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尘缘舍禅心

    
    我似乎提及过,我在这西天取经的队伍里,根本就不算是甚么受人爱戴尊敬的一位师父。我看得出,全是无奈至极才护我上路,若是有得选,若是挣得自由身,或许早在一开始我就只剩下孑然一身了。
    怪不得谁,任哪位有神通的大能被禁锢在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身边当牛做马俱都不会好受。由此,我们走走停停磕磕绊绊,每个人都在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半路聚到一块儿的,能维持不多得的宁静,已是难见。
    我没有甚么可教与他们的,反倒是我自己处处受人保护,思及此,总是不免悲哀。
    是故虽为人师表已然数载,却惶惶终日不得安心,教我也无暇去顾及那些无关紧要的相处细节。我不清楚别家是如何,我能记得自己是如何,但却没想到竟还能够如何。
    换言之,除却每晚会被拥在怀里紧紧搂着之外,我倒是真切体会了一番当个受徒弟尊敬爱戴的师父是何等体会。
    分明是俊美丰朗的胡人长相,轮廓深邃而凌冽邪肆,瞳眸是浅淡如雾的紫罗兰色,却总是一脸期许地望着我,将大出我不少的手掌覆盖而上,细细揉着手心膨起的掌肉,五指钻进缝隙里,扣着,另一边舀起一勺温热的药膳,哄着我张嘴。
    实属受宠若惊,何况我本不应与他有任何交集。
    赫连青不再强求我做自己不愿意的事,他常念念有词,说是要补偿我,奈何我半分不觉得对方是亏欠了我几何。
    他似是觉得我们便就能够如此长久生活下去,地穴深而纳凉,盘曲重迭,易守难攻,在此住了有二叁日,都安静如往,毫无波澜。我压下心中惧意,再如何也不能在妖怪面前触怒他,轻则终身禁锢,重则小命不保,这我都清楚明白。
    万一他哪天突然想开了,一把火烧水将我炖了,也不是不可能。、
    怀揣着这样的心思,我自是不敢轻易反抗,好在他还算有耐心,并未做出更过分的亲密之举,每每当我觉得他无法自控时,不知何处而来的压抑,教他自发退开,百般不舍也只是旖旎逗弄。
    他说,师者,断不可轻易辱之。
    可我不明白,将我囚禁于此,不教我离开,每夜连手都不敢松,这怎么不算是‘辱’呢?
    人在屋檐下,不可不低头,纵是心中怨念万千,我也只能装作坦然接受。
    极少有人像他这般如此了解我,爱吃甚么,爱看甚么书,甚至于晚间睡熟了是甚么姿势,都清楚明白。我知道他懂得多,会得也多,撇开不合时宜不合规矩的肌肤相贴之外,当真算得上是个体贴好相处的……妖。
    我时刻不敢忘记这点,犹恐自己深陷糖衣炮弹,乱了清正本心。
    “同我四海为家,观遍天上人间,可好?”男子收拢起鬈曲长发,跪在一边,“师父……主人……”
    我不敢答应,也不敢不答应,不上不下,真是磨人。
    得不到我确切同意,他也不恼,只是择日又来。
    “到时仅我们二人,你想要甚么,我都给你寻来,此生再不教主人颠沛受难。”
    我瞥了眼他环在我腰间的手臂,不免觉得可笑,每个设下锁链的人都不了解,我究竟想要甚么。我不怨他人伤我、恨我、欺我、辱我,这皆是命中该遭劫难罢了,但我无法理解手中攥着力量的人,缘何又要作出一副较我更要委屈叁分的姿态。
    人人皆是如此,人人都这般待我。
    我不需要谁的关心呵护,我只想能够对自己的命运做主,纵使活到这个年纪,似乎是一直身不由己。心往山川飞,身陷囹圄中。
    “不要去取经。”不能不去。
    “不要抛弃我。”可我亦是被抛弃之人。
    “不要走。”又能去哪儿呢?四方万朝人海茫茫,究竟何处是我的归处?
    荒芜的人应该会被相反的吸引才对,而不是我这等从来做主不了的人。我做不了自己的主,也做不了他的主。
    ·
    悟空来时,带了一名神官,穿的是拜架朝衣,一身金缕,我在琵琶洞中看不真切,但见悟空跳上云端叫阵,那妖则是按下不动,不停轻抚我的脸,叫我别害怕,终是有天会让我脱离苦海。又怎知他是不是也算苦海呢?
    我不言语,也不害怕,我知道悟空既然来了,自是有十足把握,但我不清楚这把握里是否包含了要阿青的命。我自然是想劝降的,又怕自己成了人质以要挟悟空,只好烦闷踱步,面带忧色。
    阿青祭出法器,一柄叁股钢叉,跳出洞外,两人厮打起来,他使出神通,口中挑衅:“好行者,倒是忘了你前些日子教我蛰痛的苦了罢!”
    原来悟空曾来寻过,我竟是不知。
    “少废话,你这妖邪从来只会此等下作招式!”
    “今日谁都不准带她走!”男子使兵器,左右交锋,悟空也怕那毒蝎的蛰螯,不免卸力几分,躲避不已。
    “早知你连那如来都蛰过,如今还要害俺老孙,四方金刚拿你,不也是仓皇流窜于此!贼心不死!”金箍棒挡下钢叉攻势,悟空愤愤怒骂,“若不是菩萨点明,我倒还真以为你是个懂礼之人!装模作样,最为不耻!”
    “大圣可真是会摘,您自个儿甚么心思,您自个儿清楚,就不必我多做解释了罢?”他步步逼近,“俱都是肖想师辈之人,作何你偏要摆出一副清风明月样!”暗啐一声,“心里那些藏到极深的念想,怎么不翻出来教大家伙也瞧瞧?”
    孙悟空面色一凛,咬牙切齿,眸中金光愈发闪烁,怒极之下,也顾不及躲闪毒针,使出全力,招招逼命。
    “怎么不反驳了?叫我说中了?”赫连青冷笑一声,“孙行者还有甚么高见?大家都有见不得人的,可你得了好处还卖乖,谁人不称一声无耻?”
    我这才发现,原来他在我面前那些温和柔意,悉心照料,也只不过是因为……是我而已。现如今这副咄咄逼人的姿态,倒让我再次想起这家伙的确是毒物出身,连这嘴上不饶人的功夫都是天生如此。
    云中又浮现我两名徒弟,却不参战,只聚在那红衣神官身旁,似是在交谈甚么。赫连青失了耐心,正欲再蛰一次,只见神官立于高处,化作本相,是只六七尺高的大公鸡,对天鸣叫两声,顿时让妖物松了兵器,摔落土坡上,悟空驾云飞下,我也从洞中奔出。
    俗话说一物克一物,现在我才算是真切明了。
    男子匍匐在地,撑着沙石,口中鲜血四溢,淌落在蜜色胸膛,目露凶光,压抑着急剧痛楚。
    “真是搬救星搬得及时啊……真是造化。”他低声嗤笑,“饶是我如何修炼,如何逼迫自己,也没办法逾越这道鸿沟。”
    他仰起头,手掌按在心口,对着我笑了笑:“师父,妖,便是这世上之低等。对么?”
    “众生平等,众生……”我说不下去,蹲伏在一旁,悟空将我拦在身后,我不敢看阿青,怕触及那种哀切而又嘲讽的眼神,“……是平等的。”
    “可为何不论我怎么做,你都不相信我呢?难道真是因为认定我是个茹毛饮血的凶残之徒?你们给生灵分叁六九等,而我又在哪一等?从来如此,便对么?”
    从来如此,从来如此。因此我才要去取西经,去教化感化世人,去分解那些不公,去化开那些偏见,去抚平伤疤,去造福众生。
    从来如此,可我自己也在不自觉之间,将枷锁戴在了身上,日夜为其所困。
    我看不到他人的内心,并非他们无心,而是我自己选择了忽视。本就如此,我本就是这样的人。
    我让徒弟们饶他一命,我知道他的那些错皆因我而起,倒是不敢再厚着脸皮装疯卖傻,何况也无必要,但救我出来也是要紧事,因此我们郑重谢过了来帮忙的卯日星官,但他走时神色复杂,又提及自家母亲很是想念我。
    我眨了眨眼睛,没反应过来,也是想不起自己何时认识的他所言之人,但星官或许也意识到自己出言奇怪,连忙仓促离开。
    我向阿青伸出手,想扶他起身,他却敛着紫眸,低声道:“你不恨我么?”
    “恨?为何要恨?”我一直等着他,“你对我很好,我又不是瞎子,看得出来。”
    “可我阻了你的路,叁百年前是,叁百年后亦是。”他发丝凌乱,更凸显异域男子那股妖异的姿态,“我知道你有自己的考量和想法,但没有任何人能够坦然接受这样的安排。我是,其他人亦是。”
    “其他人?”我皱起眉,“还有谁?”
    “主人……你会知道的。我们都是、都是……”他在我面前从不会伶牙俐齿尖酸刻薄,反而磕磕绊绊笨拙不堪,“对不起,但我不认为我错了,重来一次,结果也是如此。所有人都对你束手无策……”
    他说了一堆模棱两可的话,我仍是云里雾里不得要领,但身旁的人都变了脸色,或怒或惊,悟空直接掷了下地,眼神沉得仿佛要吃人。
    我只觉得皮子一紧,浑身都被浓厚的怒意包裹,颤颤巍巍往后看了眼,悟空直接揽过我肩膀,将我锁紧在怀里,一个腾云就直上云霄。
    “留你一命,日后再作孽,我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我还没问完呢,放我下去!”我推着他,如蚍蜉撼树,“放我下去!”
    “我累死累活救你,你就这个态度?”他咧着嘴,一脸不悦,“你若是要找他谈情说爱,我自是不拦你,但他口无遮拦胡言乱语,师父你真就没半点判断?”
    “他说的也都是关于我的事情,我想多听点,不是很正常吗?”我不依不挠,“再说你怎就知道他是胡言乱语?你的判断又是甚么?”
    “我只知道甚么是对你好的,甚么是对你不好的!”金眸闪烁,泵着火花,“我只知道人这一生大多颠沛流离,可我不愿你也是如此!”
    “悟空,你在说甚么啊?”
    “俺老孙……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妖邪之身,你又要与他们……你当我是甚么?不知死活好歹不分的石猴子是么?!”他言辞激烈,我一时不敢搭话,生怕他一松手我就坠入深渊,“我也是会怕的啊……”他颤着声音,“怕你死,怕你离开,怕你再也不记得我……怕我终其一生碌碌追寻,也不过是镜花水月,雾里探真……”
    “甚么天,甚么地,甚么芸芸众生……我都不在乎……”他搂紧了我,像是一块熔炉中熠熠燃烧着的玄铁,“别走,别离开我,求你、求你。”
    求求你。
    ————
    琵琶洞篇结束~猴子要慢慢步入正轨了,不过还差最后一点……
    下一单元男主也是猴子,不过此猴非彼猴……要有心理准备,是个坏猴