,我拿点东西就下来。”
    “行!宋小姐慢慢准备,不着急。”
    宋檀刚关上房门,张姣姣迫不及待地凑上来:“我们要去了吗?”
    她终于可以看到观主大显身手了!
    “嗯。”
    回想着左怀笙的面相,宋檀觉得自己要赶紧行动,她得尽快找到俞莉。
    不然就以姬老板说的那样,这个俞莉怕是会被那些凶鬼怨灵缠上。
    ……
    而俞莉,这会儿才刚刚睡醒。
    “莉姐,刚才副导发了消息,说是要去吃饭。”
    助理小孔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来。
    俞莉睡眼惺忪,大脑还有些迟钝,她习惯性地说到:“……哦,你帮我弄点凉水吧,我有点没睡醒。”
    话音刚落,她的脖颈突然被冷如冰的东西贴了下,这股寒意对睡得温热的肌肤来说过于刺激,激得她下意识瞪大眼。
    “嘶——”
    俞莉瞬间清醒过来,她翻了个身:“你这次还提前准——”
    “备”字还没出口,俞莉就愣住了。
    ——她的床边空无一人。
    俞莉还以为是小孔故意装神弄鬼,凉她一下就趴在地上假装没人,她好笑地伸着脑袋往床下看,还没开口,笑容就僵在脸上。
    床边空空荡荡的,的确没人。
    一股寒气自尾椎骨升起,俞莉下意识往床里面缩了缩,脑海里不自觉冒出左怀笙导演的邪门事迹,身体微微发抖。
    难道第八部 电影的灵异事件要在她身上应验?
    不会这么倒霉吧……
    想到刚才脖颈感觉到的冰冷,俞莉浑身都冒起鸡皮疙瘩,她连忙蜷起腿,用毯子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嘴上还在强撑:“小孔,这不好玩啊,别玩了……”
    “咚——”
    卫生间的门突然发出动静,这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响亮,吓得俞莉惊叫出声。
    “啊!”
    这一嗓子把刚从卫生间出来的助理小孔吓了一跳,“莉姐你怎么了?”
    看到是小孔从卫生间里出来,俞莉长舒一口气,有人陪伴带来的安全感驱散了心头的恐惧。
    她刚想松开毯子,余光瞥见小孔手里拿的棉巾,浑身鸡皮疙瘩疯狂起立——刚才真的不是小孔在碰她!
    正准备用老方法凉醒俞莉,小孔没想到她已经醒了,看她用毯子把自己裹这么严实,心里正奇怪:“莉姐,你很冷吗?”
    俞莉现在甚至不敢动弹,她几乎要哭出来:“你过来,你快过来!”
    “好好好!”
    小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扔下棉巾跑到床边,刚到床边,俞莉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她地手臂。
    这一反应着实把小孔吓到了,她本来还没什么想法,现在都有点发怵。
    ——谁不知道左怀笙导演的剧组会出灵异事件,而自家老板的倒霉体质是出了名的。
    难不成莉姐刚才真看到了什么?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小孔都有点背后发毛:“……莉姐,你看到什么了吗?”
    “我——”
    俞莉刚想说刚才的经历,又怕把小孔吓到,她想了想还是没说,只糊弄道:“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需要再收拾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