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尾金鳞鱼

    
    我被困在了一具肉体之中,却不得解脱。
    立于金碧辉煌的宝殿之外,周围景致陌生又熟悉,往前是凌霄宝塔,一旁是葱郁竹林,脚边还有个莲花池,塘水翠绿清澈,漂浮着一朵又一朵菡萏。头疼得紧,想不起自己为何在此,也记不得自己从何而来。我蹲伏在池水旁,伸出手拂了拂水面,焦黄的竹叶飘散,藏匿在其下的一尾银蓝小鱼摆着尾游了过来。
    仿佛通了灵性,亲昵地啄吻我的指尖。
    我却没什么心思逗弄,离开池边,掂着裙摆踏上九十九层阶梯,每行一步,天色变幻一分,风生日浴、月漾星滔,我心思已定,决意上前,威压阵阵扑朔而来,耳边响起若近若远的佛号,震得耳膜荡荡,头昏眼花。
    “道兄,我既已来此,不迎接就罢了,反倒驱赶,实为失礼。”我定着心神,冷声道。
    “金蝉,我已言明,往事种种如烟,修行修心,何必执着?”
    “你倒真是把那些修了个干净如无、五蕴皆空,你愿度一切苦厄,却不肯度我?”
    “回。”话音刚落,我眼前一乱,再回过神,又是站在那宝殿下级级白玉石阶前,心头燥意难消,殿中人仍是不肯出面,我便站在殿外,咬紧牙关,非要争个高低,让他服输。
    佛法经文,释言注意,于我来说就是天生适合这些,否则也不会早早就入了佛眼,只可惜这位往日里对我最是温和的道兄,现如今却成了心无挂碍的菩提萨埵,实在是可笑至极。
    数不清这般来了几回,到后来我既不说话,也不争辩,只坐在水边石台上,赤着足拨玩池子里的莲叶。影影绰绰,映出我的倒影,圆脸杏眼,眸光如星石,天衣裳裙堆在脚边,怕沾上水,我拎着掀起了一些。
    寸寸皙白的足尖沉没入水影中,激起环环浪浪的波纹,那一尾银蓝小鱼仿佛长大了些,尾鳍秀丽闪动,仿佛点缀了琉璃彩宝。它许是认得我这个从不得见主人一面的常客,绕在我脚边游弋不停。
    我生了些怜爱之意,喃喃道:“小鱼儿,若是有心,将来求得金身,修出人形,可往化龙那一方寻寻,但龙族如今式微,或许在这紫竹林外的莲池里当一尾金鳞,倒也不失为个好去处,全看你自己取舍罢了。”
    它听得呆了,熠熠鳞片收敛帖服,似乎真在仔细分辨我说的话,我一时只觉得好笑,自己竟和一旁生道的攀谈了起来。
    但聊都聊了,也没什么大碍,我好奇问道:“慈航可有给你起名?你生得这般灵巧黠慧,若无乳名,本尊倒是可以给你讳一个听听。”
    鱼身摆动,轻轻颤着,我看着确有几分喜爱,随口道:“不如就唤作‘金鳞’如何?”
    这话一说出口,我自觉实在不妥,在别人的道场,戏弄别家生灵,传出去也不算礼貌,忙道罪过,转身离开,并未注意到收了点化的那小鱼如何反应。
    而后场景虚实交替,我又行至莲池旁,此时心境明然,再无执着。但那伶俐小鱼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双臂撑在岸边的冶丽少年。冰清玉润,皎如日星,在殿外听讲了数百年佛经道法,修得人身后也是洁净无瑕隐约带着佛气,眼角还附有月蓝色鳞纹,桃花眸,柳枝眉,唇如粉玉,面似冰轮。
    少年张了张口,吐出的却是晦涩难懂的语言,尖利刺耳,他呆愣一瞬,羞惭地钻入水中,只给我留下宽展如扇的莹亮鱼尾。他再探出半个头,眉眼显露,唇鼻却在水面之下,气泡股股,但我方把那蹩脚的言语终于听得真切了些。
    “尊者,金鳞谢过您的提点,愿随侍左右,为您排忧解烦。”
    我独来独往惯了,况且往日之事不过是执念作祟,如今提起颇有几分无奈。
    “不过区区小事,不足挂齿,你修行有成,我真心替你感到喜悦,但愿你秉持本心,继续大道,方不愧对自己的努力。”
    我知道旁生道想要听懂佛法是无上困难,更别提他这么有毅力,愣是凭借一点微不足道的浑浑好意支撑到了现在,但我已是自身难保,如何再去受得这感恩之心,更何况……他本就已有所属。
    那半人半鱼的少年还不能脱离水域,只得眼看着我步入那宝殿,与庄严慈悲相的菩萨交谈,少年愤愤怒色,眼含不甘,拍动水花潜入深底。
    最后一次见面,是即将历劫之前,普陀岩又迎来了我这个越发会装模作样的佛修,宝殿中寻不得主人家,我便转头去紫竹林找,救苦救难的那位散着发、赤着足,未曾妆饰,只穿着一身软纱雪袍,见我到来,抬眸疏淡一眼。
    “要走了?”他问道。
    我点点头,奇道:“今日怎地不梳妆打扮,平常不是守礼得很么?”
    他没搭理我的打趣,只侧着身轻抚长竹,“若是有人愿意追随你,便答应了也无有不可,我这儿……不理会那些虚礼。”
    “可不好说这话,我自己都是一团糟,怎好再拖别人下水。”
    “他本就是水中所生。”
    我摆摆手,“再说罢,如今顾不上这些玩笑话,大局为重,不可生二心。当即要紧事,乃是传扬佛法,普渡众生,再者,我亦不是那等爱教养小孩的。”
    更何况,我早已经受够了没完没了的收留。
    “也是。”他敛了眸色,看不出喜怒,身影渐渐消逝化为虚无。
    ·
    我终于得已摆脱这身不由己的情况,将神识从错乱播放的记忆中挣出,猛一睁开眼,就头疼欲裂,扶着心口,晕得几欲作呕。胸前不知何时被挂上了颗避水珠,以鲛珠串起,护我不被河水侵扰。
    还是头昏,顾不上打量周遭,满脑子只想回忆起自己是怎么掉到这里的,一次就算了,居然还会有这第二次,干脆我别叫陈玄奘,改名陈水底得了。
    织造梦境消耗巨大,而且还是以真实记忆为基础,饶是他也不得不缓缓心神,尾鳍一振,轻而易举就游到我面前,将我吓了一跳。
    他嘴角含笑,满眼依恋,牵起我僵直的手臂挽到身前,在泛冷的指尖上端印下更加冰彻的吻,他通体冰凉,无色无温,让我禁不住吓得直打寒颤。
    我不知道这妖怪究竟想如何,直觉定是又跟那长生不老的谣言有关,还不等我询问,他自己便托了底。
    “尊者,千年未见,您还是这般纤尘不染。”分明是极其温和堪称得上是柔顺的语气,却让我惶惶不已,总觉得话里有话,“当日所求不得,如今我还是一样的心思,只让我服侍爱戴您罢……”
    我咬紧牙关,慌不择路地抽回手,咽了咽唾沫,“这不好吧……非亲非故的,还是不麻烦你了。”
    他好似懵里懵懂的痴儿,稍稍偏过头,思虑着我的婉拒,却不能理解。
    “为何?我这般爱慕思恋着您,却叁番五次受到拒绝和推辞?”
    冰冷刺骨的鱼尾缠上了我腰间,坚韧锋利的腹鳍带有暗示意味地轻缓滑移,在腿侧留下阵阵压迫的不适感。
    “让我怜惜您,疼爱您,一如我渴求您如此待我一般,然心愿不能达成,定是金鳞还不够虔诚赤忱……”他越发绞紧了我,曼声轻语,如同妖惑,“想来,须得让尊者体会愉悦,方能信我这心香一瓣……”
    百啭千声,声声叩我心门,直把那道心撬开一个口子,装入他所期望的情欲及热望。
    我逐渐忘了本心,迷离自我,贪婪恣情使我屈服于肉欲,纤长指尖摹绘而过我的眉眼、鼻峰,摩玩唇齿,勾起发热的舌尖捏弄。
    “再动情些,再动情些……”那声音催促着我,我难耐地哭吟出声,泪液溶于水里,稀释散去,他像哄着幼童一般,双臂拥着我,轻轻拍抚因哭泣而抽搐的后背,“乖,听话、听话……要爱我,看着我,说爱我……说想要我、说想要我……”
    “呜……”我喘息不已,鼻尖蹭着他胸口,也环紧了他,“我想要你、想要……”
    “嗯,”他拂开湿粘汗津的额发,万分温柔吻着我眉心,“我会给你的。”
    便是将命拿去,又有何不可?
    从莲池相遇起,这颗笨拙的心,便是你的了。
    ————
    尒説+影視:ρ○①⑧.αrt「Рo1⒏аrt」
    病娇鱼不香吗,人外不刺激吗,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