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行者不行者

    
    月朗星稀,孙悟空在月光下擦着金箍棒,被我管束得不得不化作人形,只保留了一脑袋金毛,眉目凌冽鼻梁挺直,又带着个箍,凡人看了只会觉得是个俊美邪肆狂放不羁的美男子,然而只有我——唐叁藏——知道这猴子有多皮。二徒弟悟能坐在大石头上照镜子,亏他长了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一开口准能气死我。叁徒弟悟净最喜欢吃水产,是个烹饪专家,食物经他手都会变得美味无比,所以我私心里是比较看重他的,当然,绝不是因为我贪吃。
    事实上,因为我的颜控与强迫症属性,几个徒弟除了白龙马都化作正常人形,且个个俊美异常,让他们低调点又不肯,死活要变作这副骚包样子,拦都拦不住,一路上回头率满满。
    我是众人口中的唐叁藏,身负重任,心系天下子民,决心去往西天去取真经造福苍生。虽然不知怎么投生成了女子,每日摸着胸前一对小笼包有些惆怅,还有一次被杀千刀的猴子把头发都剃光了,摸着我脑袋说这才像高僧,气得我一脚踹他裆,没踹好,被他抓住脚心挠了半天痒痒。
    事实上,我并不想去取西经,几个劣徒顽固不能教化,唯一贴心一点的小白又只有月圆之夜才能化作人形跟我谈谈心,所以我其实很忧伤,只是没有人懂而已。
    有时候我也在想这一路有什么意义,我明明心中有更高的理想,为何要我上路去送死?没有人回答我,只有几个徒弟每天晚上嗷嗷喊饿又不去化缘,偏要让我去,因为我的吸妖怪体质可以给他们找找乐子。
    哎,人心不古啊。
    此时此刻我,又要独自上路要饭了。
    他们早就给我找好了地点,就在前头那个山村,有烟的那家就是了,经悟空分析,是个道行颇深的大妖怪,诡计多端,叫我先去探探消息。
    本来我是觉得自己没有这个必要去送死的,但是几个徒弟一再要求我去逗逗妖怪给他们寻开心,鉴于我打不过他们,于是我又一次地屈服了。
    苦哈哈地披上袈裟,一路往北,满心不情愿地离开了的我,在翻过一片阴森森的小林子后,看见了那户人家。我收拾好行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像个打秋风的破落户,抿抿嘴,敲了敲门。
    “请问,有人吗?”
    门应声而开,里头走出个半大少年,眉眼弯弯,嘴唇嫩红,长发湿漉漉披在肩头,披着身雪青色外衣赤足瞧着我,眼神戏谑藏着嗜血。我不由地一哆嗦,转头就想跑,但还是忍住了,勉强让自己清晰的道明来意,但那少年全然没听到似的,只勾唇笑道:“我这山珍海味没有,清粥小菜倒是有些许,不知大师可否进来一瞧,要些什么只取就是。”
    我鞠了一躬:“有劳小施主了。”捧着我那乞丐碗,摸摸肚子,还真有些饿了,那木桌上几个白面窝窝头刺激了我的口水分泌,天知道我吃了多少天的野菜树根汤了,饥肠辘辘,还真有些控制不住地坐下就想开吃。
    那少年也盘腿坐下,指尖微动,在桌沿上轻敲叁下,缓缓道:“大师准备什么时候还俗成婚?”
    “噗!”我一口气没提上来,呛个半死,“什么,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那少年倾向我,外袍滑下肩头,露出锁骨下一枝朱红梅花,盛露风情,“你看我怎样?”
    不知怎的,我突然开始思绪混乱,光顾着盯那梅花去了,没几秒就歪到桌子上,呼吸绵长。晕过去前我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完蛋了,我几个徒弟会不会饿死。
    然后我就陷入了沉沉的睡梦中,梦里有花,有鸟雀,有一棵缀满了粉嫩花苞的梅树,树下还站着个男人,鸦青长发以草枝扎起垂在一侧,眉眼盈盈神色暖艳。
    细弯眉,樱桃嘴,如雾瞳孔,月白长衫,就那么站着,我就感觉浑身先酥了一半,尽管我几个徒弟都是龙凤之姿,我也从没见过如此清丽中又掐着叁分妩媚的男子。
    梦中的我像被操控一般往他走去,在他面前停下,我抬起头,怔怔看着他,男子一双白玉手捧住我脸,在唇瓣上落下一个带着梅香的吻。
    我不由得攀上他脖颈,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回应着,下一秒就感觉肩头微凉,原是外衫连同里衣都被他褪了去。
    这梦做得可真带劲,但我是有操守的高僧,于是我心里念了几转经文,就挣开梦境,回到现实。
    然而我还是太年轻了,现实世界让我更加无地自容。
    那丹凤眼少年正撑在我胸前细细吻着,我这才发现我是光着的,连忙推开他,一脸惊慌。
    少年眨眨眼,勾起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大师怎地醒了?”
    他跪坐我两腿间,长发垂落我腰侧,柳眉入鬓,眼角不知何时多了颗血红泪痣,对我浅浅笑着,妖异非常。我却无心欣赏,并起腿就想踹开他,怎料双脚被他轻松抓住,直接迭起,又压了上来。
    我心道不妙,果然人不能贪吃,要是不贪那几个窝窝头我也不至于丧命于此,正当我以为他要动手解决我小命的时候,那少年眉头一皱,又松开了我。
    “可惜还不能动你……”他喃喃道。
    “什么?”我有点不知道状况。
    他眉间浮上几丝克制和不耐,又给我把衣裳穿好,掐了个决:“再不送你回去,那死猴子又得嚷嚷。”他揽过我,低头在我颈子上种了个吻痕:“吃不到也得气死那猴子。”
    我歪了歪头,刚想问,下一刻我感到天旋地转,被那法决变出的传送阵送回了原处。
    大徒弟还是在磨金箍棒,看见我回来,猛地冲上来,一阵嗅。
    “还是那个死娘炮的花臭味!”悟空棒子一震地,愤愤道。
    我连忙闻了闻自己的袈裟,一阵梅香扑鼻而来。
    “不臭啊……”
    “俺老孙说臭就是臭!你是不是偏袒他!我就知道,你这个重色轻徒弟的女人!”悟空开始控诉我,“就不该让你去,你看你都被那妖精迷离心神了!”他弯腰直直看我,鼻尖与我的仅一厘之远,“你会抛弃我们吗?会抛弃我吗?”
    “悟空,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我是真懵了,怎么像是大家都计划好了一样,就我一个人不清楚状况。
    悟空盯了我好一会儿,又恢复那副面无表情的冷漠模样。
    “没什么。”
    我低着头,攥着袖角,不言一语。
    “猴哥又吃错什么药了?”悟能腆着一张小白脸凑过来,抓着我的衣角闻了两息,咂咂嘴道,“怪不得,怪不得呀。”
    我一脸无辜,皱着眉问:“到底是什么味道,我闻着除了香之外没什么区别啊?”
    悟能揪着我衣角不放,一张好看的书生脸柔和隽美,神色略有些逗趣。
    “是好东西的味道,只是那傲气的猴子不喜欢罢了。”他又闻了闻,擤擤鼻子道,“不过确实我们徒弟几个都不太喜欢这味儿,一股子男妖精味,还是那种目的性明显的不得了的——”
    “什么目的?”我偏着头,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问。
    就见悟能脸色一僵,自觉说了什么不得体的话,打了个哈哈给我糊弄过去了。
    “哎呀没什么,不是重点,对了师父,要不要徒弟给你捶捶腿揉揉肩?”他垂着眼,柔和眉目里全是委屈,鼻子都皱了起来,“师父好久没有抱抱我了,我就知道你偏心。”
    “……我先走一步。”
    “徒儿就这么不招师父待见吗?”他说着鼻头都红了起来。
    虽然见他哭多了,知道这个二徒弟就是眼窝子浅兜不住眼泪,但我还是手忙脚乱了一阵儿。
    “没有没有,师傅最近老咳嗽,可能是着凉了,怕传染给你!”
    “我不怕,我一个妖怪怕什么风寒。”
    “可是我,我……”
    “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我跟师傅一个铺!”
    ……
    心情复杂。
    天还没黑的时候,我几个徒弟都惫懒,歇得早,刚用过晚膳就一个个打着哈欠准备睡觉了,这取经之路我们才走了十分之一不到,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取得真经。
    我正盖着毯子思考人生,那不着调的二徒弟就巴巴地来了,一把掀开我毯子钻了进来,张开双臂把我搂了个满怀,眼睛一闭就开始睡觉。
    不得不说,为师真的很佩服他这股子傻气,到哪儿都能睡,吃嘛嘛香,雷打不醒。
    但是你能不能帮我把我背后的毯子盖好了再抱啊!
    抱就抱吧,能不能不要抱这么紧!我想给自己盖个被子都不行!
    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我的贴心叁徒弟来了,冷着一张正太脸,怀里揣着张厚毯子,抖了两下,又细心地拍拍灰尘,接着就把我裹了起来,动作熟练,神色淡定,我不由得在心里给他比了个大拇指,但只能在嘴上夸赞道:“还是悟净你最贴心,乖,你回去睡吧。”
    悟净的正太脸依旧冷冰冰,一双粼粼丹凤眼眨了眨,仿佛在控诉我,看他脸色好像更苍白了点,我连忙道:“风这么大,别冻着了,唔,你们几个好像都不怕冷……”
    “师父,徒儿守着您。”他皱着眉,脸上还有些婴儿肥,明明是我几个徒弟中年纪最大的,可不知为何偏偏是一副少年模样,五官精致锐利,肤色是浅浅的象牙白,一头赤红的长发高高梳起,看着最多也就十五六岁,再加上他平常最是听话,从来不捉弄我,有好吃的也是先想着我,因此几人之中我也是较为偏疼他。
    只是这孩子吧,有点儿倔。他想做的事,谁也拦不住,他当初能在流沙河那荒凉地蹲个几千年,虽然我不清楚为何,但这份毅力我是绝比不上的。
    因此,这时候我也不好说什么,好在我被盯着睡也不是一回两回,早就习惯了,其实硬要我挑他们其中一个做抱枕的话,我还是比较属意我的叁徒弟的,睡相好、不说梦话、不打人,还会半夜帮我盖被子,可惜他在那河流下呆了太久,通体冰凉,我这凡人身子实在受不住。
    他大概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到了寒冷之地从不主动要求亲近我,到炎热些的地方,就默默地用自己常年冰凉的手牵着我。
    我艰难地从毯子里伸出手,在他毛茸茸的红发上摸了摸,悟净顺从地低头,看不清神色。我摸完就又把手缩回温暖的毯子里,他又抬起头,眸子里是我读不懂的久远深邃的风霜,他伏下身,在我额头落下一个冰凉的吻,呢喃道:“好梦,师父。”
    也许是昨天累坏了,我竟睡到第二天夜里才醒,一睁开眼就对上一张俊逸华贵的脸,眉似流星,丹凤眼狭长,此时正一脸担忧地看着我。
    “玉龙!”我惊喜地坐起身,一把抱住他腰,使劲闻了两口他身上的海风气息,满足得很。
    “嘁,小龙王一变回来你就这么开心?”孙悟空靠在石墙上,金箍棒被变作牙签大小含在嘴里,一副嘚瑟的流氓样子,金毛破天荒梳得整整齐齐。
    我躲进玉龙怀里,探出个脑袋,喜悦道:“那当然啦,我们好久才能这样见一面,真不容易。”
    他温暖的掌心抚摸着我头发,嘴角笑意深深:“我也很想师父。”他许是觉得还不够,在我左右脸颊又各亲了一下,搞得我整张脸红扑扑的,忙借口说肚子饿了,惹得他又是一阵笑,最后一个吻落在我发顶。
    我跟玉龙叁太子能见一面不容易,按照习惯,这个月圆之夜,仅有我和他两个人,凡间管这个叫做约会,我是不太懂,但我一向是个紧跟潮流的高僧,于是沿用了这个习惯。现在是前半夜,我心里一算,还有好几个时辰。
    用过悟净煮的晚饭,一碗野菜面,加了个鸡蛋,吃得我停不下来,可心里的焦灼感还是剩下点,这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很是奇怪,于是我告诉了几个徒弟,只见除了玉龙以外的几个全都大大小小地变了脸色,目光沉沉地看着我。
    “怎、怎么了?”我摸着肚子,有点懵,弱弱地问。
    悟空第一个站起来,抡起金箍棒扛在肩上,双手压着,转身就走。
    “俺老孙去巡山。”
    “哈?”我不由得心里有些不安,忙攥紧了玉龙的衣角,他对我温和地笑了笑,驱散了我心里的一点紧张感。
    可是马上,悟能和悟净又说要去找明天一早的食材,使了法术,也消失了。
    总觉得要发生些什么,总觉得他们很无奈,可是为什么呢?是因为我吗?
    我的头脑有些混乱,想问他点什么,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玉龙把他外衣褪下盖在我身上,轻声说:“师父,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我迷迷糊糊忘记了自己怎么应答的,就像是进了一个梦,梦里有山有水有人家,有个小少年,着一身破烂布袄,饿得面黄肌瘦,从闹灾的家乡逃来此处,挨家挨户叩门求施舍些饭食活命,但人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少年在这山里走了许多路,始终没有人愿意向他伸出援手,就在他饿得头晕目眩之时,看见一个白衣仙人从天上载云而下,落在他身旁。
    那仙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里带着悲悯与不舍,问道:“人生苦否?”
    少年颔首:“是。”
    仙人不说话了,只盯着他看,良久,转身而去又回了天上,留下一句话:“再也不是了。”
    后来不知怎么,这少年就撑了下来,他出了家,苦心学佛,且天资聪颖,成了有名的高僧。一日他梦见天庭大乱,东海灾难,人间妖邪作祟,他心中怀着大爱,这自然是茶饭不思忧虑重重。
    有一日,他又见到了那神仙,在梦里。
    天边仙人问他愿不愿意拯救苍生,他连忙点头,然后他就醒了,我也醒了。
    醒过来一摸脸,带着未干的泪痕,脑袋有点胀痛,我想回忆起点什么,可就是想不起来。我抬起头看到玉龙背着手站在我身旁,直直地看着我:“可想起来些什么?”
    我摇摇头,表示没有。
    他蹲下身,捧起我脸颊,轻声道:“无论能不能想起来,我愿你生生平安顺遂,轮回也好,不轮回也好,只要看着你,我就知道我还存在,我还有意义。”他顿了顿,“师父,我想你。”
    我们又踏上了旅途,几个徒弟对那天的事绝口不提,我也就装作不知情不想问的样子,其实心里暗暗思索自己是不是上辈子欠他们的,所以一个个都来讨债了。
    但其实我懂的不多,人又笨,肩不能提手不能扛,因此我觉得我想不通的事情,也没有必要再去想了,于是又开始了吃吃喝喝打妖怪的生活,无非就是我那几个劣徒最爱的把戏,把我哄过去引诱妖怪,然后他们再出现英雄救美,然而我实在是不懂有什么必要。
    只是我一向没有什么话语权,也就随他们去了,只要我有吃有喝有人暖被窝就行。
    来人间走一遭,短短几十载,甚至更短,本就被拉进了这取经不归路,其余的我是再不肯多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