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真人非真人

    
    “你叫甚么名字?”
    “我、我不知道。”
    “你没有名字?”
    “有,但是太多了,我不知该说哪个与你。”
    “这叫甚么话,你名唤几何,告诉我便知,我才不管那些酸儒的佛名、俗名、封号,但我不能就这么喂来喂去地叫你罢?”
    抿了抿唇,我偏过头,声音细若未闻:“你叫我陈玄奘就好。”
    他在口中品了品,觉摸出些许不对味来,但不愿细想,铺天盖地的吻又覆满了我,“倒让我觉得是在肏个和尚,好在你不是了。”
    是的,我好像已经不用再当了,可这难道不是我从一开始就盼望的吗?
    他的温度一靠近我,空荡荡的躯体就会自动去索求,妖精不知节制、不懂克欲,难道我也不懂吗?为什么要张开手臂,为什么腰肢会自行上抬,为什么双腿会缠着他,为什么眼里装的都是他动情时漆黑不见底的眸色……
    难道是在这里被困太久,脑子僵化,不能思考?
    我承受着他钻入口中的掠取津液,手臂绕在他肩头,随着往前挺进的动作时不时会蹭到那对墨色的犄角,他很喜欢我碰那里,每每都要停顿下来伏在我身上细细感受一番,随后更激烈地进入我的身体,那处至今少有人开发的区域,让他食髓知味夜夜贪欢的缠绵之地。
    长发散开铺满了床榻,像特等的番邦进贡的绸缎,胸乳在跌宕起伏中摆晃,年岁尚小的妖物,刚尝过饱足的情欲滋味,哪里肯放过随时可以榨出鲜嫩汁水的这幅身体,他毫不收敛地放肆享用,握住纤细的腿弯向前按着,后腰悬空让我产生了即将翻倒的错觉,不由得抓紧了身旁所有可以依附的物体。
    他笑了笑,看着又天真又邪肆,索性将我整个直直地翻起,身体完全不受自主控制地被他轻松挟持住,几乎与床面垂直,我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因为这个姿势不得不往头脑里钻去,涨涨麻麻,昏昏沉沉,他牵起我的手,捏在掌心里,紧紧扣着每一寸缝隙,狰狞的茎体借着劲更重地撞进深处,咽喉被折起的自己堵住,呻吟和哀叫通通泄不出去,只有疯狂搅动吸吮的肉壁彰显着我的痴态,内里每一处凸起又凹陷的沟壑都成了此时加重我受到侵略的诱因。
    好热,好热,这个红发的少年仿佛一团永不熄灭的情火,把我燃了个透彻。
    “嗯啊……好难受,放开我,放、放开……”
    “何处难受?是这紧咬着我不放的小嘴还是这满满当当的肚腹?”他将两腿搭在肩膀上,清楚看见原本平坦宣软的小腹在进退间凸起他的形状,吃得很里,紧贴着苞宫的小口,他在这几天操弄中经验飞涨,知晓这一处娇气又让他魂牵梦萦的秘境需要锲而不舍地进攻才能真正灌溉进去。
    把窄小的宫室灌满他宣泄的欲望。
    我越发缺氧,神志恍惚,竭尽所能抓着他手臂,“太里面了,嗯唔……难受……”
    过于强烈的性事和爱欲,已经是我这副凡人身子所能承受的极限了,这间封闭着我的洞府里满是甜腻混合腥气的味道,我不知晓昼夜,感受不到时间流逝,除去饮食外几乎时刻都被拥在怀里,全身心沉浸投入仿佛无边无际永不结束的情潮,他不知疲惫,可我已经几乎崩坏,在又一次颤栗着双腿抽搐紧缩之后,不可避免地陷入黑暗之中。
    ·
    好热,眉心在发烫,仿佛有利刃在其中钻动,一点一点抽出我的神识,装入不属于我的记忆和经历,纷杂混乱的碎片,一双双哀恸的眼眸,凄厉的尖叫,瞬息变化无数次的脸。
    “流儿,流儿,你下山去,寻你生身母亲去。”
    “江流儿,你怎么又来了?俺老孙这里可不是什么托育小孩儿的地方!”
    “琉璃盏……你要我怎么做?”
    “龙珠我拿到了,你再多陪陪我,讲经说道都可以,只要多陪陪我……”
    “留下来,我们成婚,可否?”
    “佛道两立,你当真要弃我而去?!”
    “慈航、慈航……”
    我突然睁开眼,下意识摸了摸眉心滚烫刺痛的位置,却触及原本没有的一点突起和圆润的边缘,我吓了一跳,又多碰了两下,可触感分明不是幻想,确实是实实在在长到了这里。头痛欲裂,口舌干燥,我边咳嗽边挣扎着爬起身,周遭安安静静的,一个人都没有。
    这该死的妖怪,衣服都不给我穿一件。
    我看见角落里的衣架上有一套月白色道袍,如今也顾不上佛道有别了,忙哆嗦着腿挪过去穿上,也不知算不算不伦不类,又找了个发带,束起碍事的长发盘到头顶,对着铜镜一照,活脱脱一个小道士。
    要是有把长剑,就更应景了。我整整衣领,如是想到。
    从洞口探头探脑出去,吓得差点滚落山崖,只见茫茫海水淹没了整片枯松涧,断木浮在水面,枝叶散落,水位还在不断上涨,眼看着就要到火云洞,我连忙后退,慌张地观察还有没有可以躲藏的高处,但绝望中发现都不是我能上的去的地方。
    难道今日就要命丧天灾?不过这滔滔巨浪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四海龙王没有公令不可能放这么多水,可要真弄到了天上的圣旨,怎么又如此静悄悄,一朵雷云都没有,也没看见那些布施风雷电的神仙。
    我满腹疑惑,浑身疲惫仿佛灌了铅,揉着饿得咕咕叫的肚子,一瘸一拐顺着小路翻下去,此时不溜更待何时?但我可能是高估了自己的求生技能和奄奄一息的体力,才走了没两步,就晃着身子要摔下山去,吓得我尖叫声都堵在了嗓子眼里,却在即将砸落的瞬间飘了起来,就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巨手托举着我的身体,我看不到实物,连忙盘腿坐好,战战兢兢等待接下来的命运。
    那救我一命的无形之物升抬着我一直飞往天边,我要看着火云洞越发的远去,不禁也有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感。
    耳边传来兵器相接的打斗声,铿铿锵锵,此起彼伏,我顺着来源望去,却见一红一金两团光晕纠缠难分,不多时,金色那团逃窜而去,徒留一千叶莲台,七彩宝光十色,一眼就知不是凡物。
    红孩儿迟疑片刻,明知此间有诈,却心神不宁,就跟被迷了心似的,满脑子都是想要坐上去试试,他纠结万分,却不知自己早已着了道。
    终究是敌不过汹涌怪异的诱惑心,贪欲被无限放大,他闭了闭眼,豁出去一般端坐其上,而后霎时间天边传来一声喝退,千叶莲台化作尖利刀刃,根根扎入双腿,将他钉在原地不能动弹。
    血红的液体从崩坏的伤口中涌出,我吓得头脑空白,眼看着他挣扎不已,甚至用手去拔出那些刀片,可都是徒劳,只在已经千疮百孔的身体上更添不少触目惊心的裂口。这厮虽把我弄得疲惫不堪,最起码没有真的伤到我,见他这幅受难的模样,我也实在于心不忍,可我连究竟是谁在施法都不知道,更遑论去求情。
    “孙猴子,你打不过我,却使这种阴谋诡计,好生无赖!”少年被剖成皮绽肉开的模样,痛得冷汗连连,扳着刀尖向着虚空喊道,“亏你还自持正道,依我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你若是有种就现身,我们真枪真棍打上一架,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缩在那不知面目的人背后,看我的笑话!”
    “红孩儿,你可知错?”熟悉的声音无悲无喜,“木吒,暂且莫伤他性命。”
    遮蔽天日的祥云之中显出人影,雪白裳裙洁净无埃,双眸半阖目露慈悲,项间宝石璎珞圈坠着流苏,貌若凝脂,檀鼻樱唇。
    可我却无端觉得他从前并不是这副模样。
    至少不是这面无表情悲悯世人的佛修。
    头又开始隐隐作痛,我见观音,他亦看我一眼,手中佛印变化,那叁十六把罡刀又生出倒钩来,更加死死扣住少年的肉身。
    “你挟持唐叁藏,危害四方,犯下大错,如今可愿随我入法门,戒骄戒躁,修心修行?”
    他捻着杨柳枝轻轻一挥,我身下就变化出一座莲台来,驮着我缓缓飞至他身边。我这才知道又是菩萨救了我一命,连忙道谢。
    少年双眸通红,以雌雄莫辨的尖利嗓音嘶喊:“把她还给我!”
    “本就不是你的,何谈物归原主?”观音道,“一切妙欲如盐水,愈享受之愈增贪,令生贪恋诸事物,即刻放弃佛子行。”
    “我才不管甚么修行,甚么法门,把她还给我,把陈玄奘还给我!”他高声叫道,浑身血流如注,硬生生忍下无边痛楚,又吐了口血,“还给我,她是我的!她只能是我的!”
    观音轻轻皱眉,似乎没料到此行碰上个硬茬,油盐不进,好赖不分。
    红孩儿死死盯着我,仿佛只要错开片刻就会再寻不见我的身影,我盘腿坐正,双手合十:“圣婴……”他听见我唤名,愣了愣,随即欢喜道:“你是要跟着我的是不是?”
    少年眼中满是期许和执念,我颇有些不忍,却只能说道:“贪欲生忧,贪欲生畏,我不过是一介凡体,往事种种可以不再追究,但放下对你我都好。”
    那些隐隐约约的盼望和期待全数落空,只等来这让他心神暴乱的话语,他怒极反笑,怆然道:“放下?你让我放下?”
    我知晓这不过都是孩童的占有欲作祟罢了,便应道:“是,放下。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难道你觉得自己就真的心无挂碍么?!”赤色发丝在风中妖冶飞旋,“如今反倒和我装模作样起来了?!”他半笑半哭,口中全是鲜血,我心神一悸,不敢多看。
    “好、好,这便是你们出家人的大爱,我算是知晓了。”少年瞬间敛起所有杀气和不甘,对观音道:“弟子愿入法门,求菩萨饶我一命。”
    他神色转变太快,我在松口气的同时也隐隐感到怪异,但事情解决,皆大欢喜,这本就是应该有的结局。
    观音用手一指,罡刀皆数退去,而红孩儿身上大小伤口也都恢复无碍,他好像一下子成熟了许多。观音从袖中取出一个金箍,扬手一晃,变作五个,套入红孩儿四肢及额间,少年碰了碰头上金箍,恍然间问了我一句:“你叫甚么名?”
    我张张口,心中答案千转,却还是道:“陈祎。”
    他轻笑,扶正了金箍,“你大概不知,妖物的外貌是随着心智变化,而不是年纪。”
    我有些错愕,不懂他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就见原本还带了些许婴儿肥的脸庞逐渐长开,下颌流畅,眉目轩昂,端的一副好面相。
    他叫了我本名:“修得大道,证得长生,心无挂碍,便可以放下你,是或不是?”
    我如实作答:“贫僧不知。”
    “罢了,答案也不重要。”
    “悟空,妖魔即已降伏,你几人即刻护送陈玄奘继续西行,善财童子随我回南海普陀山,木吒将罡刀还给李天王后再来寻我。”
    我和悟空再次谢过观音救命之恩,他分神见我一身道袍,微微恍惚,只消片刻又恢复原样,云淡风轻宠辱不惊,站在祥云之中,身旁是归附的红孩儿,使着玉净瓶收回漫天海水后,就准备离开。
    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陌生的记忆占据了头脑,我不由得对着那洁白喃喃道:“慈航……”
    不知是不是错觉,那身影停滞一瞬,微不可见,如同我的幻想。
    回去路上,悟空把我瞧了又瞧,疑惑地问:“师父,你这怎么多了颗红痣?”他又指指我的衣服,“还有你这身打扮……”
    “不清楚,我醒来后就莫名长出的。这套衣服穿起来是不是很怪?”
    “倒也不是怪,就是觉得眼熟。”
    “可我以前也没穿过啊……”
    “或许是我记错了罢。”他摇摇头,我才发现他一身狼藉,灰头土脸的,忙用衣袖帮他擦擦,却把那灰更蹭满了一脸,哂哂然收回手。
    还好那猴子没发现,还自顾自地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头上的金箍和那少年的几乎一致,我咽下喉头苦涩,更抱紧了他。
    “悟空,我好饿。”
    ————
    红孩儿篇结束~撒花~下一章黑水河,但是跟妖怪没多大关系,不过妖怪是某人的亲戚~
    希望看到多多的留言呜呜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